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出宫开府

作品:《如意小郎君

    “我还要一碗”

    “你帮我盛。”

    “你别吃菜了,我的青菜豆腐都被你吃完了。”

    唐宁看着对着一碗白粥狼吞虎咽的赵蔓,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从小娇生惯养,锦衣玉食的公主。

    一碗白粥,居然被她吃出了山珍海味的感觉。

    他吃干净了擦擦嘴,看着赵蔓,问道:“公主以前没有喝过白粥吗?”

    “没有。”赵蔓回了一句,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

    “那御膳房平时做什么?”

    “燕窝羹,鱼翅羹,还有那些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粥”

    唐宁还以为公主都娇生惯养,没想到赵嘤嘤居然这么好养活,一碗白粥一碟青菜豆腐就能打发了,简直是王公贵女中的一股清流。

    “我吃饱了。”赵蔓放下碗,揉了揉微微鼓起的肚子,舒服的靠在椅子上。

    唐宁指了指她的嘴角。

    赵蔓看着他,问道:“什么?”

    唐宁说道:“有饭粒。”

    赵蔓伸手去摘,却总是找不到位置,唐宁站起身,走到她身旁,伸出手。

    赵蔓立刻警惕的向后躲了躲:“干什么?”

    唐宁摆了摆手:“那你自己摘吧。”

    赵蔓怔了怔,又重新坐好:“你,你帮我吧”

    唐宁再次伸出手,发现她挺起胸脯,坐的端端正正的,像是在做什么很有仪式感的事情。

    他伸手帮她摘掉嘴角的饭粒,赵蔓看着他,睫毛动了动,然后便飞快的低下头。

    唐宁收回手,将手上的饭粒弹开,赵蔓才开口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唐宁将两个人的碗筷收拾好放在一边,说道:“陪家人过来求签。”

    赵蔓小声道:“听说这庙里的签很灵。”

    “她们都说很灵。”唐宁看着她,好奇的问道:“公主来这里做什么,莫非也是求签,结果怎么样?”

    赵蔓道:“那位大师说是上上签。”

    唐宁想了想,问道:“公主在这座寺里捐了多少香火钱?”

    赵蔓道:“一千两,怎么了?”

    给他一千两,别说上上签,就算是宇宙超级无敌幸运签唐宁都能让她抽出来,可暗箱,可定制,抽三次送一次

    “那就恭喜公主了。”她正因为联姻的事情烦心,唐宁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拆她的台让她难过,站起身,说道:“我要走了,公主再见。”

    赵蔓看着他毫不犹豫的走出去,瞥了瞥嘴,说道:“人家这么伤心,也不知道陪陪人家,算什么朋友”

    刚才和唐宁一起抢饭吃的时候,那些烦心的事情,不由的便丢到了九霄云外,这个坏人虽然喜欢惹她生气,和她斤斤计较,但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似乎什么烦恼都会忘掉,这是她从来都没有过的感受。

    她心情有些复杂,在房中坐了一会儿,便走出厢房,走到院中。

    “北方,连菩萨也这么认为吗”她站在院中,小声喃喃了一句,回头看了一眼,抬起头,恰好看到头顶牌匾上的三个大字。

    北厢房。

    从寺里回来,已是下午时分。

    早上一动不动站了两个时辰,回来也没有闲着,又是上山又是拜庙,唐宁回到家的时候,已经疲惫不堪了。

    小如从外面走进来,晃了晃手里的东西,问道:“小宁哥,你看着个好看吗?”

    她手里拿着的是一双只有半个巴掌大小的鞋子,鞋子最前方是一个虎头,卡通感十足。

    小如将虎头鞋拿过来,笑着说道:“小怜姑娘家里是做虎头鞋的,她刚才送了我们两双。”

    小怜姑娘就是唐夭夭今天出手相助的被那几名纨绔轻薄的女子,今天回来的时候,顺路将她送到了城外的家中。

    唐宁接过虎头鞋,仔细的看了看,说道:“收好了,以后可以给孩子穿。”

    苏如脸色微红,将那鞋子收好,说道:“小宁哥今天一定累坏了,先休息一会儿吧,等到吃饭的时候我再叫你。”

    唐宁其实已经很累了,躺在床上,小如的手放在他的头上,轻轻的按摩着,很快便睡着了。

    皇宫之中。

    陈皇从榻上起来,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魏间走过来,说道:“回陛下,酉时刚过。”

    陈皇接过魏间递过来的一块湿布,擦了擦脸,问道:“蔓儿回来了吗?”

