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五章 你是不是认识凝凝姑娘?

作品:《如意小郎君

    皇帝私访翰林院,打了所有人一个猝不及防。

    翰林院并不像六部等实权衙门,大多数时候,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的,时间久了,官员们自然就懈怠下来,上班时间下下棋,喝喝茶,总比没事干打架斗殴要强。

    只有那些新晋入翰林院的菜鸟,才会每日辛辛苦苦,兢兢业业的做事,如果这两年里不被调出去,等到三年之后,新的菜鸟入院,他们也就解放了。

    两个下棋的侍讲被拖出去打了板子,虽然不重,但脸面却是丢光了,其他人也被训斥了个惨,翰林学士整场脸色都是黑的。

    有人被训斥,自然也有人被表扬。

    唐宁作为众人的典范,勤奋刻苦,被陈皇和翰林学士相继表扬了一番,并敦促所有人都要像他学习。

    唐宁对此表示不好意思,毕竟他只是把别人下棋喝茶的时间用来睡觉而已。

    赵蔓站在陈皇身旁,看了唐宁一眼,撇撇嘴道:“书呆子一个,有什么好得意的”

    天子日理万机,自然不可能长时间的逗留在翰林院,和宦官随从离开之后,众人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不过,翰林学士的脸色却比刚才更黑,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都给本官在院子里站一个时辰,好好反省反省!”

    走到唐宁身边时,他脸上的笑容化开,说道:“唐修撰辛苦了,进屋再歇息歇息吧。”

    今日翰林院之脸面,全靠唐宁帮他挽回来,周学士对他的态度自然不一样,更何况,对他好一点,他以后总不至于再和自己动手了吧?

    在所有人都站在院子里晒太阳的时候,自已一个人回屋睡觉,其实是很不明智的举动,以后很有可能被群体所孤立。

    不过唐宁本来就是独来独往,那两个王八蛋修撰跑出来的时候居然不叫他,这笔账先记下。

    他走回值房的时候,看到那平阳公主居然坐在他的位置上,目光放在桌上的稿子上,看的津津有味。

    唐宁走过去,将稿子收起来。

    小丫头片子刚才咄咄逼人,想要他被皇帝拖出去打板子,故意刁难他那么久,刚才陈皇夸他的时候,她站在旁边,噘着嘴一副不屑的样子,这么对他,还想看他的书,门都没有!

    赵蔓站起来,气呼呼的说道:“给我!”

    唐宁面无表情道:“不给,这是我的。”

    赵蔓双手叉腰道:“我让你给我你就得给我!”

    唐宁不为所动:“为什么,你是皇帝吗?”

    赵蔓更加生气:“我是公主!”

    “呵,谁不是呢?”

    唐宁扯了扯嘴角,公主怎么了,谁还不是小公主了,从她身上没看出来什么公主,公主病还差不多。

    不对,公主病指的是那些自信心过剩总以为自己是公主整个世界都要宠着她地球都要围着她转的普通人,她本来就是公主,所以也不存在什么公主病。

    那她就是有病。

    赵蔓皱眉道:“你说什么?”

    唐宁将那新卷收起来,说道:“我说就算你是公主,也不能抢别人的东西。”

    赵蔓挺了挺胸,说道:“我就抢了,你能拿我怎么样,你敢打我吗?”

    唐宁淡淡的说道:“我会上奏弹劾你。”

    “你!”赵蔓指着他,气的说不出话。

    虽然父皇不会因为他的弹劾就惩罚她,但是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她还怎么做人,所有人都知道平阳公主喜欢抢别人东西,她以后还怎么嫁出去!

    她更生气的是,从小到大,父皇和皇兄皇姐们宠着她,宦官宫女们怕她,她认识的大家子弟也都不敢得罪她,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她说话!

    一个被宠坏了的小丫头片子而已,唐家他都斗过了,还怕斗不过她?

    “我才不愿意看你的破东西,才出到第三卷,你这是假的!”

    她看着唐宁,恨恨的说了一句,就扭着小屁股跑了。

    唐宁今天才总算是见到了什么叫刁蛮,这小丫头片子和晴儿差不多大,也就比小如小意小上一两岁的样子,性格却是天差地别。

    她的蛮,和唐妖精的蛮并不一样,一个是刁蛮,一个是野蛮,唐宁还是更喜欢野蛮一点儿的。

    放衙之后,他将新卷的最后一部分写完,耽搁了一会儿,才走出值房。

    顾白等新晋翰林已经回家了,其他官员还在院子里站着,唐宁刚才写的入神,没注意到外面居然下雨了,雨势还不小。

    他从一侧的长廊绕到大门口,今天出门忘记带伞,看这雨的样子,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

    赵蔓由一名宫女撑着伞走过来,看到站在屋檐下的唐宁,高兴道:“哈哈,没带伞吧,淋死你!”

    唐宁心中无语,这位公主也真是闲的那什么,居然特意跑过来看他被雨淋,唐宁没有理会她,打算进去借把伞的时候,一道身影从远处跑来,说道:“唐宁哥,你没带伞吗,我们一起回去吧!”

    方小月三两步走到廊下,将自己的伞递给他。

    唐宁瞥了那幼稚公主一眼,牵着方小月的手,向宫门口的方向走去。

    赵蔓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生气的跺了跺脚,“我们回去!”

    翰林院五天一休沐,昨天下了一场雨,持续的时间不长,第二天的空气格外清新,道路也并不泥泞。

    唐宁趁着休沐的这一天,带着全家出去郊游踏青,晚上则是去了天然居,苏狐狸和他有着五天之约,正好可以放在每次的休沐之日。

    苏媚躺在床上,侧过身子看着他,问道:“你要一直把娘藏在这里吗?”

    虽然苏狐狸名义上是他的干姐姐,但听她这么说话,还是觉得怪怪的。

    唐宁想了想,说道:“可能会麻烦你挺长一段时间。”

    在这件事情上,可以釜底抽薪,但说到底,他还是没有正面和唐家抗衡的实力,甚至于整个京师,也没有人能和唐家正面抗衡。

    一旦被人发现,不只是唐家,他还无法和皇帝交代。

    在没有想到更好的解决方法之前,只能先这样了。

    “一家人说什么谢谢。”苏媚掩嘴打了一个哈欠,将一只手臂搭在他的身上,说道:“弟弟乖,姐姐要睡觉了”

    长宁宫。

    赵蔓躺在床上,滚来滚去,很快又爬起来,问道:“怎么还没回来?”

    一名宫女说道:“殿下不要着急,应该快了吧。”

    她话音刚落,便有一名宫女从外面跑进来,说道:“殿下,买回来了!”

    赵蔓光着脚从床上跳下来,接过她手里的东西,笑道:“那个傻子,不知道从哪里买的假货,还当成宝贝一样”

    她的目光望向手里的纸卷时,脸上的笑容逐渐僵住。

    翰林院。

    经过了上次的事情之后,学士大人对翰林院进行纪律整顿,所有人不得迟到早退,不得随意请假,上衙时间,不得下棋,不得闲聊,不得睡觉,不得做与公务无关之事,一经发现,必将严惩!

    他刚坐下不久,翰林学士便走进来,笑道:“唐修撰的时间,可自由安排,陛下对唐修撰寄予厚望,唐修撰亦是有合适的学习之法,本官就不指手画脚了。”

    唐宁想了想,这岂不是意味着,他以后可以随意的上班睡觉,上班写稿?

    他刚刚将墨磨好,便有一道身影从门外走进来,瞪大眼睛看着他问道:“你是不是认识凝凝姑娘?”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