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三章 少女的阴谋

作品:《如意小郎君

    比起翰林院来,户部的事务要繁忙的多,户部侍郎兼任翰林院侍读学士还正常,但从五品侍读学士兼任正四品户部侍郎,自本朝创立以来,就没有这样的说法。

    怎奈何这是陛下的旨意,而方哲又是一个不好找理由反驳的人,这件事情,很快便正式敲定。

    短短的时间之内,翰林院走了一位侍读,一位侍读学士,皆是升任户部,这两件事情,在翰林院小范围内,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无论是唐侍读还是方学士,在升官之前,都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他们都被新官上任的唐修撰揍过。

    即便是知道这两件事情不会有什么必然联系,但事情实在是太过巧合,有好事者甚至在暗中打赌,下一个获此殊荣的,到底是哪位学士

    唐宁在自己的值房之中,听不到外面的风言风语,他思考的是另一件事情。

    户部衙门在皇宫外面,方小月的爹刚刚升任户部侍郎,肯定要以户部的事务为主,这说明他应该有一段时间不会看到方哲了。

    这样一来,即便方哲还记恨着上次的事情,也管不到他,想给他穿小鞋都不行,他可以安安心心的在翰林院混日子。

    这种按时上班,按时下班,看看书写写稿的生活,也还算悠闲,他可不希望被其他的事情打扰。

    储慧宫。

    端王踏进宫殿,微微躬身,说道:“儿臣给母妃请安。”

    唐惠妃挥了挥手,说道:“这里没有外人,不必多礼,坐吧。”

    她坐在榻上,问道:“听说方哲升任户部侍郎了?”

    端王点了点头,说道:“也不知道父皇是怎么想的,将一个侍读学士连升三级,在户部担任这么重要的位置。”

    唐惠妃看了看他,说道:“十几年前,你还太小,没有听过方哲也实属正常,户部侍郎的位置,他是坐得的,况且,陛下提拔方哲,也总比提拔其他人要好。”

    “那倒是。”端王的心情明显开心了些,说道:“这次赵诚竹篮打水一场空,一定气的不轻,为了这户部侍郎的位置,他可是费了不少力气。”

    说完他又摇了摇头,说道:“不过,这户部侍郎,本来就是我们的人,说到底也还是我们的损失,舅舅被调去了国子监,朝中有些人以为唐家失了势,就开始左右摇摆,再这样下去,我还拿什么和赵诚斗,都怪小姨的那个孽种”

    唐惠妃看了看他,秀眉微蹙,说道:“我早就告诫过你,做事要戒骄戒躁,不可急功冒进,唐家之所以如此,便是因为太过急躁,引起了陛下的不满,你真以为,陛下会因为唐家的家事,就调你舅舅去国子监吗?”

    “父皇的想法,谁能猜的透?”端王猛灌了一口茶水,说道:“这么多年,他既不立后,也不立太子,又把赵诚、赵睿和我都留在京中,也不知”

    “住口!”唐惠妃蹙起眉头,猛地一拍桌子,说道:“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也能说得出口!”

    端王立刻道:“儿臣一时糊涂,母妃息怒!”

    唐惠妃看着他,沉声说道:“你记着,能最终决定皇位传给谁的,只有你的父皇,一切的外物都只能是助力,最重要的,还是要靠你自己,你若是不争气,便是唐家出了两位宰相,也帮不了你!”

    端王面色肃然,说道:“儿臣受教。”

    唐惠妃一番训斥之后,殿内的气氛忽然变得紧张起来,下一刻,这种紧张的气氛,便被从外面传来的一道清脆声音打破。

    “惠妃娘娘,我来看你了”衣着华贵的少女从殿外走进来,惊讶道:“咦,皇兄也在啊。”

    唐惠妃看着她,脸上露出笑容,说道:“蔓儿来了,快到我这里来。”

    赵蔓在她的跟前坐下,问道:“惠妃娘娘,璟哥哥的伤养好了吗,怎么还不来宫里呢?”

