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七章 陈皇之忧

作品:《如意小郎君

    寿安伯到底是京中勋贵,爵位说削便削,在百姓看来,无非是平安县令不畏强权,为民做主,当今天子英明神武,明察秋毫。

    但在其余勋贵看来,此事则无异于一场地震。

    勋贵之所以是勋贵,除了一个叫出来能唬得住人的名字之外,还有着常人无法享有的特权。

    拿萧珏来说,即便他不参加科举,也能随随便便的在宫里补一个实缺,刘俊黄昱龙等人若是愿意,也能轻松的踏入仕途。

    这一切的特权,都是源自于他们勋贵的身份。

    只要不犯什么大罪,这个身份便是安稳的,这里的大罪,指的是结党谋逆,兴兵造反之类,几条百姓的性命,于他们而言,还远远称不上是重罪。

    可寿安伯便因为这个罪名,被直接一削到底,直接剔除出权贵的行列,京中其他权贵,心中立刻打起了十二分小心,谁也不愿意去做第二个寿安伯。

    圣心难测,谁都不敢去试探皇帝陛下的底线,只能约束自家门人,这段时间,低调行事,千万别在紧要时刻触了霉头。

    唐宁只是一个六品翰林,和权贵扯不上一点儿关系,寿安伯倒了,对他没有一点儿好处,严格说来,还是有一点儿的。

    他又收到了来自康王的礼物。

    他也是收到礼物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寿安伯是端王的铁杆支持者,这一次无形中又送了康王一份不小的礼。

    康王近几个月来,运势堪称逆天,端王接连受挫,在朝中的表现越发低调,与之相反,康王一系终于吐气扬眉,稳压端王系一头。

    让唐宁遗憾的是,康王送的礼,一次比一次轻,按照这个趋势下去,他再送十次八次,也抵不上之前的一次。

    靠收礼发家致富的想法是不可能实现了,还是要走正道,和唐妖精埋头苦干,靠自己的努力发家致富。

    唐妖精最近很努力,唐宁有时候一整天都见不到她,自从唐财主来京师之后,她就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一心只想着拓展生意,彻底的觉醒了女强人属性。

    一笔写不出两个唐,她的身价涨了,唐宁的身家也会水涨船高,唐宁没有时间和精力打理生意,小意对此既不懂也不太感兴趣,小如开一家小店铺还可以,让她打理这么大的生意,一定会手忙脚乱,好在还有唐夭夭,可以让唐宁安心的做一个甩手掌柜。

    唯一让他有些担心的是,他们两家现在在商业上的联系已经十分紧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分彼此,时间再久一些,怕是就真的分不开了。

    不过以她和小意的关系,这辈子应该也都不会分开,倒是不用太过在意。

    他请了三天病假,陪了小如和小意两天之后,又重回翰林院。

    翰林学士走进值房,看着他,问道:“唐修撰的身体好些了吗?”

    唐宁站起身,笑道:“多谢学士大人关心,下官的身体好多了。”

    周学士道:“唐修撰是国之栋梁,要以身体为重,若是身体未好,本官可再准你几天假”

    虽说他也不想每天都无聊的坐在这里,但同样的理由不能连着用两次,唐宁还是婉拒了周学士的提议。

    他打开一本书来看,没看几页,身边忽然飘来了一阵香风。

    这个味道的香料,只有嘤嘤公主喜欢。

    赵蔓蹦蹦跳跳的进来,问道:“你的病好了啊!”

    唐宁抬头道:“劳烦公主关心,我的病已经好了。”

    “我没有关心你啊”赵蔓坐在他的对面,说道:“你的病好了,能陪我打牌了吧,上次你说的“麻将”带来了没有?”

    “没有。”唐宁摇了摇头,他上次根本就没有答应她。

    “那你下次记得带上。”赵蔓想了想,说道:“不如你陪我下围棋吧,围棋这翰林院里面就有。”

    唐宁合上书,无奈道:“公主殿下,我很忙的,你就不能找别人和你下吗?”

