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帝王无情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宁见过不少陈国皇室的皇子,包括端王,康王,怀王,且不说他们的人品和能力,以普通人的审美来看,他们的长相也都算是出类拔萃。

    就连心宽体胖的润王,模样长得也算清秀,没瘦下来的时候已经撩遍宫学,一旦瘦下来,想必又是京师的一大祸害。

    能被纳入后宫的妃子,也都是从各大家族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美人,这么一代代下来,皇室想要出几个歪怪裂枣,也不容易。

    赵嘤嘤虽然公主脾气了些,但样貌却无从诟病,长得是娇小可人的类型,虽然她实际上一点儿都不娇小可人。

    新年的第一天,她脸上施了淡妆,穿着一件百褶如意月裙,梳着凌虚髻,发间晶光闪耀,也不知道她的发簪上到底穿了多少颗珠子,整个人看起来都多了一种bnbn的感觉。

    赵蔓今天一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本就存着炫耀的心思,特意跑过来堵唐宁,没想到他居然无动于衷。

    她心头微恼,不满道:“喂,我和你说话呢!”

    不得不说,不考虑她的公主脾气,赵嘤嘤也算得上是一个小美人,唐宁回过神,点头道:“好看。”

    若是在平时,他可能还会打击她几句,今天却是没有了那个心思。

    刚才楚国使臣当场求亲,陈皇虽然没有立刻给出答复,但唐宁又不是初入朝堂的初哥,要是陈皇不同意,一定会当场拒绝,“留后再议”这四个字,即便不代表他同意,也说明此事还大有商量的余地。

    她现在这么高兴,等到听到这个消息时,怕是只有哭的份儿了。

    “算你有眼光。”赵蔓终于满意了,又捏着裙角转了转,说道:“这可是江南出的布料,是宫里手艺最好的宫女做的。”

    炫耀过了她的新衣服,也得到了她想要的结果,赵蔓很大方的挥了挥手,说道:“好了,你早上站了那么久,一定很累了,回去休息吧。”

    “我不累。”唐宁摇了摇头,他虽然和赵嘤嘤一开始有些过节,但现在也算是朋友,这个时候丢下她,似乎有些不太仗义。

    他看着赵蔓,问道:“公主,我们算不算是朋友?”

    赵蔓瞥了他一眼,说道:“勉强算是吧,能成为本公主的朋友,便宜你了。”

    唐宁看着她,问道:“既然是朋友,那我能不能问公主一个问题?”

    赵蔓随口说道:“问吧。”

    唐宁想了想,问道:“公主以后想要嫁给什么样的人?”

    赵蔓脸色一红,“你问这个干什么?”

    唐宁挥了挥手,说道:“好奇而已,公主觉得不方便说就算了。”

    “算了,这有什么什么不方便说的。”赵蔓想了想,就大方的说道:“我要嫁的人呢,要比你长得好看,比你文采好,比你武功高,最重要的是不会像你一样总是气我”

    唐宁总算明白她为什么到现在还嫁不出去了,她喜欢的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不稍稍降低降低标准,只能当一辈子的老姑娘。

    “你怎么忽然问我这个?”赵蔓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忽然狐疑的看着他,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事已至此,旁敲侧击已经没用了,唐宁只能实话实说。

    他看着赵蔓,说道:“刚才朝会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消息。”

    赵蔓心中咯噔一下,立刻问道:“什么消息?”

    “楚国使臣前些日子来京”唐宁语气顿了顿,才继续说道:“他们是来向陛下求亲的。”

    赵蔓先是一怔,随后脸色立刻变得惨白。

    皇室适龄还未出嫁的公主,只有她一个,他们求亲求的还能是谁?

    他看着唐宁,抬手打了他一下,说道:“你别吓我,你要是吓我,我,我就让父皇打你板子”

    她说着威胁的话,声音却越来越低。

    唐宁轻叹口气,说道:“刚才在朝会上,楚国使臣已经正式求亲了,陛下暂时还没有同意。”

    赵蔓站在原地,呆呆的站立了片刻,便飞快的向御书房的方向跑去。

    唐宁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再叹一声,转身走了两步,脚步又顿住,站在原地。

    御书房门口,一名宦官拦住赵蔓,急忙道:“公主殿下稍等,我去通传陛下”

    赵蔓推开他,用力的推开殿门,大步走进去。

    陈皇坐在桌旁,抬头看着她,问道:“蔓儿,你找朕有什么事情?”

    赵蔓抬起头,颤声道:“父皇要把我嫁到楚国吗?”

    陈皇看着他,说道:“此事朕和朝臣自会好好商议,你在宫里等消息吧。”

    赵蔓身体一颤,顿觉浑身冰凉。

    商议的意思,她又岂能不懂,他们商议的,不是她嫁与不嫁,而是她嫁过去,朝廷能从中获取什么好处,拿到什么筹码

    她跪在地上,凄声道:“父皇,我不想嫁到楚国”

    “国家大事,岂容儿戏?”陈皇看着她,说道:“你不仅是朕的女儿,也是陈国公主,两国联姻,于国大有益处,岂能因你一人,弃整个国家于不顾?”

    赵蔓抬起头,看着大殿上方的男子,再也看不到分毫往日父皇的影子。

    “你嫁到楚国,以后便是一国皇后,他们也不会慢待你。”陈皇走到她身边,沉声说了一句,便大步的走出御书房。

    魏间走到殿中,脚步顿了顿,轻叹口气,跟着走出大殿。

    唐宁在原地等了许久,才看到赵蔓失魂落魄的走出来,摇摇晃晃,像是被抽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帝王无情,天家之内,杀兄弑父的事情尚且经常发生,人间亲情更是少有。

    陈楚两国联姻,关乎的是两个国家近几年来的关系,牺牲一位公主的婚姻幸福,在皇帝看来,这根本不算是选择。

    看着赵蔓恍惚的走过来,唐宁叹了口气,轻声道:“公主,事情没有定下来,或许还有转机,你也不必太难过”

    赵蔓抬起头,才发现他还站在原地,一腔委屈像是找到了宣泄口,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上,“哇”的一声哭出来。

    “父皇真的要把我嫁到楚国”

    “父皇不喜欢我了,呜呜呜”

    “我不想嫁到楚国,你个乌鸦嘴,乌鸦嘴,呜呜呜”

    赵蔓真的很伤心,“嘤嘤嘤”变成了“呜呜呜”,一边哭,还一边用小拳头捶唐宁的胸口。

    幸好这里比较偏僻,朝臣都已经散去,也没有什么宦官宫女经过,否则还以为他把她怎么了

    公主也有公主的无奈,锦衣玉食,荣华富贵,可当国家需要的时候,一纸诏书,就要跨越千山万水,可能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回来。

    唐宁胸前的位置,没一会儿就被她的泪水打湿了,他只能轻轻拍着她的肩膀。

    赵蔓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他,说道:“你这么聪明,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不用嫁过去吗?”

    赵蔓罕见的夸他聪明,可这件事情,唐宁还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

    两国都乐于促成这件事情,几乎没有什么不可抗力,除非楚国太子暴毙,陈皇暴毙,楚皇暴毙,两国开战,赵嘤嘤怀孕

    这些事情,任何一件都是近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看着她充满期待的眼神,唐宁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