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九章 公主探班【第二更】

作品:《如意小郎君

    户部。

    度支衙近两日一直牵动着户部众人的视线,不仅仅是因为度支衙遇到了棘手的差事,还因为每天中午,他们啃着馒头,就着白菜,而就在一桌之隔的地方,度支衙官吏却是大鱼大肉,八菜一汤,这种差别,让人感觉到心酸。

    度支衙,一名书吏满脸轻松的走过来,看着唐宁说道:“大人,已经核算完小半箱了,只有一些无伤大雅的小问题,按照这个速度,我们两天就能核算完一遍,第二遍半天便能核算完,若是无误,比往年还能提前几天。”

    一天之前,他心中还充满了绝望,但自从度支衙的书吏们都学会了那种新的计数之法,核算的速度就大大提高,更何况唐主事教他们对账目分门别类之后,核算便更加的方便快捷,若无意外,此次定然能够赶在期限之前完成差事。

    唐宁随手拿过来一份账目数据,每一页都井井有条,这些计史学到倒是挺快,让他省了不少心。

    他翻了翻这些数据,来回翻了几页之后,像是发现了什么,看向那书吏,说道:“给我拿几张纸过来。”

    “是,大人。”那书吏应了一声,很快便为他拿来了一沓纸。

    度支衙书吏看着唐宁将那些账目数据都整齐的誊录在纸上,然后将每一条数据的首位数字用朱笔圈起来,又在另一张纸上打了奇怪的表格,挠了挠脑袋,一头雾水。

    小半个时辰之后,唐宁才放下笔,将一张纸拿起来,看着表格中中的数据,脸上露出古怪之色,喃喃道:“有意思”

    那书吏疑惑道:“大人说什么?”

    唐宁将那张纸放进抽屉,笑了笑,说道:“没什么,你去忙吧”

    户部某房。

    韩明拍了拍手上的尘土,将几本尘封的账簿递给方哲,问道:“方大人要往年的账簿做什么,这些都是核查过多次的,没什么用处了”

    方哲笑了笑,说道:“随便看看,麻烦韩大人了。”

    “不麻烦。”韩明打了盆水洗手,说道:“就是这上面积了些灰,方大人找块干布擦一擦吧,免得弄脏了衣服。”

    方哲点了点头,说道:“谢韩大人提醒。”

    韩明挥了挥手,坐回自己的位置。

    方哲平静的翻动着账簿,不多时,便将之合上,韩明抬起头看着他,诧异道:“方大人看完了?”

    “随便翻翻,都是些枯燥的数字,看着没意思。”方哲摇了摇头,说道:“还不如市面上的话本好看,韩大人有没有看过前两天新出那部?”

    “方大人说的是梁山伯与祝英台?”

    “原来梁大人也看过。”

    “我女儿很喜欢那唐凝凝,我也就跟着看了两眼,这位才女文风多变,当世罕见啊”

    御书房。

    陈皇罕见的没有批阅奏章,而是望着桌上一幅地图,若有所思。

    他的目光在地图扫视而过,最终停留在“楚”字上。

    他坐回椅子,喃喃问道:“魏间啊,你说这一山能容得下二虎吗?”

    不等魏间回答,他便又自言自语道:“虎性本凶,卧榻之侧,其容他人酣睡,可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或是两败俱伤”

    魏间想了想,说道:“老奴觉得,这一山未必不能容二虎,若是两只老虎一公一母,不仅能容得下,还能生虎儿子,这可就是一山能容三虎,甚至多虎了”

    陈皇怔了怔,随后便笑道:“你这老东西,什么时候学会逗乐子了?”

    “父皇,父皇”

    一道清脆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人未到,声先至。

    赵蔓从外面跑进来,陈皇看着她,问道:“又有什么事情要求父皇了?”

    赵蔓站在原地,委屈道:“人家只是想来看看父皇”

    陈皇挥了挥手,说道:“行了行了,说吧,有什么事情?”

    赵蔓捏着衣角,说道:“我想出宫玩。”

    陈皇点了点头,说道:“去吧,记得多带几个侍卫。”

    “啊?”赵蔓怔了怔,大惊道:“父皇同意了?”

    未出阁的公主是不能离京的,其实连她自己都觉得刚才的要求有些过分,父皇肯定不同意,然后她就嘤嘤嘤几声,回宫打麻将,没想到父皇这么容易就答应她了

    这还是她的亲父皇吗?