    魏间道:“公主已经在殿外等了半个时辰了,担心扰了陛下睡觉,便没有让人通报。”

    陈皇从床上下来,说道:“让她进来吧。”

    不多时,赵蔓从门外走进来,躬身道:“蔓儿见过父皇。”

    以前她都是不管不顾的闯进来,亦是不会对他这么生疏,陈皇心中略有复杂,问道:“蔓儿今天出宫玩的怎么样?”

    赵蔓将一个小物件双手递过来,说道:“安阳姐姐带我去了兴安寺,父皇平日里操劳国事,劳心劳神,蔓儿替父皇求了一个平安符,希望父皇能长寿平安。”

    陈皇接过平安符,脸上露出笑容,说道:“蔓儿有心了。”

    赵蔓微微一笑,说道:“蔓儿有一件事想要请求父皇。”

    陈皇想了想,说道:“说吧。”

    赵蔓道:“蔓儿想要出宫开府,请父皇恩准。”

    陈皇怔了怔,她忽然变得这么懂事,他以为是要求他不要让她远嫁楚国,此事事关两国关系,他只能忍心拒绝,却是没想到,她提出的居然是开府的请求。

    皇室公主在年满十六岁之后,都可以出宫开府,出嫁以后,公主府也会保留。

    只是她不久便要前往楚国,这个时候开府,要选址,建造,却是来不及的。

    赵蔓看着他,继续道:“蔓儿只想在宫外有一个住处,不用再另行建造公主府,多看看外面的世界,以后在他乡,不至于连京师都想象不出。”

    陈皇想了想,点头道:“魏间,你带公主去内府看看,京师还没有没有空置的园子,让她从中选一个吧。”

    魏间点了点头,说道:“公主,跟老奴来吧。”

    内侍省负责皇室的日常用度,管理皇室的产业,魏间和赵蔓走进去之后,内侍省的宦官立刻行礼,“见过公主,见过魏公公。”

    魏间吩咐了一句,立刻便有宦官将一张京师地图拿出来,地图上面详细的标注着京师属于皇家的宅子,园林,这些宅子和园子,平日里时常会被赐给有大功的重臣。

    魏间走上前,说道:“还请公主看看,喜欢哪一座。”

    赵蔓走到地图之前,仔细看了看,伸手指着其上的一个位置,说道:“就这个吧。”

    内侍省一名宦官走上前,看着靠近平安县衙的一处宅子,怔了怔之后,说道:“殿下,这一处不是皇家的宅子,皇家的宅子上都有红圈标记”

    魏间看了他一眼,说道:“既然公主喜欢,多出些银子买下就是了。”

    “这”那宦官面露为难之色,立刻便有另一名宦官走上前,笑道:“魏公公放心,三日之内,公主就可以搬进去了。”

    唐宁近几天遇到了一件烦心事。

    前几天洗头束发的时候,发现他居然已经长发及腰了,头发太长了就有些烦乱,结发髻的时候也很不太方便。

    虽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之说,但其实现在的人也不是一辈子都不剪头发,就是剪发要麻烦一些,需要找一个黄道吉日,并且把剪下来的头发收藏起来或者焚毁,以示对祖宗和父母的尊敬。

    他就没有那么多的忌讳了,自己找来了剪发用的剪刀,只是刚刚坐到镜子前面,钟意便走进来,看着他,诧异道:“相公,你要做什么?”

    唐宁坐在铜镜前,回头道:“头发太长了,我剪一剪。”

    “不行不行”钟意急忙走上前,说道:“现在不能剪头发的,不吉利。”

    唐宁诧异道:“为什么?”

    “相公忘记了现在是正月吗?”钟意看着他,说道:“常言道,正月剪头会,会死舅舅”

    咔嚓!

    唐宁毫不犹豫,手起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