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命数

作品:《如意小郎君

    “感情这种事情,是要靠自己去努力,去争取的,一根破签子能代表什么,那都是骗钱的,我们以后盖一间寺庙,请几个和尚,签筒里全写上签上上签,一定比他们收的香火钱还要多”

    这其实是一个很赚钱的营生,唐宁连生财之道都想好了,人人求到的都是好签,心情愉快,香火钱自然也多了,再卖一些高僧开过光的小物件什么的,投入小回报高,比开什么店都划算。

    唐宁如此安慰着唐夭夭,一回头就看到几个和尚看着他们,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走了走了,回去再说”

    他还是决定回去的路上再安慰唐夭夭,一会儿要是和寺里的和尚打起来,不知道唐夭夭一个人能不能抵挡得住罗汉阵或是金刚伏魔阵。

    几人刚刚走出寺门,便看到前方有一行人走过来。

    陈玉贤看着他,诧异道:“宁儿,你怎么在这里?”

    唐宁道:“家里没人,我就和小月夭夭出来转转。”

    岳母大人带着小如小意他们已经去了两个寺庙,既然遇到了,唐宁便等她们结束了之后再一起回去。

    再次走进寺门的时候,陈玉贤看着唐夭夭,说道:“听说这里求姻缘特别灵验,夭夭,你应该在这里求支签的”

    唐宁揉了揉眉心,唐妖精求到了下下签正心烦,岳母大人这一句,便让他刚才的一番口舌全都白费了。

    等到她们拜完菩萨求完签,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唐宁被一名小和尚带到后院某处厢房,这里有为香客提供的斋饭,也是暂时的休息之所。

    说是为香客提供的,但其实只有少部分人能够有此优待,而这一少部分人,并不稀罕寺里的斋饭。

    所以禅房之中只有唐宁一人,他对于饭菜没有什么好挑剔的,也有过不短时间的苦日子,青菜白粥吃起来,颇有一种亲切感。

    况且他大半天就吃了一小碗唐妖精煮烂的饺子,此刻正有些饥饿,再不好吃的斋饭,还能难吃过唐妖精的饺子吗?

    唐宁在禅房中,青菜就着白粥吃的津津有味,兴安寺外,一辆极为豪华的马车缓缓停下。

    两道人影从马车上下来,年长一些的女子看着身旁神色恍惚的少女,说道:“好不容易才能出宫一次,开心些,还没有决定的事情,就不要去烦恼了。”

    她指了指身旁的寺庙,说道:“听说这寺里求签很灵,我带你去看看,问问吉凶。”

    她挽着那少女的手,走进寺庙,没多久,便有和尚迎出来,恭敬的将她们请到了一间静室。

    女子握着那少女的手,安慰道:“我问过父王了,此事朝中还并未开始议论,到上元之前,都在休朝期间,还有半月的时间,或许会发生什么变故呢?”

    少女明显心事重重,情绪不佳,一直低头不语。

    “阿弥陀佛”不多时,便有一老僧走进来,说道:“贫僧见过平阳公主,见过安阳郡主。”

    “大师不必多礼。”安阳郡主看着他,笑道:“我此次带公主过来,是想要求一支签,只是庙前人多,我等身份特殊,不好露面,不知大师可否行个方便?”

    “阿弥陀佛。”老和尚点了点头,看向身后的一名小和尚,说道:“明心,去取签筒来。”

    小和尚跑出禅房,很快就取了一个签筒出来。

    老和尚看着她,说道:“殿下,还请从中抽出一支签来。”

    安阳郡主看向赵蔓,小声道:“抽一支吧。”

    赵蔓低头看着签筒,犹豫了片刻,才伸手抽出一支签来。

    安阳郡主凑过头去,念道:“否去泰来咫尺间,暂交君子出于山,若逢虎兔佳音信,立志忙中事即闲”

    “此乃上上之签。”老和尚道:“公主殿下,果然是福缘深厚之人。”

    “听到没有,大师说是上上之签呢。”安阳郡主拍了拍赵蔓的手,目光望向老和尚,问道:“大师,此签何解?”

    老和尚双手合十道:“此卦乃祸中有福之象,凡事先凶后吉也。解曰:换麻得丝,击人双足,要见分明,因灾得福。不知公主要问什么?”

    安阳郡主看着神色依旧恍惚的赵蔓,回头问道:“若是问姻缘呢?”

    老和尚想了想,说道:“卦象中言,公主的姻缘在虎兔年月,便是今年的前两月了。”

    安阳郡主脸上浮现出一丝惊诧之色,看了看赵蔓,又问道:“大师可否说的再具体一些?”

    老和尚点头道:“此乃上签亥宫,寅卯东方木,已午南方火,申酉西方金,亥子北方水,亥位在北,根据签上所说,公主的姻缘,在北方,并且就在这两月间。”

    安阳郡主双手合十,说道:“多谢大师解惑。”

    “阿弥陀佛。”老和尚念了一声佛号,说道:“公主若是无事,老衲便先退下了。”

    安阳郡主起身道:“大师慢走。”

    老和尚和小和尚离去之后,安阳郡主才一脸惊诧的看着赵蔓,说道:“这签上说今年的前两月,你的姻缘在北,楚国不就在北,这一切都是命数,小蔓你还烦心什么,说不定那楚国太子,真是你的如意郎君呢”

    赵蔓脸上并未露出高兴欣喜之色,站起身,说道:“安阳姐姐,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

    安阳郡主道:“我让两名护卫跟着你。”

    赵蔓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我不会走远的。”

    她走出房间之后,安阳郡主看着身后的两名护卫,说道:“不要让公主出现在你们的十丈之外。”

    “是!”两名护卫应了一声,立刻走了出去。

    “这里求姻缘的签可真灵验,我表姑家的二闺女,去年年初求了一支,说是姻缘就在今年,结果年末就嫁出去了。”

    “可不是嘛,我去年替我家闺女求了一支,大师说她的姻缘在南,后来那媒婆上门,说的果然是南边的人家”

    “好的准,坏的也准,我们村头的王寡妇,求到一支下下签,说是姻缘不顺,第二天就发现丈夫在外面养了狐狸精”

    “不是王寡妇嘛,哪里来的丈夫?”

    “这不发现了之后就成寡妇了嘛”

    兴安寺前殿,香客络绎不觉,殿后却冷清异常,只有贵客方可进入。

    一道身影神色恍惚,漫无目的的走在寺中,今日乃是庙会,寺内女香客众多,能进入后院的也都身份不凡,倒是没有人上前阻拦。

    那身影行至后院某处,抬头看了看,只见上方的牌匾上写着“北厢房”三个大字。

    阵阵粥香,从厢房之内飘出来。

    一阵奇怪的声音响起,她揉了揉肚子,这才想起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吃过什么东西。

    闻到这淡淡的粥香,只觉得腹中饥饿异常。

    她站在厢房门口,犹豫了片刻,才抬脚踏进去。

    唐宁刚刚喝完了一碗粥,盛好了第二碗的时候,门外有人走进来,他抬起头随意的瞥了一眼,低头准备继续吃饭,下一刻,便像是想到了什么,再次抬起头,目光望了过去。

    他看到赵嘤嘤站在门口,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他碗里的粥。

    他想了想,将手中的碗递过去,问道:“要来一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