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一章 演技很差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琦脸色有些发白,说道:“魏公公,唐某并非开玩笑,只是舍妹她,她真的不见了!”

    魏间脸上依旧带着和善的笑容,说道:“唐大人可以再找找,过了半个时辰,我再回宫复旨。”

    这便是下了最后通牒了,唐琦沉吟片刻后,点了点头,大步走出去,沉声道:“找,哪怕是把唐府掘地三寸,也要把二小姐找出来!”

    他目光猛地望向一名丫鬟,问道:“你早上可有见到二小姐!”

    那丫鬟不由的哆嗦一下,说道:“早,早上我送饭的时候,没有看到二小姐,我,我以为她还没有起床……”

    唐琦脸色更加难看,问道:“昨晚呢?”

    “昨,昨晚,我是亲自看着二小姐睡下的……”

    唐琦拳头紧握,唐府护卫众多,戒备森严,一个弱质女流,不可能不声不响的从唐府逃离,他扫视了下方一眼,说道:“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找!”

    堂内,魏间看着唐宁,脸色有些尴尬,说道:“状元郎不必着急,兴许是令堂去了什么地方,再等等吧,先喝杯茶……”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我怕茶里有毒。”

    魏间笑了笑,说道:“这怎么可能……”

    “就算是没毒,也可能有口水什么的……”

    魏间脸上的笑容僵住,看了看手里的茶杯,将之缓缓放下。

    以状元郎和唐家的恩怨纠葛,这似乎也并不是不可能发生,而他刚才可是喝了不少茶水,一念及此,顿觉胃里一阵翻滚。

    半个时辰之内,唐府的下人一间一间房间的搜查,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将整个唐府,搅的一阵鸡飞狗跳。

    唐琦从外面走进来,看着魏间,艰难道:“魏公公,我们找遍了唐府,依旧没有找到二妹……”

    魏间站起身,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既然如此,我便回宫向陛下复旨了。”

    他看着唐宁,笑道:“状元郎,我们走吧。”

    唐琦怔怔的站立在原地,看着魏间和唐宁走出唐府,立刻对一名下人说道:“速去礼部,将大老爷请回来!”

    虽然二妹的的确确是不见了,但早不见晚不见,偏偏在陛下下旨的时候不见,唐家如何向陛下解释?

    便是他自己也不相信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此事若是处理不好,便是欺君之罪,即便是唐家,也承担不起这个罪责。

    他此刻心中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念头,吩咐完一名下人之后,又看向另一名丫鬟,说道:“你去端王府一趟,让端王想办法将消息传到惠妃娘娘哪里!”

    唐府之内一片慌乱,唐府之外,闻讯而来的百姓,已经将街道围了个水泄不通。

    “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刚才我好像看到宫里的内侍了,莫非陛下下了旨,要状元郎将母亲接出来?”

    “如果真是这样,陛下就太圣明了。”

    “都这么久了,也应该出来了吧!”

    ……

    人群望着唐府大门方向,议论纷纷的时候,门口处终于有了动静。

    “状元郎出来了!”

    “咦,怎么没有看到那位唐府小姐?”

    “不对啊,状元郎的脸色很不好看,难道唐家竟敢抗旨?”

    “里面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唐宁对魏间拱了拱手,说道:“魏公公,麻烦您白跑一趟了。”

    “奉旨办事,不麻烦。”魏间笑了笑,说道:“我还要回宫复旨,就不送状元郎了。”

    “魏公公慢走。”

    送走了魏间,唐宁再次看了一眼唐府的方向,转身离开。

    人群中,终于有人壮着胆子,上前问道:“状元郎,见着令堂了吗?”

    唐宁摇了摇头,大步离开。

    消息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便在人群中传遍。

    众人望向唐府的目光,再次发生了变化。

    “这,唐家这是胆大包天啊!”

    “连陛下的话都敢违抗,唐家难道是要造反不成?”

    “嘶,抗旨不尊,不知道陛下会怎么处理唐家?”

    ……

    啪!

    皇宫某殿,陈皇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说什么,人丢了?”

    魏间忙躬身道:“回陛下,唐家是这么说的。”

    陈皇面色沉下来,说道:“人在他们唐家十八年,早不丢晚不丢,偏偏这个时候丢,一个大活人,能丢到哪里去?”

    他说完便站起来,一只手按在桌上,说道:“朕不过是让他们母子相见一面,魏间,你说唐家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他们真的有造反之心?”

    魏间低下头,说道:“陛下,此事尚未查明,老奴不敢妄言……”

    陈皇平息下来之后,又重新坐下,喃喃道:“唐家没有造反的理由,也没有造反的胆子,朕量他们也不敢抗旨,可这人,到底哪里去了?”

    他目光望向殿内某个位置,问道:“凌云,将一个人悄无声息的从唐家带出去有多难?”

    凌云上前一步,想了想,说道:“回陛下,以唐家的守卫力量,若只有臣一人,尚且不能保证潜入唐家不被发现,便是宫中供奉,想要悄无声息的带一个大活人出来,也绝无可能。”

    陈皇皱起眉头:“如此说来,唐家真的将人藏起来了?”

    他话音落下,有一宦官上前,躬身道:“陛下,惠妃娘娘求见。”

    “就说朕忙着……”陈皇不耐烦的说了一句,又摆了摆手,说道:“算了,让她进来吧。”

    不多时,便有一宫装妇人快步走进殿,说道:“陛下,您要为臣妾做主,为唐家做主啊……”

    陈皇看了她一眼,问道:“做什么主?”

    宫装妇人道:“臣妾的妹妹被贼人掳掠出府,不知所踪,陛下一定要派人抓住贼人……”

    “她到底是被人掳走,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朕会让人严查的。”陈皇看了她一眼,说道:“倒是你们唐家,近些日子做的事情,闹的民怨沸腾,连朕都有些看不下去,唐家好歹也是大族,当真是一点儿脸面都不要了吗?”

    宫装妇人脸色一变,急忙道:“陛下,那是唐家遭人造谣诬陷……”

    “到底是不是造谣,是不是诬陷,百姓心里有数,朕心里也有数。”陈皇摆了摆手,说道:“这件事情,朕会查明的,你在宫里等消息就行。”

    片刻后,宫装妇人走出大殿,行至另一处殿门口,压低声音道:“让唐尚书来见我。”

    ……

    唐家门前的百姓们虽然已经散去,但一道道消息,却随之散播到了整个京师。

    关系复杂者,更是通过唐家的下人,得到了确切消息。

    状元郎四进唐家,不仅没有见到生母,也没有唐家人愿意见他。思母心切的状元郎,进宫求见陛下,好不容易才求来了一道允许母子相见的圣旨,结果到了唐家,却被告知他的母亲不见了……

    “唐家这是将人藏起来了吧,这可是欺君啊!”

    “有胆气,连圣旨都不在乎,老子服了!”

    “唐家这是药丸啊……”

    ……

    唐宁已经快要走回家了,唐水还跟在他的身后。

    唐宁回过头看着她,好奇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唐水双臂环胸看着他,问道:“小姑不见了,你就一点儿都不担心吗?”

    唐宁怔了怔,忽然捂着胸口,咬牙说道:“不管他们把她怎么了,这件事情,我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唐水看着他,问道:“有没有人说过,你的演技很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