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四章 户部假账

作品:《如意小郎君

    韩侍郎动了国家的赋税,有可能不止博州等三州,这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但唐宁想不到的是,方哲既然已经看出了这些,只需上奏朝廷,派遣御史查一查博州三州的账目,事情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就算是韩侍郎早已和几州串通好,但赋税是层层向上的,他们不可能安排的面面俱到,一层层查下去,总有查到的那一天。

    无论如何,他都没有必要和自己说这件事情。

    方哲将那账簿合上,随口道:“你在想,既然我已经知道了韩侍郎侵吞税款一事,为何不直接上报朝廷,而是要告诉你?”

    “”

    和方哲这个人交流其实很不舒服,他总是站在上帝视角,而这个位置,一般是唐宁自己站的。

    方哲没有等他回答,便再次开口道:“户部的流水账是查不出什么的,要想彻查此事,就必须遣人前往博州三州,这需要很长的时间,其中充满了变数,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

    唐宁看着他,问道:“可方侍郎还是没有解释,为什么你要将这件事情告诉我?”

    方哲道:“我需要一个不会打草惊蛇,不动声色的方法,查出户部的账目问题。”

    唐宁问道:“比如?”

    方哲道:“户部的账目是假的,有人在其中动了手脚。”

    户部的账目是流水账,只有数字,没有来龙去脉,度支部做的是计算工作,若是要查账,看看有没有官员克扣税款,行贪污之事,仅凭户部的账目是看不出来的,需要追本溯源,查到每一笔款项的来源,这是一项极为庞大的工作,费时费力,或许在朝廷还没有部署的情况下,对方就已经有了准备,杀人灭口,销毁证据

    除非不经过查账,仅从户部的账簿便能看出来有人动了手脚,而博州三州的赋税数字,说服力并没有那么强。

    幸亏方哲没有看出来,要不然,唐宁就要怀疑他是不也是从未来哪个时代穿越过来的了。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有些账目,确实是做的假账。”

    虽然他掌握着户部有人做假账的证据,但这件事情牵扯太广,大佬和大佬的博弈,在他成为大佬之前,还是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好。

    方哲看着他,颇有兴趣的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唐宁看着他,问道:“方大人觉得,在所有的账目数据中,首位是一的数字占总数据的几成?”

    “所有的数字,首位无非是从一到九,场照常理来说,首位是一的,应占一成有余。”方哲思忖片刻,看着他,说道:“事实怕是并不能按照常理吧?”

    唐宁道:“方大人若是信得过自家账房,可以用此法将方家账簿统计一番,取账目数据在千条以上,便知结果。”

    “无须如此。”方哲摇了摇头,说道:“京畿道天子脚下,每年征税都有御史随行,账目不会有什么问题,用京畿道的账簿一试便知。”

    方哲随手将手中的账簿翻开,此账簿每页二十条,他翻了几页之后,便将之合上,喃喃道:“取百条账目,首位为一的,竟占了三成有余,是常理推测的三倍之多,为何会如此?”

    本福特定律的深层原因唐宁也不清楚,他只知道,在一堆从实际生活得出的数据中,以一为首位数字的数的出现概率约为总数的三成,接近期望值九分之一的三倍,这也被称为第一数字定律。

    这一数字定律,在后世也经常被用在经济学领域,通过此定律,可以甄别数字造假,后世曾有不少上市公司的虚假财报,就是栽在这一定律上面。

    这条定律虽然看起来反直觉反人类,但它确实是真实存在的,是在大数据下被验证过的,科学有时候就是这么不讲道理,不讲直觉,便比如在陈国还有谁能想到,同一高度下扔下来的大石头和小石头,落地速度其实一样快

    “直觉有时候并不一定正确,那些做假账的人,就是因为太相信直觉,才会出现这样的漏洞。”唐宁看着他,说道:“方大人可以再多验证验证。”

    方哲点了点头,目中异色闪动,说道:“心细如此,能察常人之不能察,你果然是个妖孽。”

