第三百一十六章 命案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宁坐在值房中,手中拿着一本薄薄的书册。

    洗冤集录已经整理出来且刊印完毕,他手中的便是第一版,以后还会陆续对一些实际案例进行编纂出版,出版费用由朝廷直接买断。

    他检查了一遍有无疏漏,然后便坐在位置发呆。

    今天是休朝之后的第一次早朝,刑部尚书还未回来,说明早朝未散。

    朝廷半个月没有怎么运转,应该会积攒很多事情,便如同刑部一般,半个月没有开张,今日刚刚开衙,各地县衙就将积累的案件卷宗全都送了过来。

    刑部衙的郎中脚伤未愈,至今未回衙门,整个刑房的大小事务,依然由唐宁一人决定。

    元前后是京师最为繁华,最为喧闹的时候,同样也是容易发生治安案件的时候,这几天京师地区聚集的人太多,人多则乱,唐宁桌摆着的一叠卷宗中,就有数件是人命案子。

    这些案子,当然不需要刑部去一一侦破,唐宁将这些卷宗逐一翻开,找出其中有问题的,打下去重审,其他的则是递交去,等待刑部侍郎再次审核。

    与刑部相同,元之后,京师的各大官衙都极为忙碌。

    平安县衙,钟明礼看着手中的一件案情卷宗,眉头皱起。

    赵知节审完了几卷卷宗,抬头见到他脸的表情,问道:“怎么了,遇到麻烦案子了?”

    “这件案子的状词中,涉及延平侯,长兴侯,永川伯,会宁伯”钟明礼摇了摇头,说道:“查起来怕是不太容易。”

    赵知节看了看他,说道:“你有陛下的令牌在手,还有什么不敢查的?”

    “也是。”钟明礼点了点头,说道:“彭琛,让人去延平侯,长兴侯,永川伯,会宁伯府,将这几人召来县衙问案。”

    彭琛拱了拱手,便快步走出去。

    延平侯府。

    京师乃是权贵聚集之地,延平侯在诸多公候中,底蕴颇深,家中长子在宫中当差,算的是权贵子弟中的佼佼者,如无意外,还能延续侯府一代的辉煌。

    再加侯府早年便投靠了康王,如今康王在朝中势力如日中天,再往前一小步,便能踏足东宫,到时候,延平侯府也算是有从龙之功,说不定也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延平侯坐在书房中,小呷一口,一杯茶只喝了少半,便有身影走进来,略带紧张的叫了一声“爹”。

    延平侯瞥了自己的小儿子一眼,问道:“你小子又在外面闯什么祸了?”

    他的长子在权贵子弟中,算是出类拔萃,但这次子,却是从小顽劣,闯下的祸事不断。

    不过他对此也并未放在心,无非就是年轻气盛,在外争风吃醋,争强斗狠而已,这在权贵家中乃是常事,只要不闹出人命,各家都会放任自流,至于其他的祸事,凭借家族势力,也能轻松摆平。

    “也不算什么大祸。”年轻人抬头看了一眼,支支吾吾的说道:“昨天李平他们也在,我们不小心放了把火,烧了城外的一间民房”

    “烧了一间民房,你会紧张成这样?”延平侯重重的放下茶杯,怒道:“你们搞出人命了?”

    年轻人哆嗦了一下,颤声道:“不,不知道。”

    延平侯的脸色沉下来,若是普通的祸事,用钱或是用权都能摆平,一旦闹出人命,在京师范围内,想要压下去,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他刚刚从椅子站起身,有一名老者敲了敲书房的门走进来,看了那年轻人一眼,目光望向延平侯,说道:“老爷,平安县衙来人,让小公子前往县衙问案。”

    年轻人脸浮现出惧色,问道:“爹,怎么办”

    延平侯瞪了他一眼,怒道:“你先说你们几个干什么了!”

