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章 送上门来

作品:《如意小郎君

    喝茶,写稿,等放衙。

    这是唐宁如今在翰林院的日常。倒也不是他偷懒,其实翰林学士给他安排的任务也并不轻松,各种书籍都是整箱整箱的往他房间里搬。

    他往往会用几天的时间,将那些书中的内容都记住,周学士起初还检查了几次,后来就再也没有过来了。

    当然,为了不被别人当成是怪物,是变态,他并没有看完一箱就去搬来新的一箱,往往会隔上数天,这样一来,他就有了很多的闲暇时间。

    说闲暇也不是真的闲暇,因为每天都要和闲着没事干的嘤嘤公主斗智斗勇,想到他还要在翰林院至少待两年才能脱离苦海,唐宁就感觉前方一片黑暗。

    赵蔓从小在宫里娇生惯养的,刁纵任性,还不如小小和小月懂事,上次居然问他愿不愿意来宫里当宦官

    唐宁心心念念着她赶快开府搬出宫去,却等来了另一个消息。

    他看着周学士,惊诧道:“户部?”

    “不只是户部。”周学士看着他,笑道:“依照陛下的意思,是要唐修撰用两年的时间,在六部中各走一遭,熟悉各部事务,户部只是个开始,三个月后,唐修撰就要前往六部中的另一部。”

    这不是折腾人吗,他才来这翰林院多久,刚刚适应这里的生活,屁股底下的位置还没有坐热,又让他去户部,开什么玩笑,这朝廷中,还有比翰林院更加清闲的工作吗?

    唐宁看着他问道:“那这翰林院修撰”

    周学士笑道:“陛下的意思是,这翰林院修撰的位置,你还得兼着,去六部,也只是观摩学习,为以后的仕途做铺垫。”

    唐宁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这整个朝堂都是皇帝的,皇帝说去哪他就得去哪,离开了翰林院,不被嘤嘤公主缠着,也不是一件坏事。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我现在就收拾东西。”

    周学士道:“陛下说的是从下个月开始。”

    “这样啊”唐宁摸了摸下巴,现在才月中,意味着他还要在这里待半个月,半个月的时间不短,可不好熬啊。

    周学士看着他,想了想,问道:“要不要本官再批唐修撰半个月的病假?”

    唐宁怔了怔,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说道:“我也觉得这两天身体有些不舒服,正好在家休养一些时日,养好身体,再去户部。”

    难怪翰林学士是周学士不是其他人,单就说这份体贴,其他人拍马难及

    赵蔓从外面走进来,得意道:“瞎说吧你,父皇说了,我们不会和草原和亲,也不会和楚国联姻”

    和亲还是联姻,唐宁并不在乎,反正也不是他去,马上就要离开翰林院了,还真有些舍不得他这一间独立的大办公室,到了户部,可就不一定有这么好的待遇了。

    对了,户部好像是方哲的地盘,这次去了,岂不是正好落在他手里?

    要不要和陈皇商量商量,先去别的什么部,但仔细想想,六部他迟早都要全走一遭,早晚都躲不过去,还不如早点给个痛快。

    赵蔓看着他,问道:“你收拾东西干什么?”

    唐宁一边整理稿件,一边说道:“回殿下,从明天开始,我就不在翰林院了。”

    “啊?”赵蔓大吃一惊,问道:“父皇要贬你的官?”

    唐宁摇了摇头,解释道:“不是贬官,是从翰林院调往户部。”

    赵蔓急忙问道:“那你以后不来宫里了?”

    唐宁点了点头,户部衙门又不在宫里,他当然不用再进宫了,算起来,户部衙门距离家里更近,他每天早上还可以多睡一刻钟。

    赵蔓看着他,不满道:“你还没教我怎么玩麻将呢!”

    哗啦!

    唐宁将一副麻将从柜子里取出来,倒在桌上,其实他今天来的时候就带了麻将,原本想着无聊的时候陪她玩玩,没想到今天以后,他便不用再来翰林院了。

    翰林院的诸位官员已经得知了唐修撰即将调往户部的事情,心中无不惊叹。

    刚来一个多月便被外调,翰林院可从未出过这样的先例。

    更何况,他不是普通的外调,从户部开始,将六部完整的走一圈,便是用脚指头想,也能想清楚这到底代表着什么。

    他们心中震惊之余,剩下的,便只有满满的羡慕了。

    不仅羡慕他的圣眷,还羡慕当所有人都在忙于手头事务的时候,他和平阳公主在值房之中不知道干什么,公主不时尖叫就不说了,还时而传来啪啪啪的清脆响声

    离开翰林院之前,唐宁将那一副麻将送给了赵蔓。

    这一副是二人的,她以后无聊了,随便在宫里抓一个人都可以陪她解闷,临走之前帮她找了一个消磨时间的好方法,也不枉相识一场。

    走出宫门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声音。

    萧珏快步上前两步,看着他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唐宁向赵蔓借了块布,将要收拾的东西整理成包袱背在背上,见萧珏盯着他的包袱看,解释道:“陛下让我下个月去户部,我收拾收拾东西。”

    萧珏震惊道:“这么快?”

    唐宁道:“只是暂时任职三个月,三个月之后,还要去新的地方。”

    萧珏诧异道:“什么意思?”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陛下只是让我把六部都走一遍。”

    萧珏怔了怔,然后目光便直勾勾的看着他,问道:“我怎么就看不出来,你到底哪里好,陛下居然如此看重你,你知不知道,你两年走完的路,别人要走十几年,几十年?”

    这话说的唐宁就不喜欢听了,什么叫看不出来他哪里好,他比某些人好的地方,再也明显不过了。

    萧珏摆了摆手,说道:“我还要去巡逻,改天找你喝酒。”

    唐宁继续向宫外走去,从方哲和他身上都能看出来,陈皇对于三元及第很重视,不过,萧珏这些人,对此根本没有什么羡慕的,他乃是羽林都尉,天子近卫之一,这个位置,只有最受天子信任的人才能胜任,一般都是由京中对皇室最为忠心耿耿的勋贵子弟担任,寻常人无法代替。

    刚刚任职翰林院不到两个月的新科进士被调任户部,绝对算是一件稀罕事,仅一天的时间,就在朝中引起了不小的讨论。

    三元及第的待遇就是和别人不同,方哲如此,唐宁亦是如此,陛下对他们的偏爱,满殿朝臣有目共睹,却也说不出什么反对意见。

    这种人自科举制度创立以来,也没有出现过几个,出现一个,便已是朝堂上的香饽饽,更何况在同一朝出现两位,对于想要做出一番事业的陛下来说,对他们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方哲蹉跎十四年,一出山便是户部侍郎,唐宁新晋进士,特许行走六部,这种殊荣,简直闻所未闻。

    唐家。

    唐昭一脸不信的看着对面一人,问道:“大哥,这消息是真的?”

    唐璟点了点头,说道:“翰林院传出来的消息,不会有假。”

    “调的好啊,他当初将方哲得罪的那么深,到了户部,方哲会给他好果子吃?”唐昭脸上露出幸灾乐祸之色,“这六部之中,哪一部没有我们的人,这一次,可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