    “他们不敢。”赵蔓看着他,理所当然的说道:“以前还有唐璟哥哥陪我下,现在你把他赶走了,没人敢陪我下了,你要赔我。”

    刚刚踏进值房的周学士脚步一顿,又飞快的撤了回去。

    公主指名要唐修撰陪着,他自然不好凑这个热闹。

    只不过,公主殿下虽然还未出阁,但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唐修撰却是已经婚配,这这皇家的事情,他还是少掺和为妙。

    “我不会下围棋。”唐宁老实的说道。

    小意当初教过他下围棋,但他也就学了个半吊子,稍微学过围棋的人都能吊打他,他可不想自己找虐。

    “你骗人!”赵蔓看着他,一脸不信的说道:“他们都说你是百年不遇的才子,博学多才,才华横溢,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精通,怎么可能不会下围棋?”

    “博学多才,才华横溢”唐宁看着她,怔了怔之后,问道:“他们还说什么了?”

    赵蔓想了想,说道:“还说你英俊倜傥,风流潇洒,我怎么没有看出来你哪里风流,哪里英俊了?”

    小丫头片子懂什么,唐宁将那本书扔到一边,问道:“还有呢?”

    赵蔓不假思索的说道:“还说你是个花心大萝卜,家里有两位美娇妻还不够,还用花言巧语骗了京师第一美人,不仅如此,还和红袖阁的姑娘们不清不楚的”

    传言不可信,嫉妒心作祟的男人,什么谣言从他们嘴里都能说出来。

    赵蔓看着他,喋喋不休的说道:“哎,你真的把京师第一美人骗到了手了吗,京师第一美人长什么样子,漂亮吗,有我漂亮吗”

    不知道这小丫头片子哪里来的自信,一个小嘤嘤怪能和苏媚那种千年狐狸精相比吗,她升起和苏狐狸比较的念头时,就已经败的体无完肤了。

    唐宁不想听她像蜜蜂一样嗡嗡嗡的说下去,看着她,想了想说道:“公主殿下,我们玩一个游戏好不好?”

    赵蔓立刻来了兴趣:“什么游戏?”

    唐宁看着她,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们谁先说话就算谁输,输了的人要在下衙的时候,当着翰林院所有人的面,学三声狗叫,你觉得怎么样?”

    “赌就赌,怕你啊!”赵蔓不服气的说了一句,随后就捂住了自己的嘴。

    世界终于安静了,唐宁松了口气,继续捧起他刚才看的那本书

    御书房,陈皇放下一封密信,亦是长长的舒了口气。

    “这小家伙,当真是一个奇才。”他脸上露出笑容,望着翰林院的方向,说道:“夹谷部和术虎部有了盐铁,有了粮食,很容易便牵制住了完颜部,我们亦是有了一批上好的战马,假以时日,就能训练出一批勇猛的骑兵出来,到时候,就算是与他们的骑兵正面对上,也不会逊色”

    魏间笑了笑,说道:“老奴恭喜陛下”

    陈皇将那密信重新拿起来,看了看之后,说道:“可楚国,从中获益更多啊,朕也不知这一步棋,到底是对是错”

    楚国,皇宫。

    “咳,咳!”病榻之上,一名中年男子重重的咳了几声,许久才拖着沙哑的声音说道:“草原局势已定,只要能够把握平衡,短时间内,草原将再无威胁。”

    一名华服男子站在他的床前,说道:“完颜部已被牵制,皇兄以后,不必再为此劳心了。”

    “朕不担心草原。”中年男子咳了两声,说道:“朕担心的是,我们那个猜疑心甚重的邻居。”

    华服男子蹲下身,帮他掖好被子,轻声道:“皇兄放心,今时不同往日,我楚国早已不是以前的弱楚,也不是任人揉捏的。”

    “若是两国能长久互为友邦,不动刀兵,自是最好。”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说道:“坐吧,我有件事情,要与你商量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