    年轻人小声道:“我,我们本来不过是想花钱玩玩那女子,但她老子不让,还点了火把吓唬我们,我们就让人夺了他的火把,烧了她们的房子”

    “你个混账东西!”延平侯忍不住在他腿踹了一脚,怒道:“青楼那么多女子你不玩,非要去找那些清白女子,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东西!”

    年轻人低着头,不发一言。往日便是用强,但凭借他们的身份,最多花点银子就能摆平,昨天是真的被那老头激出了真火,一时冲动,此刻心中后悔不已。

    那管家老者急忙走前,说道:“老爷,现在不是责怪公子的时候,平安县衙的人还在外面等着呢。”

    若是在半年之前,平安县衙哪有胆子到延平侯府来要人,可自从那位新任县令到任之后,竟是不知怎么的,得到了陛下的青睐,要是进了平安县衙,可就不好出来了。

    延平侯看向年轻人,问道:“昨天除了你还有谁?”

    年轻人立刻道:“还有李平,崔江,孙安。”

    延平侯看了看那管家,说道:“你先带他去平安县衙,探探虚实,然后立刻回来禀告。”

    老者点头道:“是,老爷。”

    延平侯招了招手,又道:“另外,派人将长兴侯、永川伯,会宁伯请来。”

    老者躬身道:“我马让人去请。”

    老者和年轻人走出去没多久,便有几辆马车在延平侯府停下,有人影匆匆从马车下来。

    府内,延平侯看着几人,诧异道:“我才刚刚派人去请你们,你们这么快就到了?”

    一人看着延平侯,问道:“想必平安县衙也已经派人来过这里了吧?”

    延平侯看着他们,点了点头,说道:“你们来这里,想必也是为了此事,怎么,事情很严重?”

    刚才开口的那人道:“出了一条人命,你也知道,这个平安县令很难缠,他背后有陛下撑腰,我们不好插手。”

    延平侯点了点头,说道:“这个平安县令我知道,寿安伯就是栽在他的手里,这件案子他要是不放手,事情的确有些难办。”

    他想了想,说道:“我倒是有一计”

    唐宁在刑部看了一整天的卷宗,放衙出门的时候,已经有些头晕脑胀。

    刑部的事务比起户部还要繁忙一些,好在再过半个月,他肩的担子就可以放下去,不知道下一部要去哪里,只要不是吏部,应该都能清闲一阵子。

    萧珏站在刑部门口等他,这是昨天就和他说好的事情。

    唐宁揉了揉眉心,问道:“早朝之的情况怎么样?”

    萧珏瞥了他一眼,问道:“你这么关心公主的事情干什么?”

    “朋友之间的关心不可以吗?”唐宁瞥了他一眼,问道:“快说,朝廷和楚国使臣谈拢了吗?”

    “还没有结果。”萧珏摇了摇头,说道:“总不能楚国使臣提出什么要求我们就答应什么,总得拒绝几次,才显得有大国风范。”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萧珏忽然说道:“朝堂之,康王和端王同时求娶楚国长宁郡主,你猜陛下最终选了谁?”

    唐宁摇了摇头:“不知道。”

    长宁郡主爱嫁给谁嫁给谁,反正不会嫁给他,唐宁对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一般不怎么感兴趣。

    “康王。”萧珏语气有些惊诧,说道:“长宁郡主是楚国摄政王独女,地位非同一般,我本以为,陛下会选端王,让他们的势力再度平衡,没想到陛下居然会选择康王,看来这段时间,康王在陛下心中的地位,已经远远高于端王了”

    唐宁和萧珏猜测的差不多,陈皇的这一个举动,会加剧康王和端王的势力差距,或许在他心中,太子的天平,已经有所倾斜了。

    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情,萧珏又看向唐宁,说道:“还有件事情很奇怪,楚国的这位长宁郡主,居然也叫李天澜,和李姑娘叫了同一个名字,你说巧不巧”

    他说了一大堆,看向唐宁,诧异道:“你怎么不说话了,你说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