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互相推诿

作品:《如意小郎君

    户部侍郎的案子爆发的突然,收尾的也很快,种种迹象表明,陛下在很久以前就已经着手调查韩明了。

    有细心之人,从时间上推算,从京师派遣密谍前往博州三州调查,再日夜兼程赶回来的日子,正好是户部清算完账目的那几天。

    如此一来,小道消息便不能再称为小道消息,刚到户部没多久的新任主事唐宁,的确是清查此次贪腐案的源头。

    此案涉及之广,近年少见,明面上的牵扯便已经使得朝堂稍有动荡,一些没有浮于明面上的消息,更是细思极恐。

    在韩明案发的同时,陛下莫名其妙的训斥了端王,说是训斥,程度却犹在训斥之上。

    据宫里传来的消息,陛下惩罚端王,打断了一根刑杖,而后端王受到的,也不仅仅是禁足三个月的惩罚。

    据说,端王府的府库,被禁军搬空了大半,这些钱财的流向暂且不明,但联系到韩明案,以及陛下所下的重手,这其中的内情,怕是已经很明显了。

    近些时日以来,端王在朝堂上的表现本就略逊与康王,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再想逆转局势,可就千难万难,甚至有不少人心中已然认定,康王端王双王之争,大局已定。

    端王府大门紧闭,三个月内,正门不开,府内冷落凄清,康王府,却是一片歌舞升平。

    康王看着殿内舞女的舞蹈,长松口气,说道:“原来那韩明竟然是赵铭的人,好险,好险啊!”

    身边有人恭维道:“殿下得老天眷顾,遇事自然逢凶化吉。”

    “这一次靠的倒不是老天。”康王饮了杯酒,说道:“幸亏唐宁没有将那礼物送去,要不然,本王怕是也比赵铭好不了多少。”

    那人想了想,说道:“殿下,既然那唐宁早就知道韩明有问题,他为何不早些告诉殿下?”

    端王身旁的一名中年人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此乃朝中机要,若是他能够随便向殿下透露,陛下会怎么想?”

    那人自知说错了话,连忙道:“是属下失言,属下失言”

    “有道理。”康王细想一番,点头道:“此事牵扯太广,若是稍有泄露,父皇一定会严查,到时候本王也不好交代,况且,这次是赵铭自己作死,本王知与不知,对本王都是一件大好事”

    他略一思忖,然后看向身旁的中年男子,问道:“徐先生,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我们什么都不用做。”中年男子说道:“经次一事,端王已在朝堂上彻底失势,殿下只要不出错,端王就没有机会,更何况,我们不做,也有人会替我们做,唐大人如今在六部行走,他的本事殿下再也清楚不过,以他和唐家的仇怨,会放过唐家和端王在六部那些人?”

    康王想了想,一拍大腿,笑道:“先生言之有理”

    时间已经进入冬月,虽然还没有落雪,但天气已经有些森寒。

    天然居的小院中,光秃秃的树上偶有几片残叶随风摇摆,气氛显得有些萧索。

    苏媚坐在院内的秋千上,随着秋千上上下摆动,时而露出一小段光洁的足踝,周身荡起的微风,略带香气,冲淡了院内萧瑟的冬意。

    她荡着秋千,目光望向唐宁,问道:“你打定主意要助康王夺嫡了?”

    连作为枕边人的苏媚都这么觉得,唐宁觉得很冤枉。

    他和康王的关系,类似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关系。

    以前是各取所需,互相利用,其实并没有帮上康王多么大的忙。

    而这一次的事情,是方哲挑起来的,最后得利的也是他,韩明身死,户部除了尚书之外,便是他最大,唐宁敢肯定,在新的户部侍郎到任之前,整个户部,都会被他牢牢的抓在手里。

    康王也是得利者,他什么都没做,获利却最大,端王这一次触及了陈皇的底线,多半是废了,康王人在家中坐,皇位天上来,总是遇到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怕是做梦都会笑醒。

    而唐宁自己,经过了这件事情,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扫把星的称号倒是得到了一个。

    唐宁看着她,问道:“你觉得康王如何?”

    苏媚的秋千越荡越低,说道:“你先帮我推一下秋千。”

    唐宁走到她身后,让她重新荡起来,苏媚晃动着小腿,说道:“康王此人,没有什么大才,十分平庸,但他的运气很好,你和唐家作对,和端王作对,最终得益的都是他”

    苏媚对康王的评价,唐宁同意的不能再同意,康王不仅平庸,还吝啬,平庸倒也罢了,身边有能臣辅佐,也不会出什么大错,而吝啬的人,格局不够,一般成不了什么大事。

    韩明倒了,端王差不多也废了,康王一只脚已经踏进了东宫,可他到现在也没有表示出哪怕是一丢丢的谢意,由此可见一斑。

    唐宁看着她,忽然问道:“你说韩明为什么会倒向端王?”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苏媚瞥了他一眼,说道:“当年韩明一人面对整个奸相集团的时候,唐家和唐惠妃在暗中出了不少力,要不然,就凭他一个监察御史,早就被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唐宁诧异道:“还有此事?”

    苏媚从秋千上跳下来,说道:“唐家靠着那次机会,一举成为朝中霸主,这十余年来,又苦心经营,才有了今天的唐家,韩家明面上是奸相倒台的罪魁祸首,奸相虽然倒台了,但残余的势力仍然不可小觑,你以为,韩家这些年来,凭什么能安安稳稳的在京师生活?”

    唐宁想了想,又问道:“他连死都不怕,会因为这个屈从端王?”

    “人总是会变的。”苏媚看着他,说道:“尤其是你们男人,朝三暮四,喜新厌旧,见异思迁的还少了,你现在愿意陪我睡,你能保证十年后还能陪我睡吗?”

    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也能被她跑偏到这里,唐宁想了想,十年后,端王可能已经彻底倒台了,唐家也已经彻底倒台了,他们一家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他也不用每次都偷偷摸摸的来这里,到了那个时候,好像也没有经常来这里的理由了

    唐宁看着她,老实的说道:“不能保证。”

    “好你个没良心的”苏媚伸手拽着他的耳朵,怒道:“老娘这辈子就赖上你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赖着你”

    御书房。

    陛下这两日心情不佳,殿内侍奉的宦官宫女都小心翼翼的,大气都不敢出,走路更是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

    便是殿内被召集而来的朝臣,也都屏息凝神,不敢反驳任何一句。

    钱硕上前一步,说道:“陛下,如今户部右侍郎之位空缺”

    陈皇挥了挥手,说道:“朕暂时还没有想到合适的人选,右侍郎之位,暂且空着吧。”

    钱硕点头称是。

    陈皇的目光再次望向下方,说道:“唐宁在户部已有一个多月,他接下来去各部的顺序,你们商量商量。”

    下方的不少人闻言,眉头皆是一跳。

    礼部尚书唐淮低头垂手,不发一言。

    刑部尚书左右四顾,看向吏部尚书,笑道:“我们刑部暂时不缺人,不如便让他先去吏部”

    吏部尚书眼皮跳了跳,立刻道:“我们吏部暂时也不缺人,不如让他去工部。”

    他身旁的老者捋了捋胡须,拍着耳朵,问道:“什么,周大人刚才说什么?我们工部怎么了?”

    陈皇看着下方乱成一团,脸色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