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六章 即将变天【第三更】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宁这就奇了怪了,他来户部这么久,也没见过钱尚书和方哲几次,度支衙清账压力山大的时候,亦是没有见他们关心过,现在账目好不容易清算完毕了,他们一个叫完了另一个又叫,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他走到钱尚书的房门口,敲了敲门。

    户部尚书钱硕抬头看了看,说道:“唐主事请进。”

    唐宁走进房门,钱硕又道:“麻烦唐主事将门关上。”

    唐宁满心疑惑的关上房门,心中疑惑着钱尚书找他到底有什么事情,转头看到方哲坐在角落里,心中立刻了然。

    三元及第的禽兽果然信不过,这家伙肯定是一转头就把自己卖了。

    钱硕望着他,问道:“唐主事应该知道,本官找你来,所为何事吧?”

    “不知。”

    唐宁摇了摇头,斗韩明,斗唐家,斗端王,方家和钱尚书上阵就行了,他这小门小户的,根本损失不起。

    “”钱硕想要说的话又被堵了回去,喝了口茶,才说道:“听方侍郎说,唐主事发现了一种方法,可以查出账目是否作假,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唐宁道:“钱大人若是不信,只需找一些没有被做过手脚的账目,一试便知。”

    钱硕问道:“可本官又如何知道,哪些账目是真,哪些账目是假?”

    唐宁想了想,说道:“大人可以找一些信得过的账房。”

    钱硕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人言不可轻信,就算本官信得过,也不一定代表他们值得信任。”

    唐宁思忖片刻,说道:“大人若是还不信,可以查一查户房记录在册的,近十年京中每一月的人口出生数字,依然符合这个结果。”

    钱尚书想了想,说道:“即便是人口出生数字符合,又如何保证此法对账目数字也通用?”

    唐宁在心中暗啐一口,这他娘的哪里是户部尚书,这分明就是一条杠精,他面无表情的说道:“其实此法只是下官的玩笑之作,当不得真,钱尚书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下官先回去了。”

    “唐主事留步。”钱硕站起身,说道:“唐主事不要怪本官啰嗦,实再是此事兹事体大,不可马虎大意,须得小心对待。”

    他看着唐宁,说道:“明日,请唐主事和方侍郎随本官一起,进宫面圣。”

    这件事看来是躲不过了,唐宁生无可恋的点了点头,说道:“听从尚书大人决定。”

    他和方哲一同走出房间,迎面看到韩侍郎走过来。

    “唐主事,方侍郎。”韩明看了看他们,正要开口。

    唐宁仰头望着天空,说道:“今天天气不错。”

    “是不错,晴空”方哲应了一声,抬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说道:“看样子一会要下雨,唐主事出门别忘了带伞。”

    两人走下台阶,各自离去,韩明看了看他们,挥手道:“莫名其妙”

    自离开翰林院,转任户部主事之后,唐宁这还是第一次进宫。

    两人在偏殿中等了一会儿,便有宦官上前来报,陛下召见。

    唐宁和方哲走进大殿,还未参见,陈皇便面沉似水的看着他们,问道:“钱尚书所言,可是真的?”

    钱硕看向方哲,方哲看向唐宁。

    唐宁心中暗骂一句老狐狸,拱手道:“回陛下,臣此次奉命核算户部账簿,的确发现,某些账目存在问题,疑是有人在账目数字上动了手脚,而这些账目,分别来自博州、相州、卫州三地。”

    钱硕上前一步,说道:“陛下,此事非同小可,臣以为,还是验证过唐主事所提之法以后,再行商议。”

    “朕已经验证过了。”陈皇面色阴沉,说道:“内侍省少监贪墨白银千余两,前日已经招供,将贪墨之银补全之后,账目情形和方侍郎呈上来的折子相差无几,朕又命人查了内侍省前些年的账簿,发现变化也不大,此法虽然不能以常理度之,却是不争的事实。”

    钱硕目露喜色,说道:“陛下,若是此法可行,那以后朝廷核账,则会变的简之又简,必定会对贪腐官员形成极大的震慑,此乃廉政之法”

    陈皇点了点头,面色稍缓,目光望向唐宁,说道:“此次你有大功于朝廷,理应重赏,但朕此次命你六部行走,朝中已有异议,若是再赏,怕是会惹人非议,这样吧,朕便封你家中的两位夫人,一位六品敕命,一位七品敕命,你以为如何?”

    在陈国,皇帝会对朝中有重大功绩的臣子家人进行封赏,夫人从夫品级,一至五品称诰,六品以下称敕,对于官员来说,这是极大的殊荣。

    一般而言,诰命和敕命只会封赏家中大妇,很少一次封赏两位。

    虽说这次没有捞到什么实质性的好处,但为小意和小如争取一个敕命夫人,也是倍有面子的事情。

    唐宁心念一动,躬身道:“臣谢陛下恩典。”

    陈皇点了点头,看着魏间,说道:“命翰林院即刻拟旨。”

    钱硕又道:“陛下,既然朝廷要借此法查账,则此法万万不可外传。”

    唐宁拱手道:“陛下放心,此法臣只告诉了方侍郎一人。”

    钱硕道:“陛下,户部右侍郎韩明,应该如何处置?”

    陈皇转过身,说道:“侵吞税银一事,仅凭韩明一人,无法办到,博州,相州,卫州三州的税务,朕会命人暗中前去调查,此外,韩明负责的其他州府,也要一一彻查,在此之前,先不要走露风声。”

    唐宁还以为陈皇会以雷霆之势,一举拿下韩明,没想到他居然会如此安排。

    此举的意思是,这一次,只抓一个户部侍郎还不够,怕是朝中的部分官员,以及某些地方官员也要遭殃。

    他记得明初的一件特大贪腐案,也是户部侍郎如这般直接对国家税银伸手,最后的结果是六部侍郎以下的数百官员都被砍了脑袋,案件株连人数达到数万,看来无论哪个皇帝,都不能容忍此等贪腐之事。

    走出御书房,钱尚书缓缓的吐了口气,喃喃道:“这天,怕是要变了。”

    他目光望向唐宁,说道:“唐主事近些日子要多加小心。”

    唐宁本不想趟这趟浑水,没想到还是被这两只老狐狸拉了进来,万一有些人恼羞成怒,老乞丐不在身边,他心里还真不踏实。

    他望向钱尚书,说道:“钱大人,下人突觉身体不适”

    钱硕挥了挥手,说道:“放你一个月假,唐主事在家好好养身体,一个月养不好,再放你一个月。”

    这样一来就踏实多了,唐宁和他们两人一同向宫外走去的时候,行至某处,目光望向前方,面色忽然一变,说道:“钱大人,方大人,你们先走,我稍候再回去。”

    不等钱硕和方哲回答,他便闪到了某处殿墙之后。

    有好几天没见赵嘤嘤了,今天的她看起来心情不怎么好,还是躲着点她为好。

    他在殿墙后面躲了一会儿,估摸着她应该已经走过去了,这才走到墙角,探过头张望。

    一张熟悉的脸在他眼前迅速变大,赵蔓看着他,微笑问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唐宁脸上的表情凝固,干笑道:“公主殿下,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