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九章 清洗县衙

作品:《如意小郎君

    “这不是魏班头吗,你在这里干什么?”彭琛一转头,看到魏三,撸起袖子说道:“县衙的事情这么忙,你还有时间在这里发愣,是不是消极怠工想偷懒”

    魏三一拍脑袋,说道:“彭捕头,我忽然想起来,张家村还有一桩纠纷,我马上去协调”

    平安县虽地处京师,但其实平日里并没有多少大事。

    一来这里是京师天子脚下,要案大案发生的概率很低,即便是真的发生了,上面还有京兆府和刑部,上头没有安排的时候,县衙里平时也就调节调节邻里纠纷,抓抓小偷盗贼而已。

    这些事情,衙役捕快们并不上心,又不是什么人命大事,在外东奔西跑,哪有坐在班房里舒坦?

    可这两日,事情却发生了些许变化,县衙中某些捕快,宁愿奔波在外,也不愿意坐在班房享福。

    至少在外面,不会因为没有戴帽子,坐姿不正,吃饭放屁就被惩罚。

    两天时间,原本属于赵县丞一系的班头,全都被换了下去,原因更是五花八门,像什么办事不力,消极怠工,进门先迈左脚,进门先迈右脚,等等等等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是县令大人在对县衙进行清洗,赵县丞联合几位佐官,暗中给钟县令使绊子,没想到钟县令比他们更加干脆,一点面子都不给赵县丞留,他在县衙中的班底,两天的时间之内,就被清洗的差不多了。

    对于这些,赵县丞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毕竟钟县令是一县正印,这些衙役的调动,对他来说,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无非是他愿不愿意和赵县丞彻底撕破脸皮而已。

    以前的衙役捕快还敢对钟县令的命令阳奉阴违,这两天有谁敢忤逆,立刻就是一顿板子,这种情况下,所有人都得擦亮眼睛,一不小心,就被钟县令用来杀鸡儆猴了。

    魏三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外面进来,看到彭琛时,身体下意识的便是一个哆嗦。

    他和彭琛保持一定的距离,说道:“彭,彭捕头,那小贼已经抓到了。”

    “动作挺快。”彭琛点了点头,说道:“你的帽子”

    “我戴了!”魏三脸色一白,急忙摸了摸脑袋,说道:“我戴了的!”

    “别紧张。”彭琛走过去,帮他整理了一下帽子,说道:“下次记得,别戴歪了。”

    魏三连连点头:“是,是,属下一定记得!”

    彭琛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有个差事要交给你,可能要多跑些路,你心里有个准备。”

    魏三现在宁愿在外面奔波也不愿意回县衙,心中一喜,问道:“都是为朝廷做事,多跑些路没什么的”

    “那就好,其实也没有多少,也就千儿八百里,你记得多备几双鞋。”

    自魏三魏班头走路不小心摔断了腿,县衙内几个重要部门的班头,就没有一个是赵县丞的人了。

    虽说这些衙役捕快在县衙里没有什么地位,只有办事跑腿的时候才能用得到,但仅凭赵县丞一个光杆司令也不行,他所下的命令,总要有人施行,总不能任何事情都要他亲力亲为,这一次他的心腹全都被换掉,以后在县衙里可谓是两眼一摸黑,举步维艰。

    县丞衙。

    一名官员看着赵县丞,问道:“赵大人,这次钟县令将你我的人都换掉,下一次还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我们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

    赵县丞放下茶杯,说道:“郑县尉稍安勿躁,一时的得失算不了什么,钟明礼真以为,这平安县令的位置是这么好坐的,我们先静观其变,他得意不了多久。”

    郑县尉想了想,又道:“赵大人,这位钟县令,在京中似乎也有些关系,他那位女婿,更是新科状元,在翰林院供职,我们这么做,会不会”

    赵县丞看了他一眼,说道:“郑县尉现在说这些话,不觉得有些太晚了,你我还有后退的余地吗?”

    郑县尉叹了口气,说道:“如此下官便不再多言了,下官告退。”

    郑县尉离开之后,赵县丞重新端起茶杯,片刻后又放下。

    因这两日县衙里发生的事情,他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沉,阴沉之余,又有些无奈。

    他到底只是一个县丞,虽说在县衙已经经营了十几年,但还是低了正印县令一头,强行去抗衡钟县令,还是力有不逮。

    和钟县令翻脸并非他的意愿,但人生在世,又有多少事情,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

    他走出衙房之外,说道:“备轿,本官要出去一趟。”

    唐宁和小意小如走出县衙,看着她们说道:“你们在家里要是无聊,就和夭夭学着做生意,家里的生意总要操心的,不能总是让人家打理。”

    小如点头说道:“夭夭姑娘已经在教我了。”

    生意场的事情,小意是不感兴趣的,小如心细,以前也开过绸缎庄,算是有些经验,唐宁不打算将她培养成一个像唐夭夭一样的女强人,但让她平日里找点事情打发时间也好。

    三人即将走出县衙的时候,一道身影从前方走过来,看到他们,又低着头匆匆的绕开。

    小如疑惑道:“赵姑娘怎么了?”

    钟意低下头,脸上的表情有些伤感,近些日子,县衙中发生的事情,她也听闻了,换做是她,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赵芸儿。

    “赵姑娘可能有急事吧。”唐宁笑了笑,牵着她们的手,说道:“我们回去吧,晚上也没有什么事情,不如去天然居走走”

    唐宁坐在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值房里面,嘤嘤公主安静的坐在他的对面,看他刚刚写好的新卷。

    唐宁没有继续动笔,他在思考一个问题。

    他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认识了小小,小小现在是他的妹妹,过了没多久她认识了方小月,她整天“唐宁哥”“唐宁哥”的叫着,也算是他的半个妹妹。

    他刚刚来京的时候,认识了唐水,后来唐水成了他的姐姐,然后他认识了苏媚,再然后苏媚也变成了她的姐姐,认真算起来,嘤嘤公主叫他一声“好哥哥”,好像也对。

    好像他身边的女孩子,除了小如和小意之外,最后不是成为了他的姐姐就是成为了他的妹妹这还真是一件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对了,还要除过唐妖精,要是有她这样一位妹妹,他非得被他折腾的折寿不可。

    赵蔓放下了两卷他刚刚写好的天龙八部,撇了撇嘴,说道:“你写的是什么啊,为什么有情人最后都变成了兄妹,哪有这样的啊”

    唐宁头也没抬,看书就好好看书,不喜欢不看就是了,免费看书还喜欢瞎bb,懒得搭理她。

    赵蔓靠在椅子上,悠悠的叹了口气,说道:“你说,人为什么会有烦恼呢,要是每天都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的,该有多好?”

    唐宁随口道:“人的很多烦恼都是庸人自扰,不要自己和自己过不去,不要和愚蠢的人争辩,无论他们说什么,你只要说“好的,你说得对”就可以了。”

    “你这是哪来的歪理”赵蔓瞥了他一眼,说道:“只要是人就会有烦恼,就连父皇都有烦恼,说的好听,你难道就没有烦恼吗?”

    唐宁提起笔,一边继续写稿,一边说道:“恩,你说得对,你说的都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