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城外庙会

作品:《如意小郎君

    从皇宫走出来的时候,唐宁的肩膀已经湿了一片,充分证明了女人真的是水做的。

    赵嘤嘤虽然刁蛮傲娇,但心地不坏,又帮过唐宁的忙,有可能的话,唐宁当然也是愿意帮她的,可这件事情,他真的是无能为力。

    陈皇没有当场拒绝楚国使臣,说明他自己也在等这样的机会,楚国此次姿态放的很低,对一个国力蒸蒸日上的大国来说,这很难得,楚国已经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接下来便是陈国表示诚意的时候。

    用一位公主的婚姻,使得两国在短期之内建立亲密的联系,这笔账,无论是对于皇帝还是朝臣,都十分划算。

    不愿意这门婚事的,只有赵嘤嘤一人而已。

    她的婚事,如今已经被上升到“国策”的高度,很难再动摇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无非就是朝廷和楚国谈条件,初一到元宵这些天,万事皆休,皇帝不上朝,官府不开衙,正式和谈,最少还要再推迟半个月,说不定还有其他的什么变故。

    皇宫某处后殿,唐惠妃看着泪眼婆娑的赵蔓,安慰道:“你身为公主,也理应担着这些,婚姻小事,又如何能和国家大事相比?”

    赵蔓低头不语,眼神没有焦距。

    唐慧妃摇了摇头,继续道:“更何况,你要嫁的是楚国太子,以后便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不比嫁给京师哪家的纨绔要好得多?”

    赵蔓低着头,小声道:“我嫁过去,真的对朝廷,对父皇有这么多好处吗?”

    唐慧妃点了点头,说道:“那是自然,这些年陈楚两国的关系已经大不如前,你若是嫁过去,便是史书上都会记载”

    赵蔓有些恍惚的离开之后,唐惠妃重新坐下,脸上露出思忖之色。

    片刻后,她才开口问道:“楚皇可还有待嫁的公主?”

    一名女官躬下身,小声道:“奴婢不知。”

    唐慧妃目光望向她,淡淡道:“查!”

    崇明殿,陈皇平日里静思之所。

    陈皇并没有回唐慧妃或是方淑妃的住所,也没有去任何一位妃子的地方休息,挥退了左右侍卫,站在崇明殿中,只有魏间站在他的身边。

    他沉默了许久,忽然问道:“朕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

    魏间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于国于民,陛下没有错。”

    陈皇叹了口气,说道:“可作为父亲,朕错了啊”

    淑秀宫。

    淑妃握着赵蔓的手,叹息道:“无论是皇家还是京师这些大族,身在其中,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进宫之前,我也没有见过陛下,如今也未曾觉得有何遗憾”

    赵蔓低着头,两眼早已红肿,泪水还是不停的滚落。

    淑妃看着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问道:“莫非蔓儿你有心上人了?”

    唐宁一路走回家,发现京师的街道要比往日热闹许多。

    年初这几天会很忙,京师各地的庙会都开了,妇人女子们很多都喜欢去各处庙里烧香祈福,听说京外某座庙里的送子观音特别灵验,岳母大人一大早就带着小意和小如上庙里求子去了。

    她不知道的是,唐宁根本就没有打算在这两年要孩子。

    小意今年不过十七岁,小如比他还小上一些,十七岁成婚在这个时代略微偏晚,但再往后几百年,坐拥两位十七岁的娇妻,就是禽兽中的禽兽。

    女子最佳的生育年龄在二十三到三十岁之间,越早或者越晚对身体的损害越大,唐宁自然不能让她们在这个时候生孩子,至少,至少也要像苏媚那么大的时候。

    家里有些冷清,小如小意小小包括所有的丫鬟都出去了,唐宁懒得下厨,在厨房里找了两个冷馒头随便啃啃。

    唐夭夭从墙外飞过来,看着他,问道:“你就吃这个?”

    唐宁诧异道:“你怎么没去庙里?”

    唐夭夭瞥了他一眼,说道:“我又不求什么,不想去。”

    她虽然不求子,但求个姻缘求个财运什么的也好啊,她的财运就是唐宁的财运,唐宁还等着她带自己一起飞呢。

    唐夭夭看了看他手里的馒头,走到厨房,好一会儿才出来,将一盘还冒着热气的饺子递给他,说道:“只有这些了,凑合吃吧。”

    唐宁接过筷子,说道:“这有什么凑合的,俗话说好吃不过饺子,这已经很不错了。”

    唐夭夭看着他,问道:“好吃吗?”

    “好吃。”唐宁咬了一口,昧着良心回了一句,又道:“要是有醋就更好了。”

    虽然她煮的饺子很多都破皮了,没有破皮的也是一夹就散,但唐宁向来懂得知足,他都吃到唐夭夭亲手下的饺子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要是让唐财主知道,又要瞪他好几天了。

    唐夭夭又回厨房拿了醋,看着他肩膀上的湿痕,问道:“你肩膀怎么了?”

    “不小心弄湿了。”唐宁好不容易夹起一块饺子皮,转移话题道:“以后别傻乎乎和苏姑娘拼酒,你拼不过她的。”

    苏媚比唐夭夭长得可不仅仅是年纪,酒量和手段都不是她能比的,小妖精斗不过大妖精,作弊都不行。

    唐夭夭瞥了瞥嘴,说道:“她不就是能喝酒吗,还有什么厉害的?”

    苏媚厉害地方多了,除了能喝酒,长得漂亮,还会吹箫,会弹琴,武功好,背景神秘,手中还握有一股不可小觑的神秘力量

    对比下唐妖精,样貌没有明显优势,武功明显劣势,酒量不好,也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才艺,连饺子都煮不好

    当然,她腿长,有钱,纵然有百般不好,也都能遮掩过去了。

    方小月从门外跑进来,说道:“唐宁哥,夭夭姐,你们都在家啊,今天外面好热闹,我们出去玩吧!”

    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唐宁几口吃完了饺子,和她们走出家门。

    方小月挽着唐夭夭的胳膊,说道:“城外今天有庙会,听说那里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我们也去吧!”

    唐宁没什么主意,本来也就是跟着她们瞎逛,初一街道上的确比平日里热闹了许多,但更热闹的在半个月之后的上元。

    去年上元之时,他刚到京师,那天晚上是和李天澜一起在外面逛,后来又在天然居认识了苏媚,听她吹了一曲,如今一年过去,李天澜回了楚国,苏姑娘变成了苏姐姐,他也在翰林院、户部和刑部各走了一遭

    庙会之上,有各种杂耍,也有各种吃食,前来上香的香客队伍一眼望不到头,唐夭夭和方小月也排在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排到。

    唐妖精对上香本来是没什么兴趣的,但方小月看着新奇,拉着她一块排,唐妖精好歹能求姻缘求财运,不知道她一个小姑娘有什么要求的

    庙里上香的,大都是女子,没有看到小如她们,京外的寺庙不止一间,她们应该是去了别的地方。

    唐宁走到庙外偏僻处,等她们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前方的队伍起了一阵骚乱,唐宁起初并未在意,听到里面传来一声熟悉的娇斥时,表情一怔,快步走过去。

    前方的队伍早已散开,几道人影躺在地上痛苦的哼叫,唐夭夭将方小月和一名陌生女子护在身后,对面十余名护卫模样的男子兵器出鞘,与她遥遥对峙,剑拔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