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章 姐帮你

作品:《如意小郎君

    “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为何每个妹妹都嫁给眼泪”

    唐宁写着稿,哼着歌,赵蔓看了一会儿,某一个时刻,忽然看向他,问道:“你刚才是不是在拐着弯儿骂我蠢?”

    唐宁摇头道:“别瞎说,我没有。”

    赵蔓蹙着鼻子:“你誓!”

    “我四,没有。”

    一个人的值房有很多好处,可以脱鞋,可以睡觉,虽然值房的门是开着的,但是一天到晚,除了嘤嘤公主之外,没有人会进来。

    当然,一个人久了,还是有些无聊和寂寞,赵蔓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烦是烦了点,解闷的作用还是有的。

    赵蔓看完了最新的内容,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唐宁问道:“明天你是不是要休沐了?”

    唐宁点了点头。

    赵蔓好奇的问道:“休沐的时候,你一般都干什么?”

    “天气好的时候,出去游玩野炊,天气不好的时候,在家里打牌。”

    “游玩野炊”赵蔓脸上露出意动之色,想了想,又问道:“打牌是什么?”

    “就是一种游戏。”

    唐宁不打算和她详细解释,对于一个平日无聊到极致的人来说,打牌是一项很有诱惑的游戏,苏媚就是这样,打了几次,她就不满足于单纯的打牌了,游戏的地点,也从桌上变成床上。

    他来翰林院是工作的,不是打牌的,谁知道这是不是嘤嘤公主的陷阱,想要钓鱼执法让皇帝打他的板子。

    “游戏”赵蔓眨了眨眼睛,说道:“那你和我玩玩吧。”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翰林院可不是玩耍的地方,要是让陛下知道了,会打我板子的。”

    赵蔓急忙道:“不会,你不说,我不说,就没有人知道。”

    “不行。”

    “哎呀,你就陪我玩玩嘛,我去把门关上,他们就看不到了。”

    在值房内待得久了闷得慌,两名翰林修撰走出值房,站在廊下,深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吱呀。

    在他们对面的另一处值房房门关上。

    翰林院是官衙,不是什么人的私人地盘,值房的门在上衙的时候,是不允许关闭的。

    一人怔了怔,问道:“刚才关门的是公主?”

    另一人面色一变:“我刚才什么也没有看到。”

    两人对视一眼,不敢再站在门外,飞快的溜回了自己的值房。

    下衙之前,唐宁还是没有完成今天要写的新卷,他来翰林院自然不会随身带着麻将,但是赵蔓并没有因为他没有麻将就放过他,硬是坐在他旁边和他聊天,一直耗到放衙才走。

    经过这些天的接触,他现她虽然烦人了一点,也有些被惯出来的公主病,却也不会让人讨厌。

    唐宁对她,也不像之前那么针锋相对。

    长宁宫,赵蔓蹦蹦跳跳的走进去,一名女官走上前,问道:“殿下又去翰林院了吗?”

    “是啊,父皇那么忙,我帮父皇看看他们有没有偷懒。”赵蔓嘴角噙着笑,说道:“你不知道,翰林院那帮家伙,最喜欢偷懒了!”

    那女官看了看她,一时语滞,只能退了出去。

    一名小宫女悄悄走上来,说道:“公主,您又去找唐翰林的麻烦了吗?”

    “我找他麻烦干什么?”赵蔓脸上露出笑容,说道:“这个人可真好玩,他说的好多东西我都没听过没玩过,可惜父皇不让我出宫,下次让他带进宫里来”

    县令到底是一县之长,若是在偏远的州县,县丞联合县内乡绅官员,还可以和县令抗衡,但在平安县这种地方,若是县令强硬一些,县丞是讨不得任何好处的。

    不过,这样做也不是没有坏处,倘若县衙上下没有一条心,许多事情就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阻碍,自从在和岳父大人的交锋中落败,赵县丞便彻底放手手中事务,称病在家,不见外客。

    县衙之中,设立县丞的目的,便是帮县令分担政务,像平安县这种京县县衙,每日里纷繁琐碎的事情不知有多少,若是只靠县令一人,怕是会累死。

    赵县丞称病在家的同时,刑部下了公文,勒令平安县衙尽快将去年的几件陈年积案结案。

    追捕缉盗这类事情,往日里都是县丞衙和县尉衙督办的,赵县丞和郑县尉同穿一条裤子,被夺了权之后,干脆不管事了,一大堆案情卷宗堆叠在一起,没有他们的协助,根本无法入手。

    此二人的算盘打的很好,刑部虽然无法插手县衙的内部事务,但却可以通过这些积案,对县衙施加压力,县令每年的政绩考核中,治安状况也是十分重要的一环,考评连续三年不过,轻则处罚,重则贬官。

    刑部的公文来的很巧,赵县丞区区一个县丞,还无法影响到刑部,唐宁原以为那些人已经消停了,没想到他们只是用了一种更委婉,更迂回的方式,让任何人都找不出他们的把柄。

    便如同岳父大人和赵县丞之间的交锋一样,官场之上,暗箭虽然也能伤人,但这种明刀明枪,光明正大的方法,才更让人无奈。

    唐家。

    刑部主事站在堂中,恭敬的行了一礼,说道:“大人,都按照您的吩咐办好了。”

    唐琦点了点头,说道:“辛苦徐主事了。”

    徐主事连忙道:“不辛苦,不辛苦。”

    唐琦抬起手,做了一个手势,便有一名下人手持托盘走上来,说道:“这是一份薄礼,请徐主事收下。”

    徐主事抬头看了看,并未拒绝,小心的接过,说道:“多谢唐大人。”

    徐主事离开之后,才有一道身影从后堂走出来,问道:“二叔,为了这件小事,我们如此的弯弯绕绕,甚至动用刑部的力量,也未必能起多大的作用,这么做值得吗?”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做事又岂能一蹴而就?”唐琦看着他,问道:“你知道唐家上次为什么会输吗?”

    唐璟目光望向窗外,说道:“因为我们小瞧了他,若是自他进京之后,便下定决定除掉他,就不会变成今天的结果。”

    “不错。”唐琦点了点头,说道:“只可惜,我们明白这个道理太晚了,以前能用的很多手段,现在都不能用,外面有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我们唐家,你的这位表弟,远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厉害。”

    唐璟目光微敛,说道:“再厉害又如何,凭他一人之力,难道还能颠覆整个唐家,颠覆惠妃娘娘,颠覆端王殿下?”

    唐琦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半年之前,我和你父亲,也是这么想的,代价便是唐家断了一臂,百年声誉,毁于一旦,你将来是要继承唐家的,我们犯过的错误,你不可再犯。”

    唐璟怔了怔,躬身道:“侄儿受教。”

    天然居。

    唐宁从苏媚的后院出来,走向门口的时候,苏媚酥软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这就要走了?”

    唐宁回过头,说道:“有点急事,下次再睡。”

    苏媚看着他,问道:“什么急事?”

    唐宁简单的将那几件积案和她提了一下。

    “原来是这几件案子”苏媚脸上露出微笑,上前几步,伸手抬起他的下巴,说道:“叫声姐,姐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