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三章 入职户部

作品:《如意小郎君

    康王想要在这里安插卧底的心思唐宁能够理解,但是他可不喜欢在自己的家里做任何事情都被人盯着,送礼就好好送礼,歪心思动不得。

    一行人向主楼走去的时候,他见萝卜白菜两名侍女抬起头,数次想要说话,却始终没有开口,问道:“你们两个有什么要说的吗?”

    一名女子鼓起勇气,说道:“大人,我,我们能不能不叫萝卜白菜”

    其实唐宁也在琢磨,琴棋书画就算是不对诗酒花茶,对个梅兰竹菊也工整,琴棋书画,萝卜白菜,这画风好像不对,别人要是问起来,倒显得他没文化。

    他想了想,问道:“那你们想叫什么?”

    两名侍女脸上露出欣喜之色,立刻开口。

    “奴婢以前叫清清。”

    “奴婢以前叫凝凝。”

    “”

    唐宁想了想,看着她们问道:“你们真的不再考虑一下萝卜白菜了吗?”

    看着两双无辜的大眼睛眨呀眨,唐宁仔细想了想,挥手道:“算了,萝卜白菜西蓝花还是留到日后才说”

    “琴棋书画,诗酒花茶。”唐宁看着她们,说道:“诗酒就是你们两个了。”

    琴棋书画,诗酒花茶,此乃人生八雅,凑不齐的话总是感觉不舒服,虽然八人中出了花茶两个内奸,但把她们交给苏媚调教调教,日后还是能改邪归正,弃暗投明的。

    走的时候有八个人,回来的时候只有六个,未免她们误会他将那两名侍女怎么了,自然要和小意他们好好解释。

    吃完饭,回到府中的时候,钟意看了看几人,说道:“相公应当把那两人也留下来,平日里防着她们一些便是了,这样一来,康王也没有什么话说。”

    唐宁并不在乎康王有什么话说,他可不想连晚上在小如和小意谁的房间睡这种事情都让外人知道,也没有在自己家里留卧底的习惯。

    把人交给苏媚他是放心的,那小狐狸手段多着呢,没两天就能让她们乖乖听话。

    “小琴,小棋,书儿,你们三个以后就跟在大夫人身边。”唐宁看了看她们,说道:“画儿,诗诗,酒儿,你们三个,以后跟着二夫人。”

    “是。”众女纷纷点头。

    他刚刚回到房间,小如便走到他身边,说道:“小宁哥,我身边不习惯有人伺候着”

    唐宁握着她的手,将她揽入怀中,说道:“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家里不缺丫鬟,你平日里就让她们陪着说说话,解解闷,手上的事情,也可以分给她们去做,除此之外,我对她们,还有一些别的安排。”

    苏如想了想,点头道:“那我听小宁哥的。”

    小意虽然是大妇,但其实她并不喜欢管事,实际上是小如在管家,她平日里需要处理的事情多一些,身边也该有几个助手。

    唐宁在房间里陪她说了会话,走到院子里,看到老乞丐在墙角捣鼓一些东西。

    唐宁走过去,好奇道:“前辈,你在干什么?”

    老乞丐将一个罐子搬出来,说道:“你不是想学蛊术吗,想学蛊术,便先要学会养蛊,这些小玩意儿,就先给你练练手。”

    唐宁看了看罐子里,只见罐子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各种毒虫,蝎子,蜈蚣,蜘蛛

    只是看上一眼,他便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这东西他自己咬咬牙,还是能够接受的,但要是让小如和小意知道他整天和这些东西在一起,以后他怕是就得一个人睡书房了。

    这可比学蛊术要重要的多。

    唐宁想了想,问道:“那个,前辈,你不是说,除了蛊术之外,还要学毒术吗,要不我们先学毒术?”

    老乞丐点了点头,说道:“这话倒是没错,蛊术高手都是用毒高手,江湖险恶,就算不去害别人,也要防着被人害,你倒是提醒了老夫,要尽快把这些教给我的宝贝徒儿。”

    唐宁看了看亭中的几道身影,说道:“还有件事,需要麻烦麻烦前辈。”

    他让琴棋书画她们留在小如和小意身边,也不全是为她们解闷,如果她们都能会点武功,三人再学会一套合击之术,足以应付大多数意外了。

    老乞丐看了看他,不满道:“又麻烦,老夫每天很忙的”

    “这个月的新酒已经到了,味道更加醇香”

    “不怕告诉你,老夫这辈子,最不怕的就是麻烦,有什么事情,说吧。”

    康王府,康王在殿内踱着步子,问道:“你说唐府里面,再也没有消息传回来了?”

    一名下人说道:“这几天都没有她们的消息。”

    康王坐下来,说道:“都好几天了,本王就不信,她们一点儿机会都找不到?”

    那下人道:“殿下,会不会是,她们已经被发现了?”

    见康王的眉头皱起,他身旁一名中年人上前说道:“殿下,属下当初便觉得此事不妥,唐大人是不可能倒向端王的,除了您,他别无选择,您应该给他充分的信任,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您对他生疑,他心中必然会有芥蒂”

    康王想了想,说道:“虽说他不会倒向赵铭,但也未必”

    “殿下难道担心他倒向怀王?”中年男子看着他,问道:“还是殿下担心润王?”

    “本王也不是怀疑他,只是以防万一”康王挥了挥手,说道:“算了,只要他忠于本王,本王也不会亏待他。”

    他目光望向殿外,说道:“唐璟也在户部,希望他这次入职户部,又能生出什么事情来,再折腾折腾唐家,唐淮兄弟几人,实在是太过碍眼,要不是有他们唐家,赵铭拿什么和我斗?”

    中年男子叹了口气,说道:“唐家在六部中虽然根基深厚,但殿下不要忘了,这次唐大人行走六部,是陛下特许的,别人安敢生出什么事端?”

    休假半个月,唐宁都忘记了坐班是什么感觉。

    他这半个月的日子,可谓是惬意到了极点。

    琴棋书画几人,当真是多才多艺,能歌善舞,想听曲子了,她们能弹琴吹箫,想看表演了,她们又能跳各种舞蹈,唐宁以前都不知道,京中那些权贵家族的日常生活居然是这样的。

    过于安逸的生活容易使人丧失斗志,那种露肚皮扭屁股的舞蹈他打算下次再看,毕竟今天就是去户部报道的日子,再推迟,皇帝怕是要有意见了。

    户部。

    户部衙门的诸位官员,从几天前,就开始关注着一件事情。

    天子特命新科状元,翰林修撰唐宁将六部熟悉一遍,这第一个来的,就是他们户部。

    他们对于这位唐修撰的关注,不止是因为他逆天的科举之路,还因为他的战绩。

    唐璟唐主事,曾经被他殴打至昏迷,方哲方侍郎,也被他痛揍过,不知道他来户部之后,会不会和他们碰撞出什么火花出来。

    而户部郎中以上的官员,也是人人自危,毕竟这位唐大人可是有丰富的殴打上官经验,他们可不想步唐主事和方侍郎的后尘。

    户部,最里面的衙房。

    一名官员走进来,说道:“尚书大人,唐修撰到了,如今各部职位都没有空缺,应该如何安排他?”

    户部尚书钱硕捋了捋下巴的短须,笑道:“既然陛下的本意是磨炼他,便让他去度支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