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四章 咄咄逼人

作品:《如意小郎君

    陈皇背着手看着他们二人,说道:“还没到放衙时间,你们两个就在翰林院中下起了棋,倒是有几分闲情逸致。”

    方才开口的官员抬起头时,看到站在对面的身影,整个人便如同被雷霆击中。

    他双腿不觉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道:“臣,臣不知是陛下,陛下恕罪,恕罪!”

    那位持白棋的郑大人也早已心肝发颤,回过头,连看也不敢看,同样噗通一声跪倒,高声道:“陛下恕罪!”

    “来人,把这两个玩忽职守的家伙带出去,各打二十大板。”想到自己批阅奏章批阅的头疼,这些家伙居然闲到有兴致下棋,陈皇沉着脸,望向其中一人时,又补充道:“观棋不语真君子,给这位真君子再加十板!”

    两名翰林院官员被捂着嘴拖出去了,少女看着陈皇,叹息道:“父皇,翰林院在宫里面,他们都如此的懈怠偷懒,外面的衙门,还不知道松散成什么样子呢!”

    陈皇有些生气的走出门,说道:“去下一间!”

    他挥退了大多数宦官,只带了两人,每走进一间值房,值房之内便是一阵人仰马翻。

    翰林院的值房内,有喝茶的,有下棋的,闲聊的,当然也有真正忙于事务的,后者大都是今年的新晋进士,陈皇命人拖出去几人之后,闹出的动静,便已经使得整个翰林院知晓了。

    翰林学士快步走出来,惊恐道:“翰林学士周博参见陛下!”

    陈皇看着他,沉声道:“周学士,你让朕很失望!”

    周学士心中咯噔一下,立刻道:“臣管教下属无方,请陛下责罚!”

    陈皇看了他一眼,说道:“把你们翰林院的官员都召集起来!”

    那少女脸上露出遗憾之色,应该早早的打听好那唐宁的值房,一进翰林院便冲进去,此刻让他得了消息,多半是要免了一顿板子。

    不多时,翰林院的所有官员就全都被聚集在了院子里。

    周学士看了看,问道:“所有人都到齐了吗?”

    一名翰林修撰道:“唐修撰好像还在值房。”

    周学士怔了怔,不明白有什么事情比陛下召见还要重要,立刻问道:“他在值房干什么?”

    那官员老实的回答道:“下官,下官出来的时候,唐修撰正在睡觉。”

    少女闻言先是一愣,随后脸上就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唐宁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翰林院的生活居然这么无聊。

    除了看书就是抄书,清一色的男人,连个养眼的女孩子都没有,他终于有些理解,方哲为什么在这里一睡就是十四年。

    无聊到这种程度,除了睡觉,还能干什么?

    写了两卷话本之后,他的眼皮就有些睁不开了,对面那两位下棋的修撰,棋子磕在棋盘上的声音,便像是催眠曲一样,他趴在桌子上,很快就睡着了。

    今天写的是天仙配的新卷,做梦居然梦到了七仙女洗澡,更加离奇的是,其中有一个仙女居然和他在宫里见过的那个有点傻的公主长的一模一样,不仅如此,那仙女还是个流氓仙女,上来就要脱他的衣裳。

    赵蔓拽着唐宁的衣袖,大声道:“起来,你起来!”

    梦里的仙女力气很大,但是作为有夫之妇的他怎么能够屈服,于是唐宁大喊了一声“姑娘请自重”,那仙女似乎被吓到了,终于放开了他。

    然后他的梦就醒了,看到一个少女站在他的面前,一脸惊吓,再往前还有几道身影,分别是皇帝和翰林学士,以及翰林院其他几名官员。

    皇帝怎么可能会出现在翰林院,他的梦真的是越来越离奇了,唐宁重新趴下,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重新闭上眼睛。

    少女委屈的抓着陈皇的衣袖,说道:“父皇,你看他!”