    唐惠妃道:“你璟哥哥现在被调到户部了,以后不用来宫里。”

    “啊?”少女怔了怔,问道:“为什么啊,他是不是怕那个恶人欺负他,如果他再欺负璟哥哥,我会让父皇收拾他的!”

    唐惠妃摇了摇头,说道:“他调到户部是好事,是你父皇同意的。”

    少女拳头紧攥,说道:“璟哥哥一定是怕那个恶人了,他那么凶,连我都凶,还喜欢打人,都怪他,现在宫里都没有人能陪我了!”

    她在储慧宫中坐了一会儿,气呼呼的回了自己的寝宫。

    一名女官从外面走进来,走到她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她的精神一振,立刻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那女官小声道:“回公主,是我让人在翰林院打听到的,应该是真的。”

    “哼!”少女双手环胸,说道:“吃着国家俸禄,却整天玩忽职守,这样的人,父皇居然对他这么看重!”

    她想了想,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我们走!”

    那女官疑惑道:“去哪里?”

    “去御书房,我要去找父皇!”

    御书房,陈皇被少女挽着走出殿门,摇头道:“蔓儿,别胡闹,父皇还有些国事要处理”

    少女挽着他的胳膊,说道:“父皇,奏章有那么多,您是批不完的,太医都说了,您不能久坐,父皇和蔓儿在宫里走走吧,父皇批阅奏章累了乏了,出去走走,透透气,散散步,对身体有好处。”

    陈皇随她走下台阶,诧异道:“你今天怎么关心起父皇的身体了?”

    “人家一直很关心父皇身体的”少女脸上露出笑容,说道:“以后我要多陪父皇走走,这样父皇的身体才能好,就能长命百岁了”

    陈皇站在空旷的殿前广场上,深吸口气,果然觉得整个人都清爽多了,刚才的疲累也有所消减,笑了笑,说道:“那父皇就陪蔓儿走一走吧。”

    两人由一群宦官宫女跟着,穿过了几道门,少女抬起头,忽然指着前方的一座建筑,说道:“父皇,前面就是翰林院,要不我们去翰林院看看吧。”

    陈皇诧异道:“去翰林院做什么?”

    少女想了想,说道:“父皇整天都在深宫里,不知道外面的情形,去这些衙门里看看,就知道他们是不是在偷懒,就算他们没有偷懒,也能督促督促他们,让他们时刻都严格要求自己,报效朝廷,报效国家。”

    陈皇考虑了一瞬,点头道:“好,那便去看看吧。”

    翰林院门口的差役见前方有十数道人影走过来,准备上前询问时,见到最前方一人衣衫上绣着的金龙,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脚下一软,立刻道:“参见陛下!”

    那差役哆嗦着直起身子,说道:“陛下,我这就去禀告学士大人!”

    “哎,你站住!”少女急忙叫住他,看着陈皇说道:“父皇,他进去禀告了以后,这里的人就有准备了,我们就这样悄悄的进去,看到的才是他们平日里的样子。”

    陈皇点了点头,说道:“不用禀告了。”

    翰林院是个清贵衙门,大部分官员都十分闲散,修书编史之类的事情,也不急于一时,平日里过的十分悠闲。

    一处值房之中。

    两名官员坐在桌前对弈,一人捏着白子,思虑许久都没有落下。

    对面一人脸上露出不耐烦之色,催促道:“郑大人,你都想了一盏茶的功夫了,到底下不下啊?”

    “急什么?”那官员瞥了他一眼,说道:“让我再想想。”

    便在这时,一只手从他的身后伸出来,指着棋盘上的一个位置,说道:“下这里。”

    郑大人仔细看了看,顿时大喜,将白子落下,说道:“多谢,多谢!”

    对面的官员脸上浮现一丝怒色,说道:“观棋不语真君子,是谁在多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