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六章 艰难任务

作品:《如意小郎君

    苏媚这句话说的也对,如果她也和小桃一样,随身带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早就和她分床而睡了。

    苏媚瞥了他一眼,问道:“那两个侍女先留在我这里调教一些时日,过些日子,再让她们留在娘的身边,你有意见吗?”

    “没有。”唐宁很干脆的摇了摇头,一个人住在后院,时间久了难免会无聊,有两个人陪着说说话也好。

    只不过,“娘”这个字,从苏媚的嘴里说出来,他到现在还不习惯。

    苏媚将发钗拿下来,披散着头发,问道:“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唐宁怔了怔,摇头道:“没有了。”

    苏媚给了他一个白眼:“没有了还愣着干什么,上床!”

    每年的四月,七月,十月,以及腊月,是户部最为繁忙的时候。

    无论是军饷俸禄,还是官员赏赐,或是天灾拨银,走的都是户部的账目,若是全都积攒到年底清算,则费时费力,因此,户部的账目都是每季一小算,年底时只需汇总即可。

    此时正是十月初,负责账目清算的度支衙还没有等来上一季的账目,显得有些清闲。

    “你们昨天有没有看到,太厉害了!”

    “是啊,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比唐主事更快的人。”

    “不愧是三元及第,这算起账来,居然连算盘都不用”

    “何止是不用算盘,郑主事明显是刻意刁难,可他连想都不想,立刻就能报出答案,据说郑主事昨日便让人核验过了,那账簿没有一点儿问题”

    无事可做的度支衙小吏,在各自的值房之中,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小声谈论着。

    昨日在度支衙内的那一幕,有不少人亲眼见到。

    那位唐主事计算的速度之快,结果之准,惊掉了无数人的下巴。

    衙内的众官吏一致认为,唐主事乃是户部有史以来最快的男人,快出了新境界,快出了新高度,快的不可思议。

    唐宁第二次来户部,便明显的发现,户部和翰林院的风气,果然不太一样。

    以前在翰林院的时候,他压着点卯的时间进衙,还会有人比他更晚。

    今日他提前一刻钟来了户部,发现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

    “唐主事早!”

    “见过唐主事。”

    走进度支衙,衙内的官吏纷纷对他行礼。

    在这度支衙门,除了陈郎中之外,就是他最大了,陈郎中还没到,唐宁坐回自己的位置,将桌上的算盘拿过来,随手拨弄着。

    昨天唐妖精手把手的教给了他拨算盘的指法,他回家之后,又找了几本书看了看,已经学的七七了。

    这东西只要掌握了口诀,其实并不难,差的只是熟练程度。

    陈郎中赶在点卯之前,终于进了值房,对唐宁拱了拱手,“唐大人早。”

    唐宁拱手回礼:“陈大人早。”

    互相问好之后,唐宁便继续练习算盘,户部的木头算盘远没有唐妖精的白玉算盘手感好,更没有唐妖精的手感好。

    随便找了一簿账本练习了一会儿,发现他在计算上已经不会出错,只是速度还提不起来,唐宁便将之放下,算账这种事情,有唐妖精在,他也不用亲自动手,没必要练的像她一样熟练。

    放下算盘没多久,便有一道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

    郑主事走到唐宁身边,抱了抱拳,歉意道:“唐主事,真是对不住,昨天不知道是你,多有得罪,还望唐大人海涵”

    唐宁挥了挥手,并不在意,说道:“无妨,郑主事也是公事公办,没什么得罪的。”

    郑主事抱拳道:“唐主事心胸开阔,惭愧惭愧”

    他对唐宁表示歉意之后,才走到陈郎中身旁,说道:“陈大人,有件事情,怕是需要你亲自出去一趟。”

    陈郎中诧异的看着他,问道:“哦,何事?”

    郑主事道:“今年户部已经接到了数封弹劾奏章,商州数位地方官员弹劾商州刺史私吞税款,上面刚刚下了折子,命户部协同监察御史前往商州核查,清查商州近几年来的账目,即日启程,这是你们度支部的差事,韩侍郎命我过来通知你一声,让你在今日之内,召集十名计史,明日随同监察御史前往商州。”

    “前往商州?”陈郎中怔了怔,问道:“商州虽然距离京师不远,但这一来一回,清查账目,至少也要半月的功夫,我若是带走了十名计史,户部上一季的账目,在初九之前肯定算不完,到时候,如何向朝廷交代?”

    郑主事摇了摇头,为难道:“你这边的难处,侍郎大人也懂,但商州的事情同样紧急,总不能让监察御史一个人前去,这样一来,同样无法和朝廷交代。”

    陈郎中脸上露出纠结之色,“这”

    唐宁无聊的翻动着桌上的账目,陈郎中匆匆走过来,说道:“唐主事,有件事情,怕是要麻烦你了。”

    唐宁抬起头,看着他,说道:“陈大人有话直说。”

    “商州的税收出了些问题,上面命我带人前去核查,此次前往商州,至少也要半月才能回来,这段时间,度支衙的一切,就交给唐主事了。”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陈郎中放心的去吧。”

    陈郎中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说道:“我知道这几日要核算上季账目,衙中计史稀缺,但此次前往商州,最少也需要八名计史,接下来的日子,唐主事在衙中,可是要多多辛苦了。”

    唐宁看着他,笑道:“分内之事,陈大人客气。”

    户部某衙,郑主事恭敬的站立一旁,看着唐璟说道:“公子,度支衙此次走了十名计史,计史只剩一半,是断然不可能在初九之前算完账目的。”

    同为户部主事,他在唐璟面前,却处处都陪着小心。

    郑主事见他不说话,忙道:“若是公子觉得不稳妥,要不要我再想些办法”

    “不用。”唐璟挥了挥手,说道:“陈郎中此次前往商州,是朝廷的命令,与我们无关,不要再画蛇添足了。”

    郑主事立刻躬身,恭敬道:“还是公子考虑的周全”

    陈郎中说走就走,下午的时候,就早早的离衙了。

    唐宁在值房内等着下衙,忽有一名书吏跑进来,说道:“唐主事,上季的账目送到了。”

    唐宁走出值房,走到院子里,看到院中放着四个大箱子。

    那名书吏看着他,一脸苦色,说道:“大人,往日衙中计史都在的时候,才能堪堪赶在初九之前算完,这次陈大人带走了一半计史,根本不可能在期限前完成”

    唐宁看着他,问道:“不能从外面请几个账房帮忙吗?”

    那书吏摇了摇头,说道:“回大人,户部账簿,事关重大,自然不能让外人随意翻看,若是出了岔子,谁都担待不起,除了我们度支房的计史,便是连其他三房的人都不能借用。”

    唐宁摸了摸下巴:“这样啊”

    那书吏看着他,问道:“大人,我们该怎么办?”

    唐宁想了想,说道:“先把这些箱子抬进去吧。”

    那书吏立刻道:“然后呢?”

    唐宁看着他,奇怪的说道:“然后回家吃饭啊,马上就放衙了,你们不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