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八章 澜澜

作品:《如意小郎君

    “和亲?”

    华服男子皱起眉头,说道:“自古以来,和亲都是强国安抚弱邦的手段,我楚国如今并不比陈国弱,为何要自降身份,让太子迎娶陈国公主?”

    “也并不算是和亲。”楚皇轻咳几声,说道:“陈楚两国交好多年,以往互嫁公主之事也不少,此番迎娶陈国公主,旨在再次增进两邦友谊,打消陈皇的猜忌,共抗外敌,也非自降身份。”

    华服男子叹了口气,说道:“皇兄知道,国家大事,不是一桩婚姻就能决定大局的。”

    楚皇沉吟片刻,说道:“朕的时间不多了,太子的能力与秉性,你我都很清楚,有了这一桩婚事,多少可以保证,陈楚两国短时间内,不会起什么大的冲突。”

    华服男子思忖片刻,点头道:“皇兄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安排的。”

    楚皇躺在榻上,闭上眼睛,缓缓道:“朕如今心有余而力不足,你帮朕多看着点太子,多看着点这天下”

    东宫之内。

    一名青年只穿着内衬,赤着脚,眼睛上蒙着一条白布,在殿内东奔西跑。

    “你们别跑啊,谁让本宫抓到,本宫重重有赏!”

    几名女子身披轻纱,在殿内匆忙躲避,欢笑声惊呼声传出很远。

    “好,你们不听本宫的话,要是让本宫抓住了,本宫会好好的惩罚你们的”青年笑着说了几句,猛地抱住了一道人影。

    殿内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嘿,让本宫抓到了吧!”青年一只手搂着那人影,一只手解开蒙在眼睛上的白布。

    很快的,他脸上的笑容就凝固在脸上,表情变的惊恐。

    他猛地放开那身影,脸上浮现出一丝惧意,颤声道:“皇,皇叔!”

    殿内的宦官宫女,以及那些薄衫女子,也都跪伏在地,胆颤心惊,高声道:“见过信王!”

    华服男子面色平静,说道:“都出去。”

    殿内众人急忙起身,飞快的退了出去。

    “太子殿下,您留下。”那青年也要走出大殿的时候,华服男子再次开口。

    青年身体一颤,低着头,问道:“皇,皇叔还有何事?”

    华服男子看着他,沉声说道:“殿下是一国储君,将来要继承大统,应自律自省,不该沉迷玩闹。”

    青年点头道:“本,本宫知道了,皇叔还有事吗?”

    华服男子看着他,问道:“陛下有意让太子殿下迎娶陈国公主,稳固两邦关系,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青年立刻点头道:“全凭父皇和皇叔做主。”

    华服男子看了看他,微微摇头,走出大殿。

    青年面沉如水,拿起桌上的酒杯,猛地扬起,动作又微微一顿,问道:“信王走了吗?”

    一名宦官从门外跑进来,说道:“回殿下,信王已经离开了。”

    啪!

    青年将酒杯狠狠的摔在地上,怒骂道:“意下如何,问我意下如何,你们还知道要问我!”

    “狗屁的信王,狗屁的摄政王,老子是太子还是你是太子,凭什么所有人都听你的!”

    “你那么有本事,当什么摄政王,来当太子啊,老子的太子让给你给做!”

    青年在殿内暴跳如雷,门外的宦官宫女们瑟瑟发抖。

    直至殿内没有了声息,才有一道身影,悄然的溜出东宫。

    信王府。

    华服男子叹了口气,将手中的一张纸笺揉成团,扔进火盆中,燃成灰烬。

    他走出房门,信步走在王府中,行至某处花园时,脚步一顿。

    花园深处,一道身影坐在亭中,目光怔怔的望着某个方向。

    他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缓步走过去,轻咳一声。

    白衣女子终于回过神,看着他,说道:“父王。”

    华服男子看着她,问道:“从陈国回来之后,就总是见你神不守舍的,怎么了,这陈国有什么好东西,将我女儿的魂儿都给勾去了?”

    “没什么。”李天澜摇了摇头,平静的问道:“皇伯伯的病怎么样了?”

    华服男子在她对面坐下,说道:“还是没有什么起色,不过御医说只要病情没有继续恶化,便是好事。”

    李天澜看了看他,问道:“可是朝中又有什么大事?”

    “倒是什么事都瞒不过澜澜。”华服男子笑了笑,说道:“陛下有意让太子迎娶陈国公主,朝廷不日便要派遣使臣前往陈国求亲。”

    “迎娶陈国公主?”李天澜怔了怔之后,俏脸上浮现出一丝讶色,问道:“为何?”

    “这是陛下的决定,你就不必再问了。”华服男子看着她,问道:“你刚刚从陈国回来,对皇室想必也有了解,陈国如今还有几位公主?”

    李天澜想了想,说道:“陈国公主不少,但适嫁之年的公主,只有一位,平阳公主赵蔓,年芳十六,还尚未婚配。”

    “如此便好。”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说道:“若是没有适婚的公主,此事怕是有些麻烦,既然如此,未免夜长梦多,迟则生变,过几日便派遣使臣启程”

    李天澜想了想,说道:“父王,我对陈国还算熟悉,不如,这次便让我一同前去”

    华服男子摇头道:“不行,你才刚刚从陈国回来,再出去几个月,你母妃那里,我可没办法交代,更何况,朝中有些事情,也离不开你”

    “我知道了。”李天澜点了点头,说道:“我先去看看母妃。”

    华服男子在花园中稍坐片刻,站起身,行至园外,开口问道:“上次郡主随队出使陈国,谁是领队?”

    他身旁的老者想了想,说道:“是礼部周侍郎。”

    “请他来王府一趟。”

    长宁宫,赵蔓一脸得意,说道:“那个唐宁,还想和本公主赌,我才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学狗叫呢”

    一名小宫女好奇的问道:“殿下,您和唐翰林赌什么了?”

    赵蔓道:“我们赌谁先说话就算输,输了的人要当着翰林院众人的面学三声狗叫,虽然我昨天没有赢,但是也没有输,今天我也不会输的”

    小宫女想了想,问道:“唐翰林为什么要赌这个,好奇怪啊。”

    赵蔓瞥了瞥嘴,说道:“他这个人就是这样,总是奇奇怪怪的。”

    小宫女沉默片刻,试探问道:“会不会是唐翰林不想和公主说话,才故意骗公主和他赌?”

    赵蔓想了想,脸上忽然露出怒色,气冲冲的跑出了宫殿。

    啪!

    唐宁刚到翰林院,回到自己的值房,屁股还没坐热,赵蔓就气冲冲的冲进来,一巴掌拍在桌上,怒道:“你好大的胆子!”

    唐宁看着她,说道:“公主先说话了,你输了。”

    “你少和我装蒜!”赵蔓气的胸口起伏,指着他,怒道:“你就是不想说话才故意和我赌的,你这个坏人!”

    “这怎么可能!”唐宁看着她,一脸无辜道:“公主殿下这么漂亮,这么可爱,我怎么会不想和殿下说话?”

    赵蔓怔怔的看着他,脸色忽然一红,捏着衣角,小声道:“真的吗?”

    唐宁举起四根手指,说道:“我对天发四,是真的。”

    “既然我这么漂亮,这么可爱”赵蔓看着他,眨了眨眼睛,问道:“那我能不能做你下本书的女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