    “咳!”翰林学士终于忍不住,重重的咳了一声。

    唐宁睁开眼睛,抬起头看了看,发现陈皇和翰林学士还站在那里。

    那猛地站起身,抱拳道:“臣参见陛下!”

    陈皇看着他,问道:“刚刚入职便如此懈怠,这翰林院,是你睡觉的地方吗?”

    唐宁站出来,躬身道:“臣方才阅览典籍,时间久了,太过劳累,一不小心就睡着了,请陛下责罚!”

    陈皇挥了挥手,说道:“既是看书疲累,也便罢了。”

    那少女上前几步,指着他桌上的一份纸卷,说道:“父皇,千万不要被他骗了,他看的明明是话本!”

    “公主这便不懂了。”唐宁解释道:“人之思绪,不能长久的专注于一物,典籍看久了,再看看话本,是为劳逸结合,能够很快的重新打起精神。”

    “你这是狡辩!”少女拿起他放在桌边的一本厚厚书册,眼中闪过一丝狡黠,问道:“你说你刚才在看典籍?”

    唐宁从这少女身上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他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少女看了他一眼,说道:“那你说说,这本书都讲了什么?”

    皇帝都不计较了,她一个公主还揪着不放,唐宁看着咄咄逼人的少女,终于明白,这位公主是来找他的麻烦的。

    他看着这少女,问道:“此书有七十卷,不知公主说的是那一卷?”

    少女单手叉腰,问道:“你说,这本书第三十卷讲的什么?”

    包括翰林学士在内,翰林院诸位官员都微微摇头。

    这么厚的书籍,莫说是刚刚入职的翰林修撰,便是他们,也记不清这每一卷都讲了什么,这些书籍,只作为了解之用,公主此举,明显是强人所难了。

    唐宁回忆片刻,说道:“此书第三十卷,讲的是地理志。”

    “你说是地理志就是地理志?”少女耸了耸鼻子,一边翻书,一边说道:“你要是说错了,就是欺君,父皇会打你板子”

    她翻着翻着,脸色就变了,看了唐宁一眼,不服气道:“知道地理志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知道第三十五卷是什么吗?”

    唐宁道:“第三十五卷讲的是礼乐。”

    少女怔了怔,又翻了几页,不服气道:“第四十卷!”

    唐宁淡然道:“第四十卷,讲天文。”

    少女生气的双手叉腰,问道:“天文都讲了什么?”

    翰林学士面色稍缓,翰林院今天在陛下面前丢脸可是丢大了,辛亏还有唐修撰帮他们挽回脸面,原以为他只是随意翻了翻那些书敷衍自己,如今看来,他居然连这些都记住了。

    陈皇看着她,说道:“蔓儿,够了,不要胡闹。”

    “昔者,尧命羲、和,出纳日月,考星中以正四时。至舜,则曰“在璿玑玉衡,以齐七政”而已,至汉以后,表测景晷,以正地中,分列境界,上当星次,皆略依古。”唐宁看着那少女,问道:“天文历法之变制,十分繁琐,公主还要再听下去吗?”

    “谁要听下去!”少女气愤的看了他一眼,站在陈皇身边。

    翰林学士轻笑一声,上前说道:“唐修撰博闻强记,真是令本官佩服,不过,这些书籍,只是涉猎之用,唐修撰不用记得这么详细,也无须太过费神。”

    唐宁拱手道:“无论是天文还是地理,多记一些,总是没有坏处。”

    翰林学士叹道:“本官现在终于明白,唐修撰为何能够三元及第,厚积当能薄发,学识渊博至此,科举考题于你,便如探囊取物。”

    唐宁笑道:“学士大人谬赞”

    陈皇笑看着他,说道:“周学士说得对,人之精力有限,你无需事事费神。”

    唐宁拱手道:“臣受教。”

    少女站在面带笑容的陈皇身旁,暗啐一口,这次能逃得了板子,算他走运,下次他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不过他桌上的那一卷天仙配,她都期盼了好几天了,市面上明明还没有开售,他是从哪里得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