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八章 那我试试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宁的病假申请,在韩侍郎和钱尚书签名存档之后,就正式生效了。

    回到度支衙和陈郎中打了一个招呼,他便离开了户部。

    陈侍郎对此自是喜闻乐见,唐宁在度支衙名义上是他的下属,但这个下属,他这个上官可得罪不起。

    况且他离开京师这段日子,度支衙在对方的带领之下,不可思议的完成了在他看来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衙中官吏敬他服他,他这个郎中反倒是多余的。

    度支衙的小吏,纷纷走出衙门送别。

    唐主事在度支衙的时间虽然不长,却用他的学识和胸怀,折服了衙内所有人。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走以后,他们又要从山珍海味,跌落回白菜馒头

    唐宁的离去,使得户部郎中之上的官员都松了口气。

    只要他在户部一日,所有比他官职高的人,就得提着一颗心,说不得哪一天,就会在他的战绩上,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唐宁本就是户部一位多余的主事,他的离去,只在户部掀起了一些风浪,整个京师,依旧平静如初。

    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离去,一如众人不会注意到,在某天深夜,京师紧闭的城门忽然打开,十余骑由皇宫奔出,隐秘的出了京师。

    自正式入职翰林院以来,唐宁还是第一次这么清闲。

    当然,虽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做,但他却没有让自己闲下来。

    早就想和老乞丐学识毒下毒之法,不一定用来害人,但起码可以保证自己不会中招。

    此时距离他休假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天,京师依旧没有什么动静,但朝廷快马派出去的密谍,想必早已抵达博州等地,若是行程顺利,现在怕是已经启程回京了。

    京师的百姓依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百官上朝下朝,没有人知道,这看似平静的背后,已经酝酿了一场腥风血雨。

    不用上班,每天除了练功学习之外,过着没羞没臊的日子,悠闲中透着惬意。

    大半年的功夫,刘老二已经将京师的乞丐都整合到了一起,乞丐们从松散一团,变的有组织有纪律,当然,有组织的乞丐还是乞丐,他们暂时派不上什么大用,唐宁也没有用到他们的地方,就暂且让刘老二自由发展。

    老乞丐带着小小出去了,说是要带她历练三日,学习一些野外生存技能。

    老乞丐早前就教给了琴棋书画以及诗酒一项合击之术,无论是两人三人,还是五人六人,都有不同的阵法招式。

    几女虽然没有武功底子,但舞蹈底子不俗,竟也学的飞快,她们六个人联起手来,唐宁应付起来都有些吃力。

    以此来看,假以时日,当她们小有所成之时,保护小如和小意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他坐在亭中看着老乞丐随手扔给他的一本毒经,萧珏从外面走进来,走到他的身边,神神秘秘的说道:“我昨天晚上梦遗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有些发红,不过不是害羞,明显是激动。

    梦遗是男生青春期之时的正常表现,可对萧珏来说,却是铁树开花头一次。

    折腾了近一年,他才终于有了一点儿男人的样子,无论多么激动和高兴都不足为奇。

    唐宁拱手道:“恭喜恭喜。”

    想不到有一天,他居然会恭喜别人梦遗,这种感觉还真是奇怪。

    萧珏激动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晚上天然居酒宴,你等我一会儿,我过来找你,我们一起过去。”

    唐宁没想到萧珏一个人激动还不够,居然要摆酒庆祝,摆酒庆祝这种事情的,整个京师,不,整个陈国,除了他之外,也没有别人了。

    萧珏分享完这个消息,离开之后,晴儿才从外面蹦蹦跳跳的进来,将一封请柬递给唐宁,说道:“姑爷,这是那个经常给我们送礼的那个人送来的。”

    唐宁打开请柬,才明白今天晚上是康王的饭局。

    近几个月,康王可谓是春风得意,活动颇为频繁,无论是民间还是朝堂,舆论导向都偏向他。

    晚上反正没有什么事情,去天然居吃顿饭也好,吃完饭正好再去苏媚那里坐坐

    天然居。

    唐宁和萧珏进来的时候,康王亲自起身相迎,“唐大人,萧都尉,你们来了,快坐”

    康王身边最近的两个位置,是留给唐宁和萧珏的。

    席间的其他人,唐宁大部分都见过,但也只限于知道他们的名字,具体并不知他们是哪家哪户的。

    不过,康王的主要支持者便是京中的权贵,想来这些人的父辈家族也都不会简单。

    席间推杯换盏,康王作为主人,自是被敬了不少酒,酒过三巡之后,康王放下酒杯,有些郁郁的叹了口气。

    有人诧异的开口道:“殿下如今风头正盛,赢得了不少朝臣的支持,稳压端王一头,殿下又因何叹气?”

    康王再次将杯中斟满酒,说道:“本王虽暂时取得了一些优势,但端王也没有伤筋动骨,有唐家做支柱,他们在朝中的党羽众多,几乎遍布六部,本王远远比不上他。”

    有人开口说道:“殿下无须烦恼,唐家的党羽,还不是这么多年慢慢拉拢而来,殿下如今在朝中的声望一时无二,唐家和端王却是节节败退,朝臣都是聪明人,只要殿下付出足够的诚意,他们知道应该怎么选择。”

    康王想了想,说道:“你的意思是”

    那人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端王能收买他们,我们也能收买,如今端王低迷,正是殿下招揽人心的好时机,殿下何不许之以重利,从六部中争取几个人过来,为我们所用?”

    “重利?”康王闻言,嘴角抽了抽,目光隐晦的看了唐宁一眼,面露犹豫之色。

    那人急忙道:“殿下,这世上做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若是选得好,我们前期投入的,都能再回来”

    康王想了想,似乎是有所意动,说道:“那依你之见,六部之中,我们应该拉拢谁?”

    那人仔细想了想,说道:“礼部是唐家的后花园,我们插不进去,况且,拉拢礼部的人也没有什么用,兵部都是将门,拉拢不来,我们也不敢拉拢,工部和刑部没有拉拢的必要,要拉拢,还是要拉拢吏部和户部,只要殿下能拉拢一位侍郎,以后做事,便会方便许多。”

    康王自是知道,若是吏部和户部能有人站在他这里,无疑是天大的喜事,但这两部的侍郎,实权还在其他各部尚书之上,又其实那么容易拉拢的?

    他看着那人一眼,问道:“户部和吏部,还有谁能拉拢?”

    “殿下,户部和吏部四位侍郎,方家便便占了两位,但方家向来不涉党争,不好说话,但户部侍郎韩明,却是一个极好的拉拢对象,韩家在京师没有什么深厚的背景,也不是端王一系,若是殿下能够争取到他,对殿下以后的大事大有裨益”

    “此人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康王忽然看向唐宁,问道:“唐大人如今就在户部,不知和这位韩侍郎能不能搭上话”

    唐宁一口饭菜还没有咽下去,康王便立刻道:“户部地位非凡,本王不能亲自出手,还需麻烦唐大人,本王明日便准备一份厚礼,唐大人可先试探着帮本王拉拢韩侍郎”

    唐宁终于将饭菜咽下去,开口道:“殿下,这”

    为康王出主意的那人说道:“只是传个话而已,唐大人不会也要拒绝吧?”

    唐宁左右四顾,发现所有人的视线都望着他,康王的眼神中,更是充满了期许,他此刻要是拒绝,没有一个能够服人的理由,立刻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可这件事情,暂时还是机密中的机密,一个字都不能透露。

    他喝了口水润润喉,看着康王等人,点了点头,说道:“那我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