    唐宁在心中暗呸一口,方哲有什么脸说别人是妖孽,他自己只不过是仗着后世的经验和知识,方哲自己才是妖孽中的妖孽,禽兽中的禽兽。

    这种人要是阴起人来,对方怕是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方小月这么纯洁无瑕的小姑娘,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爹,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方哲要留在户部验算数字第一定律的正确与否,唐宁却是没有时间陪他继续待下去。

    下衙好一会儿了,要是再不回去,她们该等急了。

    户部还有一些官吏没有回去,远远的看着唐宁打开房门走出来,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刚才见方侍郎将唐主事召进去,他们刻意的在户部多留一会儿,就是想看看热闹,毕竟,他们两人的恩怨,户部人尽皆知,这一场热闹,众人已经等了好久了。

    可想象中的殴斗并没有发生,唐主事在房间里停留了片刻之后就走了出来,身上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伤痕,难道是方侍郎又被打了?

    直至方哲完好无损的走出值房,众人才逐渐散去,心中的疑惑却更深了,两人没有动手,那刚才在值房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件事情,暂时成为了户部众人心中的未解之谜。

    皇宫,早朝刚下,陈皇走回御书房的时候,看到一道身影站在门口。

    赵蔓看着他,泫然欲泣:“父皇”

    陈皇看着她,无奈道:“父皇答应你,不让你去草原和亲,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赵蔓摇头道:“我不信,除非父皇立下字据”

    “胡闹!”陈皇看了她一眼,说道:“越来越没规矩了,罚你在寝宫面壁三日,没有朕的允许,不许出来”

    说罢,便大袖一挥,走进御书房。

    赵蔓闻言,脸色一白,立刻道:“父皇”

    魏间拦住了想要追上去的赵蔓,对她使了一个眼色,小声道:“公主先回宫去吧,千万不要惹怒了陛下”

    赵蔓闷闷不乐的走回宫去,魏间这才缓步走到殿内,说道:“陛下,户部钱大人刚刚递上了折子,说是上季的账目已经核算出来了,请陛下过目。”

    “这么快?”陈皇诧异的说了一句,又道:“拿来给朕看看。”

    户部每次的账目核算,不到最后一天是不会出结果的,可这次人数少了一半,时间反而提前了几天,让他一时有些难以置信。

    “这么快就算出来了,果然没有让朕失望。”他翻了翻,说道:“税收没有多大变化,支出却是少了许多,他这次可替朕省了不少银子。”

    魏间走上前,又道:“陛下,这里还有一封折子,是方侍郎直接递上来的。”

    “方哲?”陈皇挑了挑眉,问道:“直接递上来的,没有走尚书省?”

    魏间躬身道:“回陛下,没有。”

    陈皇接过折子,疑惑的看了看,随后便诧异道:“这件事情听起来倒是稀奇,如果是真的,以后朝廷查账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他看着魏间,说道:“让人将内侍省的账簿拿几本过来,再从翰林院找几个人,让他们到这里来。”

    内侍省是负责宫廷事务的部门,包括皇室的财政,都是内侍省在打理,虽然不知陛下用意,魏间还是立刻照办。

    几名翰林在将账目整理归类的时候,陈皇放下那奏章,问道:“这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朕怎么都想不明白”

    魏间笑道:“老奴也想不明白,但既然是唐修撰提出,方侍郎验证过的,想来应是不会有假。”

    陈皇点了点头,说道:“他们二人都是百年不遇的妖孽,不会无的放矢。”

    半个时辰之后,魏间捧着一张纸走上前,说道:“陛下,几位翰林已经按照您说的,将那几本账目归类了。”

    陈皇正在批阅奏章,随口问道:“怎么,哪个数字最多?”

    魏间低头看了看,说道:“回陛下,是五。”

    陈皇手上的动作一顿,将手上的折子扔在桌上,重新拿起方哲的那封,目光投上去。

    奏折的最后,清清楚楚的写着一句。

    “凡伪造账目者,首位多以五、六为甚”

    陈皇一巴掌拍在桌上,怒道:“让内侍监给朕滚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