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四章 皇帝之怒

作品:《如意小郎君

    其实在那不阴不阳的声音出现时,赵县丞脸色就有些变了。

    自陛下上次突访翰林院之后,京师各大官衙,就都提起了十二分小心。

    果不其然,在接下来的时间之内,陛下数次出宫,事先没有任何通知,据说工部和京兆府衙都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有不少官员都被罚了俸禄。

    难道说,今日陛下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平安县衙了?

    没有想到,他还没来得急确认,郑县尉便先开了腔。

    再看到从外面涌进来的人影,他的脸色立刻就变的惨白,双腿一软,跪倒在地,高声道:“臣,臣平安县丞,参见陛下!”

    “陛,陛下”

    郑县尉怔了怔,看着赵县丞的样子,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陈皇挥了挥手,说道:“拖下去,每人先打二十大板。”

    向来只有县丞和县尉下令打别人板子,什么时候见过他们被人打过,赵县丞和郑县尉被衙役们按在院子里,打的嗷嗷直叫,再忙的衙役捕快也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出来看热闹。

    钟明礼匆匆的出来,大惊道:“这是”

    “这是陛下。”唐宁无奈的介绍道,岳父大人只是一个五品官,没有上朝的资格,自然也没有见过皇帝。

    刑部赵大人忽然变成了陛下,钟明礼怔了一瞬,随后便立刻躬身行礼:“臣平安县令钟明礼,见过陛下!”

    “免礼。”陈皇的声音柔和了许多。

    皇帝亲临平安县衙,衙内大小官吏本应立刻觐见,但陈皇不让宣扬,众捕快衙役只猜测是赵县丞和郑县尉这两日的作为惹恼了钟县令,导致钟县令彻底和他们撕破了脸皮。

    只是县丞和县尉品级不比县令低多少,钟大人一时冲动,过后怕是不好收场。

    县衙前堂,陈皇看着钟明礼,问道:“县衙如此忙碌,身为县丞和县尉,竟然还有时间在衙内下棋,你这个县令是如何御下的?”

    钟明礼立刻躬身道:“臣有罪。”

    陈皇挥了挥手,又问道:“京县到底和州县不同,你在京中这些日子,处理县衙事务上,可遇到什么难处?”

    钟明礼刚要张嘴,唐宁重重的咳了两声。

    他看了唐宁一眼,然后才道:“回陛下,平安县丞在衙内结党营私,不遵命令,将衙门搞得乌烟瘴气,不过臣已查明其收受贿赂,徇私枉法的证据,只待最后的确认,便会递交吏部。”

    “此事朕也看在眼里。”陈皇看了看凌云,说道:“命吏部尽快督办此事,京县衙内,不允许出现一只蛀虫。”

    凌云拱手道:“遵旨。”

    “大人,大人”一道人影迅速从外面跑进来,钟明礼看了陈皇一眼,这才看向那衙役,问道:“何事?”

    那衙役的脸上有些青肿,说道:“属下奉大人之命去寿安伯府问案,被,被寿安伯府的下人打了出来”

    “寿安伯?”陈皇看着钟明礼,问道:“寿安伯牵扯何案?”

    钟明礼道:“回陛下,去年八月,平安县衙的户房书吏,死于家中,臣前些日子查到,这件案子和寿安伯有些牵扯,便命捕快前去,请寿安伯来县衙问询。”

    “朕对此案有些印象。”此案是去年京师有数的重案之一,陈皇想了想,说道:“刑部说此案乃是失火案,怎么会和寿安伯有所牵连?”

    唐宁走上前,说道:“回陛下,若是失火,死者在死前一定会有挣扎,口鼻中会吸入烟灰,而若是在纵火之前人就已经死了,口鼻中是不会有烟灰的,案情的卷宗中有仵作的验尸报告,虽然被烧死的那些平民口鼻中都有烟灰,但徐书吏口鼻干净,说明在失火之前,他就已经被人害死了,凶手放火,只是在掩饰杀害徐书吏的真相而已。”

    苏媚给他的信封里写明了案件的来龙去脉,他在翻阅卷宗的时候,又无意中翻到了这一条验尸报告,正好可以将关键处的线索串了起来。

    这条法医常识,是唐宁以前在一部网络小说中看到的,他还记得那部小说的名字好像是叫什么带着诊所去穿越

    陈皇看着他,问道:“仅凭死者口鼻中的烟灰,你就能推断到这些?”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活人能够说谎,但死人是永远都不会说谎的,他们比活人更可信。”

    陈皇还是有些疑惑:“就算是被人谋杀,又是如何牵扯上寿安伯的?”

    唐宁解释道:“但凭此案,或许无法和寿宁伯联系上,但案发一个月前,徐书吏的妻子,曾在街上被一名纨绔调戏,案子闹到县衙,最后不了了之,一个月后,徐书吏和妻子双双殒命家中,调戏徐书吏的那名纨绔,就是寿安伯之子。”

    他看着陈皇,说道:“仅凭这一条,或许还无法确定此案便是寿安伯府授意的,但人命关天,请他们来县衙询问一番,是很有必要的。”

    陈皇问道:“难道去年县衙没有传召寿安侯之子?”

    唐宁解释道:“回陛下,如今已查明,是赵县丞收了寿安侯府的贿赂,将寿安侯之子从此案中择了出去。”

    陈皇点了点头,说道:“凌云,你去寿安侯府,将寿安侯之子带来。”

    “陛下且慢。”唐宁上前一步,说道:“臣有一计,可先用来试探一番。”

    陈皇看了看他,说道:“说来听听。”

    寿安侯府,一名妇人看着中年男子,问道:“老爷,他们传林儿去县衙做什么?”

    “那姓赵的,搞什么名堂?”中年男子皱起眉头,喃喃一句,才说道:“不用担心,只是问几句话而已,很快就回来。”

    平安县衙。

    一名年轻人在几名捕快的带领下,走进县衙,问道:“赵县丞在哪里,有什么要问的,赶紧问。”

    一名捕快将他领进县丞衙,说道:“赵大人说了,这一次,刑部下了死命令,要彻查那件案子,不过公子不用担心,只要一万两银子,他就能帮寿安侯府彻底的摆平这件事情。”

    “一万两!”年轻人顿时大惊,说道:“姓赵的疯了不成,去年不是已经给了他一千两,他还要这一万两干什么,买棺材吗?”

    那捕快立刻道:“这也不能怪赵大人,谁让你们当时不小心,把案子做的那么大,那可是八条人命,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压下来?”

    年轻人眉头拧起来,说道:“姓赵的在哪里,让他来见我!”

    那捕快笑了笑,说道:“刑部的人现在就在前衙,赵大人正陪着他们,县衙已经查到了很多证据,要是赵大人将之交出去,就算是寿案伯也保不住公子的。”

    年轻人咬着牙,沉声道:“一万两太多了,姓赵的狮子大开口,也要有个限度!”

    那捕快看着他,说道:“一万两买八条人命,公子可以算算,这波不亏”

    年轻公子冷哼一声,说道:“八条贱命而已,不值这么多银子,你去告诉姓赵的,五千两,多一两都没有!”

    哗啦!

    县丞衙后堂,传来一阵桌椅倒翻的声音。

    陈皇大步从后堂走出,一脚揣在那年轻人的身上,将他踹倒在地,怒道:“朝廷怎么净养了你们这些混账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