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九章 翰林新贵

作品:《如意小郎君

    除了遇到的那位莫名其妙的少女之外,唐宁在翰林院的第二天格外的平静。

    翰林学士亦或是侍读学士侍讲学士并没有提昨天的事情,众人似乎将那件事情选择性的遗忘了。

    “其实今日早朝的时候,是有几位御史弹劾你的,但是方大人站出来替你说话,说那只是一场误会,陛下也没有追究的意思,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萧珏在金殿当值,消息自然要比他灵通的多,劝慰他道:“你昨天也太冲动了,你知不知道京中有多少人都在等着你出纰漏,尤其是唐家,他们在你手上吃了那么大的亏,上上下下怕是有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你,一旦被他们抓住了把柄,就算是陛下也不好护着你。”

    “知道了。”

    唐宁点了点头,他不是真的无畏无惧,也不会傻到凭白暴露出把柄给别人,如今的唐家,虽然在朝的势力已经有所削弱,但在京师,仍然是无人能小觑的庞然大物。

    萧珏想起了一件事情,又道:“以后在翰林院,你只要防着点方哲就好,唐璟今天被调离了翰林院,去户部任主事,应该是唐惠妃在背后使了力,去了户部,他就再也管不到你了。”

    户部主事和翰林侍读一样,都是正六品的官职,但从翰林院外调出去,便说明了正式的踏入朝堂,是一种正常的人事调动。

    唐璟调出去了也好,如果在翰林院整天看到他,心里也堵得慌。

    萧珏看着唐宁,神色忽然一动,问道:“对了,你是不是得罪了平阳公主?”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什么平阳公主,我不认识。”

    萧珏说道:“就是昨天你揍方哲的时候,在场的那个女孩子。”

    唐宁终于想起来,原来昨天对他气势汹汹,今天撞到他的那个女孩子,居然是公主。

    算上昨天,他们才一共见了两面,唐宁摇头道:“我没有招惹过她。”

    要说招惹,可能是昨天看到方小月受了欺负,在气头上,和她说话的语气冲了点,今天也是她不小心撞上来的,如果这也算是招惹,那这位什么太平公主也太小心眼了。

    “也是,你才进宫几次,应该没有得罪她的地方。”萧珏想了想,又道:“平阳公主是宫里唯一一位还没有开府的成年公主,很受陛下喜欢,她平日里和唐惠妃很亲近,你和唐家的关系又总之,你还是防着她一点。”

    一个小丫头片子,唐宁不主动招惹她,也就不用怕她,看她的年纪和晴儿差不多,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陈国其他公主十六七岁已经出嫁了,也就是说她在宫里住不了多久,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再次来翰林院的时候,唐宁并没有见到那位平阳公主,和顾白崔琅打了个招呼,就回了自己的值房。

    没有人给他安排活计,他只好用写书来消磨时间。

    在这里写,总比被唐夭夭逼着写好。

    目前他们的生意,还是以卖书和周边为主,而这些的源头,都在唐宁,他总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沦为了唐夭夭的赚钱工具

    他提起笔,悠哉悠哉的写着,翰林院另一处,却有人头大如斗。

    一人看着一名中年官员,问道:“学士大人觉得,我们给他安排些什么活好?”

    中年官员想了想,叹口气道:“我们翰林院,这次又来了一位不得了的人,这活计,还真不好安排”

    翰林院本是一个清贵衙门,是无数文人梦寐以求进入的地方,但实际的权力不大,他一个翰林学士,官职也只有五品。

    而翰林院的官员,其中有一部分,并不会在翰林院久留,这里只是他们的暂居之地,一两年后,等到熟悉了朝廷的各项章程,便会一飞冲天,甚至将他这位翰林学士远远的甩在身后。

    毫无疑问,每年科举的一甲三人,都是这样的潜龙。

    陈国有史以来第二位三甲状元,更不必说,必定是陛下器重的新贵。

    翰林学士想了想,说道:“暂且让他看些规制典籍,熟悉朝中规程吧,陛下应该对他还有其他的安排。”

    那官员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他和方大人的事情”

    翰林学士挥了挥手,说道:“这件事情连方家都没有追究,我们就不掺和了,暂且观望就好。”

    那官员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暗叹口气,小方大人在翰林院十多年,不管具体事务,每天按时点卯,按时放衙,而他在衙内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也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多瞌睡。

    而这位新来的唐大人,也不是省油的灯,自翰林院建立以来,还没有过连揍两位上官,第二天还能安安稳稳来点卯的人。

    唐宁写完一卷,第二卷只是开了个头,便有人抬了一个箱子进来,说道:“唐大人,这是学士大人让我们拿过来的,您有空了看看这些。”

    “放下吧。”唐宁点了点头,走过去,打开箱子,看到里面全是厚厚的书籍,正常人全部看完一遍,不知道要用多久。

    看书对他来说用不了多长时间,他随意抽出一本,坐在桌前,迅速的翻动起来。

    翻了数十页之后,发现抬着箱子进来的那两人还没有走,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抬头问道:“你们还有事吗?”

    “没,没有”两人对视一眼,很快便退了出去。

    退到院子里的时候,其中一人叹了口气,说道:“这位修撰大人背景果然深厚,居然如此敷衍学士大人,那是看书吗,那分明是在翻书”

    另一人接口道:“这是自然,他的背景若是不深厚,打了方大人,怎么会一点儿事情都没有?虽然方大人那副样子的确很欠揍,但真的敢动手的,可只有他一个人”

    另一人望了门口一眼,脸色顿变,拼命的对他使着眼色。

    “你眼睛怎么了?”那人疑惑的问了一句,又道:“你说方大人会不会报复他,要是我被打的那么惨,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对面的一人看着前方,躬身道:“方大人!”

    刚才开口的那人怔了怔,回过头,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人影时,身体一个哆嗦,不由的惊出了一身冷汗。

    “方,方,方大人”

    方哲额头上缠着一条白布,一只眼睛下方还有些青紫,并没有看他们,径直从他们身旁穿过。

    翰林院最里间的一处值房,康学士听到门外的脚步声,抬起头看了一眼,便立刻站起身来,说道:“方大人,您,您没事吧?”

    方哲面无表情的挥了挥手,坐回自己的位置,习惯性的翻开一本书,目光投上去。

    康学士看了看他,轻叹口气,不再开口了。

    如果他中途不睡觉的话,今天大概会盯着这一页的内容,直到放衙。

    那两个人抬进来的一箱子书,又厚又枯燥,唐宁翻完了一本,便感觉有些头晕脑胀,他合上书,一杯茶没有喝完,放衙的锣声就响了。

    他收拾好桌面,走出值房,慢悠悠的向宫门口走去。

    走出宫门,没走多远,便看到有一道人影晃晃悠悠的走在他的前方。

    唐宁看着那道身影,心中便一股无名火起,上前两步,沉声道:“站住!”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