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新邻居

作品:《如意小郎君

    事实证明,没有金刚钻,还是别揽瓷器活,好好的头发被他自己剪的狗啃一样,最后还是得请秀儿过来收拾残局。

    头发长了很难收拾,秀儿帮他剪短了一些之后,长上几个月又得及腰,唐宁总算深刻的体会到了女同胞的麻烦。

    将减掉的头发全都收起来,找了一个火盆烧掉,顺便用木棍在地上画了两个圈圈。

    唐家。

    即便这一年来,唐家遭受的波折不少,但过年时的气氛,依旧热闹。

    自正月初三之后,朝中官员便拜访不断,唐家和端王的暂时失势,使得朝中的风向有所倾倒,不少人都倒向了康王阵营,但原本就属于端王一系的,却更要团结在一起,也更加凝聚起来。

    此刻,唐家的某处厅中,人影攒动不已。

    “尚书大人,此次楚国来使,求娶平阳公主,陛下虽然暂时搁置了,但等到上元之后,一定会正式开议,此事已是大势所趋,不容改变。”一名官员看着唐淮,开口道:“这可是一个难逢的时机,我们应该抓住这个机会,趁热打铁,将如今的局势扭转过来。”

    一名官员接口道:“是啊,唐大人,楚国太子能娶平阳公主,端王也能娶楚国公主,若是端王能与楚国公主联姻,与我们大有益处。”

    唐淮没有开口,唐琦站起身,看了看众人,解释道:“诸位大人有所不知,楚国皇帝,除了楚国太子外,再无子嗣,此事自是不可行的。”

    一名官员想了想,摇头道:“可我们总不能白白放过这次机会,陛下答应楚国的求亲之后,礼部必会有官员随行,我们便快了康王一步,若是对此机会不管不顾,未免有些可惜。”

    “楚国既然主动要求联姻,说明他们也希望与陈国稳定邦交,必然不会拒绝求亲”

    “依我看,楚国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没有公主,退而求其次,找一个郡主封为公主,不是一样可行?”

    “唐大人,此事值得考虑”

    众人围着炭炉,七嘴八舌的开口,唐淮伸出手,往下压了压,说道:“此事,我会和惠妃娘娘商议的。”

    他话音刚落,便有下人上前来报,宴席已经准备好了。

    唐淮对众人伸了伸手,说道:“诸位大人请。”

    众人立刻伸手:“唐大人请。”

    唐淮站起身时,脚下不小心碰到炭炉,只听得“哐当”一声,炭炉倾覆,炭火四散,几块烧红的炭火,直接落到了他的脚上。

    众人四散开来,唐淮下意识的跺脚后退,却又不小心碰倒了椅子,木桌亦是晃了晃,桌上的茶盏掉在地上,摔成碎片,唐淮身体不稳,同样摔倒在地,手掌压在茶盏碎片上,登时便被鲜血染红。

    厅内众人顿时大惊,乱作一团。

    “唐大人没事吧!”

    “快扶唐大人起来!”

    “郎中,赶快请郎中过来!”

    正值新年,礼部尚书唐淮在自家烫伤了脚,划伤了手,众人手忙脚乱了一阵,唐淮被扶回房休息,唐家亦是没有心思准备宴会,众官员停留片刻,便都拱手告辞。

    唐琦将众人送出府外,拱手道:“几位大人慢走。”

    一人拱了拱手,说道:“下雪路滑,唐大人就送到这里吧。”

    “无妨。”唐琦笑了笑,上前两步,拱手说道:“今日事发突然,来日再补上今日之宴”

    他话未说完,脚下便猛地一滑,整个人从台阶上滚下去,一头撞上了唐府门口的石狮子,头上血流如注

    “这天气可真冷啊”

    萧珏搓了搓手,将手放在暖炉上烤着,坐在院子里的亭中,看着庭外的雪花飘落。

    唐宁坐在暖炉前,用筷子插了一只馒头放在火上烤,前两天就开始飘雪,但或许是身体素质有所提升的原因,他并没有感觉到有多么冷,房间里面围的厚实,感受不到一点儿的寒冷,但也太闷,他干脆将暖炉拎到亭中。

    绿蚁培新酒,红泥小火炉,古人下雪之时,一边喝酒,一边赏雪,听上去就别有一番意境,在这种环境下,一边用火炉烤馒头,一边和整天嗑药的萧珏闲聊,意境就没有那么足了。

    尤其是隔壁院子传来的乒乒乓乓的声音,更是让人的心里没来由的烦躁。

    唐宁想到一件事情,看着他问道:“你拉肚子好点了吗?”

    萧珏说道:“昨天就好了。”

    唐宁将烤好的馒头递给他,说道:“烤馒头还不错,要不要来一个?”

    “不要了。”萧珏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怎么了,最近在你们家吃东西总是拉肚子”

    听萧珏说起拉肚子,唐宁也不想吃了,将之放在一边,老乞丐饿了就会用这东西下酒。

    萧珏想起了一件事情,忽然看着他,说道:“唐淮和唐琦都受伤了,你听说了没有?”

    “什么?”唐宁怔了怔,问道:“听谁说的,严不严重,要不要命?”

    “倒是不怎么严重。”萧珏摇了摇头,说道:“据说唐淮在家里被炭炉烫到了,唐琦走路摔倒,摔断了两根肋骨”

    唐宁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现在正月还没有过去,问题是秀儿已经帮他剪短了头发,再剪就不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观,和萧珏站在一起,别人也会认为萧珏更帅一点

    仔细思忖了片刻,他还是打消了心中的念头。

    “你和平阳公主是不是挺熟的?”萧珏看着他,问道:“她要嫁到楚国去了?”

    “也不太熟吧”唐宁摇了摇头,说道:“不过,联姻对陈楚两国都有好处,她应该是躲不掉了。”

    想到好几天没有见到赵嘤嘤了,唐宁心里还真有些担心,一个心性还未完全成熟的小姑娘,被当做政治联姻的筹码,嫁到遥远的邻国,终其一生可能都不会再回来,想想其实也挺可怜的。

    对她来说,也很残忍。

    可惜作为朋友,他却帮不了她什么,大势所趋,个人的力量显得如此渺小。

    “不止是平阳公主。”萧珏看着他,说道:“我听说,端王也想和楚国联姻,如果此事能够促成,端王在陛下心中的地位,便会立刻重要起来。”

    唐宁倒是不担心此事,端王聪明,康王也不是傻子,会眼睁睁的看着端王得到一个强大的外部盟友?

    康王虽然吝啬了一点,但身边不缺有眼见的谋士,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他摆了摆手,说道:“这件事情,康王比你我更着急。”

    萧珏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唐惠妃若是向陛下争取此事,想来张贤妃也不会示弱,陛下对于康王和端王,向来不会偏帮,到时候,就看他们各自的本事了。”

    他正要继续开口,忽然皱起眉头,目光望向一个方向,问道:“隔壁院子在干什么,怎么这么吵?”

    “不知道。”唐宁摇了摇头,院子的一边隔壁住的唐夭夭,另一边宅子的主人他不怎么熟悉,从昨天开始,那边就一直乒乒乓乓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站起身,走到墙角,踩着一块石头,探过头去。

    隔壁院中,少女披着一件氅子,指挥着院内的侍卫。

    “把这两块大石头搬到墙角”

    “那边的假山不要了。”

    “这个亭子,算了,先留下吧。”

    她目光在院内扫视了一圈,望着从院墙上探出的脑袋,俯下身子,抓了一把雪,揉成雪球,砸了过去。

    “让你偷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