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九章 收网

作品:《如意小郎君

    康王显然是对在六部中无人可用而烦心已久,第二天一早,就命人送来了大批的礼物。

    从掌握的实权来看,一个户部侍郎的重量,还要超过另外的几部尚书,户部经常和钱粮打交道,只要稍动手脚,现在送去的礼物,来日还会加倍的赚回来。

    但康王这次的算盘,终究是要落空的。

    且不说户部右侍郎韩明,本就是端王的暗子,不可能为康王所用,就算不是,一个即将被双规的户部侍郎,也没有拉拢的必要。

    现在的韩明,其实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不碰还好,谁碰谁倒霉,可惜康王不懂这个道理,在这颗炸弹爆炸之前,唐宁也不可能对康王透露出分毫。

    苏如看了看院中的几个大箱子,问道:“小宁哥,这些东西怎么办?”

    唐宁想了想,说道:“全都抬到库房里去。”

    萧珏一大早就跑过来,分享他成为男人之后的第一次b,成功的摘掉了早上起不来的帽子。

    他看着下人们将箱子搬去账房,诧异道:“康王的东西你也敢私吞?”

    唐宁打开几个箱子看了看,摇头道:“康王还是有好东西的,这几次送的礼物还一次比一次轻,太吝啬的人,难成大事啊。”

    萧珏看了看他,思考片刻,忽然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唐宁看着他,摇头道:“天机不可泄露”

    清晨,有京师百姓推门而出,刚刚迈出一步,忽有一阵密集的马蹄声从前方传来,一队骑士从他身前的街道上狂奔而过,他虽来得急闪避,却还是吃了一嘴灰尘。

    京师街头,纵马狂奔,最低也要杖刑二十,那人连“呸”了几声,抬起头看了看,怒道:“他奶奶的,赶着去投胎啊!”

    不多时,皇宫之中,陈皇手中拿着一份奏报,脸色阴沉至极。

    一名密谍单膝跪地,高声道:“回陛下,臣等已经查明,博州、相州,卫州三州赋税账目造假,已有数年之久,户部右侍郎韩明,勾结三州刺史,侵吞三州赋税钱粮,全都折算成白银,达两百三十余万两”

    陈皇一巴掌拍在桌上,沉声道:“好一个户部侍郎,朕让他做户部侍郎,不是让他把国库里的银子放进自己腰包的!”

    “凌云!”他低声说了一句。

    凌云出列,躬身道:“臣在。”

    “立刻捉拿户部右侍郎韩明,着御史台,刑部,大理寺三司会审,一定要将此案,查一个水落石出!”陈皇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朕要将躲在背后的那些人,一个一个全都揪出来!”

    “遵命!”

    户部。

    唐宁离开已有十数日,户部依旧如往日般忙碌,自陛下养成了时不时的微服私访习惯之后,京师的各大官衙,就少有偷懒懈怠的事情发生了。

    户部右侍郎韩明走进值房,目光望向另一张桌旁的时候,表情一怔,左侍郎方哲向来勤快,如今上衙已经有好一会儿了,他居然还没有来,实在是奇怪。

    他在自己的桌旁坐下,过了一刻钟的功夫,方哲才姗姗来迟。

    他手中拎着一个纸包,打开之后,立刻便散发出一阵诱人的香气。

    他指了指纸包中的糕点,对韩明示意了一下,问道:“我女儿做的糕点,韩大人要不要吃点?”

    韩明闻了闻香气,捏了一块糕点,尝了尝之后,赞叹道:“方大人爱女小小年纪,便有此等手艺,实在是让人惊讶,小女年方十八,至今未曾下过厨房。”

    他一边吃着糕点,一边赞叹道:“天然居闻名京师的那几样糕点,本官也都尝过,令女的手艺,在我看来,还在天然居那些名厨之上”

    方哲微微一笑,说道:“我有些吃不下了,韩大人喜欢吃就多吃点,不然怕是会浪费。”

    韩明笑了笑,说道:“浪费粮食不好。既然这样,本官就不客气了。”

    他捏起最后一块糕点,遗憾道:“如此美味,若是以后不能时常吃到,该有多可惜”

    他话音刚落,便有数道人影从门外大步走进来。

    凌云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说道:“奉陛下之命,捉拿户部右侍郎韩明归案,韩侍郎,跟我们走吧。”

    韩明见此,面色一变,急声道:“凌统领,敢问本官所犯何罪,你这是什么意思?”

    “博州、相州、卫州”凌云说了一句,看着他,问道:“韩侍郎,还要我再继续说下去吗?”

    韩明身体剧震,瞬间面无血色,手中的最后一块糕点掉在了地上。

    凌云挥了挥手:“带走。”

    身后的侍卫一拥而上。

    “慢着。”韩明抬起头,仿佛整个人都苍老了许多,声音更是沙哑无比。

    到底是户部右侍郎,多年身居高位,身上自然有着某种气质,见他开口,几名侍卫的脚步顿住。

    “还剩一块糕点,不要浪费。”他从地上捡起最后一块糕点,放在嘴边吹了吹,缓缓将之放进嘴里。

    他看了看站在那里,平静看着他的方哲,转过头,说道:“本官自己走。”

    几名侍卫看着凌云,凌云扬了扬手,跟在韩明的身后。

    户部,自宫中禁卫来到户部衙门的时候,便有不少人本能的察觉到了气氛的紧张。

    又见韩侍郎面如死灰的从值房内走出来,众禁卫跟在他的身后,终于有人意识到了什么,脸上露出极度震惊之色。

    韩明便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之下,缓缓走出了户部。

    半个早上的时间,户部右侍郎韩明被禁卫从户部带走的事情,虽然没有传的满京皆知,但各大官衙、高门府邸,却在第一时间都得到了消息。

    韩明被带走的原因暂时还无人知道,但所有人都清楚,一旦陛下出动了禁卫,事情便非同小可,韩侍郎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礼部。

    礼部尚书手中的茶杯掉落在地,房内传话的官员从未见过尚书大人如此失态,立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你先出去吧。”不知过了多久,唐淮才缓缓开口。

    “是,大人。”那官员如蒙大赦,立刻推了出去,顺便将房门关上。

    房内,唐淮双手紧紧的握着衣襟下摆,手臂控制不住的颤抖。

    他向来古井无波的脸上,露出了极度的难以置信,以及一丝隐藏很深的惧意。

    “真他娘见鬼了!”定国公府,休息在家的萧珏得知这个消息,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低声骂了一句。

    萧福看着他着的上身,问道:“小公爷,还按吗?”

    “按个屁!”萧珏匆匆穿上衣服,说道:“去找唐宁!”

    康王府。

    “户部侍郎韩明被抓了?”刚刚得知这个消息的康王,亦是愣在原地,久久的没有说出话来。

    一道人影匆匆的从外面走进来,还未走近,便大声说道:“殿下不好了,不好了殿下!”

    那人三步并作两步,奔跑上前,焦急道:“殿下,御史台传来消息,说是户部侍郎韩明在任期间,贪墨国家税银数百万两,陛下已经命刑部、大理寺和御史台三司会审,严查此事,韩明完了!”

    康王身体颤了颤,险些摔倒。

    韩明贪墨国家税银数百万两,一定是牵扯甚广的大案,而昨天早上,他才让唐宁转赠了韩明丰厚的礼物

    此事一旦被查出,朝臣会怎么想,父皇会怎么想?

    康王脸色几乎是瞬间苍白,高声道:“快,备车,去唐府!”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