    “去吧去吧。”陈皇看着她,说道:“朕知道你在宫里待的闷,出去透透气也好,魏间,你安排两名供奉跟着公主。”

    赵蔓眼睛睁大,又弯成月牙儿,高兴道:“我就知道父皇对我最好了!”

    看着她蹬蹬蹬的跑出去,陈皇的目光再次望向桌上的地图,目光在陈楚两国的疆域之间来回扫视。

    宫门口,一名女官看着赵蔓,问道:“公主,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去户部。”赵蔓得意洋洋的说道:“父皇说那个家伙遇到了点麻烦,我们去看看热闹。”

    户部衙门。

    “参见公主殿下!”门口的衙役恭敬的对赵蔓行了一礼,说道:“小人这就前去禀告尚书大人。”

    “不用了。”赵蔓摆了摆手,说道:“我进去随便看看。”

    看着她走进去,门口一名衙役飞快的向后衙跑去。

    户房,唐璟从衙内走出来,看到院内的一道身影,怔了怔之后,略有惊喜的问道:“公主是来找我的吗?”

    “咦,唐璟哥哥你也在啊。”赵蔓看着他,问道:“我是来找唐宁的,你知不知道他在哪里?”

    唐璟怔在原地,“唐,唐宁?”

    “对啊,唐璟哥哥你不知道他在哪里吗,那我再去找一个人问问。”赵蔓走到院内一名衙役的身旁,问道:“你知道唐宁在哪里吗?”

    唐主事之名,户部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衙役立刻指了指度支衙,说道:“唐主事的值房在那里面。”

    “唐璟哥哥再见!”赵蔓对唐璟挥了挥手,蹦蹦跳跳的进了度支衙。

    唐璟站在原地,双拳紧握,面色铁青。

    唐宁坐在自己的值房之内,陈郎中走了,王员外郎也跟去了,这值房现在就只属于他一个人。

    相邻值房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的响,一开始的时候觉得有些聒噪,听久了觉得居然还挺好听的。

    不仅好听,还助眠。

    他趴在桌上,迷迷糊糊的,只觉得睡得不太舒服,要是有张床就更好了。

    啪!

    一道清脆的声音陡然传到他的耳中,唐宁一个激灵,顿时睡意全无。

    赵蔓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看着他,得意道:“好啊,你居然敢偷懒,我回去就告诉父皇!”

    唐宁睡得迷迷糊糊的,被她这一巴掌吓得一颗心砰砰直跳,揉了揉眼睛,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替父皇看看,这户部的官员有没有偷懒。”赵蔓双手环胸,看着他,说道:“没想到一进来就抓住一个,我要告诉父皇!”

    不等唐宁回答,她又道:“不过,你要是带我出去玩,我就可以考虑考虑,不告诉父皇这件事情。”

    小丫头片子威胁谁啊,唐宁不为所动,说道:“公主别闹,我这里忙着呢。”

    赵蔓有些急了,说道:“谁和你闹了,你不带我玩,我就告诉父皇!”

    虽然她从小长在京师,但深居宫中,对京城并不熟悉,跑出宫来也不知去哪里逛,只会来抓一个壮丁陪她。

    没有一个人比最会玩的唐宁更适合这项差事了。

    户部尚书钱硕得到通报,快步从门外走进来,拱手道:“户部尚书钱硕,参见公主。”

    “你是户部尚书啊”赵蔓看着他,眼珠转了转,说道:“本公主呢,这次是替父皇巡视六部,没想到刚刚进来,就看到他在偷懒,现在本公主要罚他陪我巡视其他部,你有意见吗?”

    钱硕看了看唐宁,对他使了一个眼色。

    唐宁站起身,拱手道:“大人,度支衙今日公务繁忙”

    钱硕道:“度支衙还有这些计史书吏在,既然公主殿下开口了,你就和公主去吧。”

    唐宁为难道:“大人,这不好吧?”

    钱硕挥了挥手:“有什么不好的,这假本官帮你批了。”

    皇帝让他来户部是学习的,不是让他做礼仪小姐的,可遇到这么一个欺软怕硬的上官,唐宁又有什么办法

    他目光无神的看着赵蔓,说道:“公主殿下,走吧。”

    赵蔓伸手扯了扯他的脸,说道:“醒醒,看看你这没睡醒的样子,走在路上小心被马车撞”

    砰!

    门外,唐璟看着这一幕,一拳狠狠的砸在门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