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二章 粗大腿

作品:《如意小郎君

    翰林院,康学士靠在椅子上,手持着宝贝紫砂壶,手指轻轻的摩挲着。

    紫砂壶有诸多优点,使用此壶泡茶,不会夺茶真香,此壶已在他手中多年,即便是不用茶叶,只在空壶中注入沸水,也仍有氤氲茶香。

    他虽爱茶,也更爱壶,只是可惜了这一套紫砂壶,昨日碎了一只杯子,却是不再完整了。

    作为侍读学士,他虽不是这翰林院权力最大的官员,但学士大人平日里忙碌在外,很少回来,方哲又是那副样子,翰林院的真正掌权之人,说起来应该是他才对。

    他看了一眼对面捧着一本书在看的方哲,自从昨日之后,方哲就一改往日消沉的样子,平日里看惯了他的半死不活,他陡然间正常起来,反倒不太习惯。

    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有了这样的改变,莫非是真的被那唐修撰打醒了,其实相比起来,他更希望方哲维持以前的样子

    康学士一个人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有一人大步走进来,康学士抬头看了一眼,紫砂壶都来不及放,立刻站起身,说道:“学士大人。”

    翰林学士走进来,对他微微点头,看向方哲的时候,目光有些复杂。

    他刚刚上完早朝回来,今日的早朝之上,空悬了许久的户部侍郎之位,终于定了下来。

    让所有朝臣意外的是,担任户部侍郎的,并不是朝中呼声最高的那几位大人,而是翰林院侍读学士方哲。

    户部侍郎是正四品,侍读学士只是从五品,这等连升数级之事,在当朝极少发生,皇帝凭借个人的喜恶,随意加官,朝臣也不会答应。

    但今日的早朝之上,当陛下宣布这件事情的时候,朝堂却是罕见的沉默起来。

    就连平日里最喜欢折腾的御史台都罕见的没有多言。

    方哲是连中三元的状元,古往今来都少见,能力不在话下,而他在翰林院十四年,早就熬足了资历,也根本不会有人用资历说事。

    更重要的是,“方哲”这个名字,本就代表了一个传奇,即便朝臣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却也不会轻易的忘记。

    翰林学士看着方哲,曾经的下属一跃成为朝中巨擘,地位和官阶犹在他之上,心中虽然不是滋味,却也只能挤出一丝笑容,拱手道:“方大人,恭喜了,此次升任户部侍郎,我翰林院与有荣焉。”

    啪!

    值房之内,瓷器碎裂的声音尤为刺耳。

    “户部侍郎?”

    康学士喃喃了一句,然后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低头看了看,脸色忽然间变的惨白。

    他蹲下身子,嘴唇颤抖,缓缓的捧起几块紫砂壶碎片,眼眶已经有些湿润。

    许久,他才直起身子,将那碎片揣在怀里,艰难的对方哲拱了拱手,说道:“恭,恭喜方,方侍郎”

    唐宁是在吃午饭的时候得知,方哲即将担任户部侍郎,同时兼任侍读学士的。

    从侍读学士到户部侍郎,这可谓是一步登天,但这也是别人羡慕不来的。

    毕竟方哲不仅是连中三元的状元,还有着十四年的翰林院工作经验,有学历有资历,厚积薄发,别人根本挑不出什么毛病。

    只是可惜康王了,和端王斗了这么久,在朝堂上各方施力,鸭子已经煮熟了切成片,就差最后一步蘸酱的时候,却被别人连盘子都端走了。

    这种事情,搁在谁身上都不好受。

    康王府,刚刚从宫里回来的康王面沉似水,身边的丫鬟下人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大气也不敢出。

    “方哲,方哲”康王脸色铁青,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阴沉道:“早不出山,晚不出山,偏偏在这个时候跑出来,本王之前所花的努力,不都白费了?”

