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章 阁中对话

作品:《如意小郎君

    前方的身影脚步一顿,缓缓的转过身,看着唐宁,表情从始至终没有任何波动。

    唐宁看着方哲,就像是在看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大活人,只是一个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

    甚至就连昨天唐宁对他动手的时候,他也没有任何反抗的举动,此刻更不会有,只是用淡漠的眼神望着他。

    看着他这副样子,唐宁的心情平复下来,说道:“方学士现在方便找个地方,坐下来谈一谈吗?”

    方哲目光空洞的望着某个方向,没有应声。

    唐宁也没有再看他,径直向前方走去。

    片刻后,红袖阁。

    楚楚姑娘倒了两杯茶,看着他,说道:“我就在那边,公子如果有什么吩咐,招招手我就过来了。”

    唐宁没有喝茶,目光望向对面,说道:“新月和我很早以前就认识了,我把她当妹妹看,只是不知道方大人是她的父亲,一时冲动,请方大人见谅。”

    虽然这么说有点儿主动让方哲占便宜的意思,但他总不能说,一直以来是拿方小月当女儿看,也就不计较吃的这一点小亏了。

    方哲望着桌上的茶水,终于开口道:“如果我不见谅呢?”

    唐宁想了想,说道:“那我们就公平公正的打一场,我可以让你一只手。”

    方哲目光望向别处,淡淡道:“想说什么就直说吧,不用拐弯抹角的。”

    唐宁抿了口茶,说道:“你是新月的父亲,任何人欺负她,你都不能欺负她。”

    方哲端起茶杯,说道:“你自己尚且自顾不暇,还有心思去管别人的事情?”

    唐宁放下茶杯,问道:“方大人何出此言?”

    “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天衣无缝的。”方哲目光望着茶水,说道:“你知道陛下为什么对你如此纵容吗?”

    唐宁想了想,说道:“因为他不想看到一个独大的唐家。。”

    “不愧是三甲状元”方哲抿了口茶,说道:“你没有让陛下失望。”

    “三甲状元又如何,方大人不也是?”唐宁摆了摆手,说道:“别人的事我懒得管,也不会去管,但谁让她叫我一声“唐宁哥”呢?”

    方哲目光没有什么波动,说道:“让唐家吃亏的,是陛下,不是你,但唐家记恨的是你,不要以为,凭借两本书,几条流言,就能扳倒唐家,你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这件事情不重要,也和方大人没有关系。”唐宁看着他,说道:“我答应过新月,不再和你动手,但我认识很多高手,很高很高的那种,你以后,不要再欺负她了。”

    方哲没有直接回应他,放下茶杯,站起身,说道:“告辞。”

    唐宁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忽然问道:“不管你因为什么原因变成这样,她又有什么错呢?”

    那身影顿了一顿,但也只是一瞬,很快就再次迈出,消失在红袖阁。

    唐宁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脸上的表情有些郁闷。

    对方哲这个人,他虽然气愤,但更多的是无奈。

    对方是陈国有史以来第一位三甲状元,智商不是萧珏那种二货能比的,这种人一般不容易被他人说服,从目前的情形来看,方哲这个人软硬不吃,方鸿方大人是多么通情达理的一个人,方淑妃也贤良淑德,老方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个玩意儿

    他在红袖阁坐了一会儿,和楚楚姑娘说了会话,才走出去。

    街道上,一名女童骑在一位壮汉的脖子上,用清脆的声音喊道:“爹爹,我要吃糖葫芦!”

    壮汉身材高大,满脸横肉,看上去却一点儿都不凶恶,回过头,看着那女童,说道:“早上不是已经吃过一个了,怎么还要?糖葫芦吃多了对牙不好,听话,爹爹明天再给你买”

    女童摇了摇头,瘪着嘴,扭动身体道:“不嘛不嘛,我就要!”

    “好了好了,别晃了,再晃爹就被你晃晕了。”大汉连忙讨饶,说道:“那就再吃一个,不过你回去不能告诉你娘,不然明天就没有糖葫芦吃了”

    女童发出一声欢呼,骑在壮汉的身上,向卖糖葫芦的小贩走去。

    街角处,一道身影伫立在那里,直到那一大一小的两道身影消失,还怔怔的望着那个方向。

    方家。

    一名妇人看着方鸿,说道:“你就不能说说四弟,这次连娘娘都生气了,新月再怎么说,也是他亲生的,你看他”

    方鸿叹了口气,无奈道:“他若是肯听我的,这十几年来,也不会消沉至此。”

    妇人想了想,说道:“要不,让娘说说?”

    “他的性子你还不知道,谁的话也不会听的。”方鸿摇了摇头,说道:“若是没有当年那件事情,那该有多好”

    一名下人从外面走进来,说道:“老爷,夫人,四老爷回来了。”

    “知道了。”方鸿点来点头,看着那妇人,说道:“我会抽时间再和他说说的。”

    方家,某处院子。

    方哲走进房间,桌前等待的妇人立刻站起身,说道:“回来了,快些吃饭吧。”

    她将热好的饭菜端出来,摆在桌上,然后便要退出房间。

    方哲沉吟片刻,忽然说道:“留下来一起吃吧。”

    妇人的脚步顿住,身体微僵,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方哲抬头看着她,重复道:“留下来一起吃饭吧。”

    “哦,好”妇人怔了怔,确认自己没有听错,这才慢慢的移过来,在他对面坐下。

    “娘,我和小如姐姐又学会了一种千层糕的做法!”有清脆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方新月一脸笑容的从外面跑进来,看到方哲也在房间时,脚步立刻顿住,手里的一个纸包也掉在了地上,里面的糕点散落出来。

    她两只手绞在一起,低着头,小声道:“爹。”

    方哲站起身,走过去,弯腰捡起地上的糕点,将掉落出纸包之外的两块糕点单独挑出来,吹了吹,放进嘴里。

    “好吃。”他如此说了一句,将另外一块也送进嘴里。

    自从入职翰林院之后,唐宁起床的时间便规律起来。

    他一般六点起床,穿衣洗漱,再吃个饭,到翰林院的时候,差不多就是七点了,点完卯,再回到自己的值房,泡一杯茶,开始一天的悠闲生活。

    卯时之后,翰林院的其他官员,则是开始日常的忙碌。

    康学士同样泡了一杯清茶,端起茶杯,看到从门外走进来的人影,随口道:“方大人,早。”

    方哲看着他,微微一笑,“康大人,早。”

    康学士手一抖,一杯热茶全都倒在了身上,烫的他一个激灵,心爱的紫砂杯也掉在地上,摔成几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