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九章 乌鸦嘴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宁有些为难。

    他下本书的题材已经定好了,实在是加不进去一个嘤嘤公主,而且从古到今,也没有像她这样的,凭一张嘴就想要演女主角,怎么都得送点礼,潜个规则什么的。

    当然了,唐宁可不是那些道德低下的无良导演和无良作者,不会潜规则女演员或者女粉丝,更重要的是他也不敢潜。

    “怎么了?”赵蔓见他为难的样子,问道:“你不愿意?”

    “不是不愿意。”唐宁摇了摇头,说道:“而是下本书的题材已经确定,加不进去公主了。”

    赵蔓也不逼他,问道:“那就下下本书吧,下下本总行了吧?”

    “可以。”唐宁点了点头,说道:“那写什么呢,有了,古有昭君出塞、文成公主入藏,要不然,就写个嘤嘤公主和亲草原吧!”

    “我不要!”赵蔓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说道:“我才不要和亲呢!”

    唐宁看着她,安慰说道:“公主放心,我们陈国没有公主和亲的先例,不会让你嫁去草原的。”

    赵蔓这才放下了心,说道:“在书里也不要。”

    “好,那就不写和亲草原了。”唐宁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我们和楚国可是有联姻的先例,互嫁公主也是常事,要不然,就写一个嘤嘤公主远嫁楚国,为了两国的邦交,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被后人所铭记和称赞”

    赵蔓连忙摇头:“我也不想嫁到楚国!”

    唐宁无奈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其实陈楚两国,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联姻过了,这一次陈楚联盟共抗草原,肯定会想办法稳固邦交,嫁个公主还是很有可能的嘛”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赵蔓双手叉腰,怒视着他,说道:“居然敢咒本公主,要是被你这个乌鸦嘴说中了,你就给我等着吧!”

    唐宁的这一番分析,成功让嘤嘤公主不想和他说话了,在他值房里呸了几声,气呼呼的跑了出去。

    他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这也不是胡说八道,陈楚两国虽然结盟了,但是暗地里肯定还是互相防着,这个时候,当然需要一点外交手段来加强两国的联系,和个亲连个姻,完全是有可能的

    长宁宫。

    “这个坏家伙,居然敢咒我!”

    “要联姻他去联姻,我才不会去呢!”

    “坏人,臭家伙,再也不想和他说话了!”

    赵蔓趴在床上滚来滚去,粉面含煞,滚了一会儿,又猛地坐起来,脸上浮现出一丝担忧,喃喃道:“不行,万一父皇也这么想怎么办,我要去找父皇!”

    御书房,陈皇看着下方的翰林学士,问道:“这一届的新晋翰林,表现如何?”

    周学士笑着说道:“回陛下,这一届的新晋翰林,都十分勤勉,没有疲懒懈怠者,其中又以唐修撰为最,他博闻强记,天赋惊人,已经熟练了翰林院中各项流程,臣以为,唐修撰再留在翰林院,则是有些蹉跎,应该在朝中各部得到更好的锻炼”

    翰林院的作用在于培养人才,让新科进士尽快熟悉朝中的规程,两三年后,就可进入朝中各部任实职,若是对此已经熟悉,则是没有再留在翰林院的必要了。

    “你说的有道理,唐宁之聪慧,还要胜过当初的方哲,当世罕见,不过他年纪尚轻,身上棱角未平,现在让他直接入朝,未必是一件好事。”陈皇想了想,说道:“从下个月起,便让他先进六部熟悉熟悉,每部学习三个月,翰林修撰之职,也先兼着吧。”

    周学士闻言,心中一阵发颤。

    进入翰林院的新晋进士,往往在翰林院中待够两三年,如无意外,都会进入六部或者朝中其他实权部门。

    便如同唐璟一般,从翰林侍读直接调任户部主事,这大概是新进士所能获得的最高待遇。

    而听陛下的意思,是让唐修撰将六部全都走一遍,稍微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在培养相才

    他早就知道陛下对唐宁寄予厚望,却也没有预料到,陛下居然将他当做宰相培养。

    还好在翰林院中,他并未与他交恶,反而处处方便,说不得十年之后,他还要仰仗对方的鼻息。

    他内心忐忑的退出御书房时,身后有一道身影小跑过来。

    他立刻躬身行礼:“见过公主殿下!”

    赵蔓没有看他,径直跑了进去。

    周学士松了口气,唐修撰离开翰林院也好,公主殿下天天去他的值房,他这个翰林学士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内心每天都在煎熬,他一走,平阳公主也便放过翰林院了。

    御书房内,陈皇本来已经拿起了一封奏章,看着赵蔓问道:“怎么了,蔓儿又有什么事情吗?”

    赵蔓眼珠转了转,看着他说道:“父皇,我听说我们和楚国联盟之后,草原上的敌人已经被牵制住了,是不是真的啊?”

    陈皇看着她,笑问道:“蔓儿什么时候也关心国事了?”

    “人家一直有关心国事的”赵蔓跑过来,笑嘻嘻的说道:“这样一来,我们就不用和草原和亲了吧?”

    “和亲?”陈皇诧异的看着她,说道:“我们怎么会和草原和亲,肃慎人暴戾好战,可不是嫁一位公主就能换取和平的。”

    赵蔓眨了眨眼睛,问道:“那也不用和楚国联姻了?”

    陈皇更加诧异:“我们为什么要和楚国联姻?”

    “我就知道!”赵蔓高兴的跳起来,说道:“父皇这么好,那家伙居然敢吓我,我去找他算账!”

    陈皇看着她一阵风似的跑出去的背影,有些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重新拿起刚才的奏章。

    他翻开奏章时,手上的动作忽然一顿。

    “联姻?”

    他喃喃一句,忽然陷入了沉默。

    与草原和亲是不可能的,但是和楚国联姻,却是陈楚两国的惯例,陈国已故的太皇太后,便是当年的楚国长公主。

    陈楚两国互为友邦,已有很久的历史,这期间曾经不止一次的联姻,以稳固邦交,这种方式,对于两国的确有用,至少可以保证两国在十数年内没有纷争,友好互通。

    如今楚国日渐强大,两国友好关系远不如旧,这个时候联姻,无疑能够极大程度的缓和两国关系,再加上两国还有结盟一事,关系会更加稳固。

    他原本没有想到这方面,经赵蔓提醒之后,才终于意识到,困扰他多日的问题,其实是有解决之法的。

    他看着魏间,问道:“楚国还有几位待嫁的公主?”

    陈国若是主动迎娶楚国公主,无疑是对楚国释放出的最大的善意,只是,到底由哪位皇子迎娶,还有待商榷,端王和康王都无正妃,楚国公主也只能嫁予他们二人,但问题是,让谁迎娶楚国公主,又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

    这不仅仅是简单的联姻,还直接关乎陈国的东宫之位,楚国公主嫁给谁,便等同于向全天下宣告,东宫之位已定,可这,与他如今的计划并不相符。

    魏间想了想,说道:“回陛下,楚皇除张皇后之外,并无其他妃子,张皇后只育有一子,便是楚国的东宫太子”

    陈皇怔了怔,若是如此,此事便行不通了,楚国没有公主,总不能让他们的太子嫁过来

    他摇了摇头,重新拿起奏章的时候,手上的动作再次一顿。

    他抬起头,望向殿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