    他身边一名中年谋士安慰道:“殿下不必动怒,这户部侍郎虽然不是我们的人,但也不是端王和怀王的人,这便不是最坏的结果。”

    康王在堂内来回踱着步子,怨气难平,忽然道:“据说,他是被唐宁揍了一顿,因而开了窍?”

    中年谋士立刻道:“殿下万万不可因为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怀疑唐大人,那方哲乃是三元及第,虽然沉寂十多年,但陛下对其仍旧十分看重,殿下不要忘记了,唐大人比起那方哲犹有胜之,殿下若是因此迁怒唐大人,便是因小失大”

    “这些本王自然知道。”康王语气郁闷,咬牙道:“可是本王不甘心啊,一个户部侍郎,抵得过朝中多少关系,就这么拱手相送,你让本王如何甘心?”

    中年谋士继续劝慰道:“殿下,成大事者,怎能处处计较一时的得失,殿下不要忘了,这户部侍郎,原本就属于端王阵营,如今虽然半路杀出来一个方哲,但也没有便宜端王,便宜唐家,谁都没有便宜,算起来,我们并不吃亏”

    “唐宁哥不吃,便宜你了。”

    方小月将为唐宁准备的饭菜递给赵圆,说道:“看你胖的,跑都跑不动,你这样王家妹妹怎么会喜欢你?”

    “真正喜欢一个人,就不会只喜欢他的样貌,再说了,表姐你以前比我还胖,现在都变的这么瘦了,我以后一定也能和你一样瘦。”赵圆一边大口扒饭,一边说道:“对了,小舅舅升官了,什么时候请客吃饭呢?”

    唐宁看着方小月和赵圆在一边说话,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方家以前只有方鸿一个吏部侍郎撑着,在权贵林立的京师,一点儿都不起眼。

    但自从方哲升为户部侍郎之后,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六部中,虽然以礼部为首,但真正掌实权的,却是户部和吏部,它们一个掌国家钱粮,一个掌官员任免,这都是重中之重,若非如此,康王和端王也不会因为一个户部侍郎争的头破血流。

    方家一位户部侍郎,一位吏部侍郎,这在整个京师,也是独一份。

    唐淮虽然是礼部尚书,但礼部也就每三年一次的科举能起点作用,现在皇帝还慢慢的将礼部掌管科举的权力稀释,礼部逐渐会沦为一个被人们挂在嘴上的部门。

    而唐琦,唐琦现在不提也罢,国子监那一亩三分地,够他折腾。

    至于那位唐宁没有见过面的唐靖,唐水表姐的父亲,只听说他是中书舍人,中书舍人的地位虽然也不低,但还是远不如吏部和户部二把手。

    唐家要不是凭借着多年经营,在朝堂上积攒的影响力,以及端王阵营的支持,现在还真不如方家。

    方小月虽然瘦了,但方家,却是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一根粗大腿。

    可惜这根大腿,他可能永远都抱不上了,想不到皇帝居然这么器重方哲,开局就送户部侍郎,以后还不知道会将他提拔到什么程度。

    他将方哲打的那么惨,到现在对方脸上的淤青还没有消,还威胁他以后要是还欺负方小月,就托人见他一次打一次,不知道这位方大人人品怎么样,心胸开不开阔,宽不宽广

    方学士升任户部侍郎的事情,短时间内,就传遍了翰林院。

    由侍读学士直接升任户部侍郎,让众人震惊的同时,心中也升起了无限的希望。

    这就是翰林院,虽然他们品级不高,也不如六部的官员,各个手握实权,但经过一番磨砺,从翰林院走出去的人,都不同凡响。

    方大人等了十四年,才一朝登天,他们还急什么呢?

    翰林院大小官员,对于方学士升官一事,都显得十分振奋。

    唯独康学士除外,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目击者称,方大人升官之后,康学士心中既羡慕又妒忌,气急之下,将自己最心爱的紫砂壶都摔碎了,打扫的人进去的时候,康大人正在摔杯子,一整套紫砂茶杯,全被他摔了个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