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章 再次登门

作品:《如意小郎君

    陈皇正要拟旨,想了想,又转头看着魏间说道:“不是什么大事,不必再另行下旨,魏间,你亲自陪他去一趟唐府,传朕口谕,让唐宁和唐家二小姐相见一面,任何人不得阻拦。”

    魏间微微躬身:“老奴遵旨。”

    不管是圣旨也好,口谕也罢,只要能达到目的就行,唐宁抱拳躬身,说道:“臣谢陛下隆恩。”

    “这件事情,是你们的家事,朕倒是不好插手,也只能帮你到这种程度。”陈皇看了看他,说道:“行了,十八年没有见过你的母亲,心里一定很着急,快去吧。”

    “臣告退。”

    虽然没有圣旨那么大的阵仗,但口谕也是皇帝口谕,该有的排场还是不能少。

    唐宁和那位魏公公一人一轿,轿前有禁卫开路,轿后有宦官相随,出了宫门,便直向唐府而去。

    唐府门前,比起往日要热闹了许多,行人络绎不绝,若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有许多人来回数次从唐家经过,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唐府的位置,并不处于闹市,事实上这一片区域所居住的,都是京中权贵官员,环境较为清幽。

    只是近日来,状元郎日日来唐府,引得京中不少人好奇心大增。

    书中有沉香救母,现实中也有状元郎救母,两者都是磨难重重,众人在心中对比起来,竟有一番别样的感受。

    听说状元郎在唐府天天都坐冷板凳,唐府虽然每次都让他进去,但却从来没有人愿意见他,甚至连茶水都不会给他一杯。

    听闻此事的百姓心中好奇,便想着来亲眼看上一看。

    “状元郎也真是可怜,和自己的娘亲同在一处府内,却不能相见”

    “唐家人好狠的心呐”

    “状元郎今天怎么还不来,该不会是放弃了吧?”

    众人聚在一处,小声议论的同时,也不忘对着唐家的方向,狠狠的吐两口唾沫。

    唐府门房走过来,大声道:“干什么呢,走远点,说你呢,一早上见你在这里转了八回了,再不走,叫人把你腿打断!”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郁闷,唐家是大家族,就算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门房,但出门在外,脸上也有光彩。

    可近来呢,那些平日里对他阿谀奉承的家伙,居然连正眼都不瞧他了,似乎他作为唐家门房,是一件十分丢脸的事情。

    他自是知道那些人态度变化的原因,可不让状元郎见母亲的又不是他,他不过是唐家一个门房啊

    心里有苦说不出,他只能暗叹口气,继续驱赶在唐家聚集的看热闹的家伙。

    “你们是什么”前方又有一群人走过来,他刚抬起手,看清楚之后,生生将接下来的话又咽了下去。

    来人皆是披甲带刀,远远的便有一股凶煞之气扑面而来,一看就不是他一个小小的门房能够招惹得起的。

    不远处围观的人群,更是一阵哗然。

    “我滴个乖乖,这不是宫里的禁卫吗,他们来唐家干什么?”

    “你们看,状元郎怎么从轿子里下来了!”

    “难道是来接唐家小姐走的,状元郎要救母了?”

    众人脸上的表情既疑惑又惊奇,远远的看着这边,唐宁和魏公公从轿子上下来,魏间笑呵呵的看着他,说道:“唐大人,请。”

    唐宁同样笑了笑,说道:“魏公公先请。”

    唐府的门房走上前,颤声道:“两,两位”

    魏间看了看他,说道:“传陛下口谕,”唐府现在是谁主事,让他快些出来吧。

    “请,请进”那门房先请两人进去,然后才看了站在门口的一名下人一眼,说道:“还不快去禀告!”

    有皇家的虎皮到底不一样,唐宁来了唐家四次,一次都没有见到主人,这次刚刚走进唐家,便看到一名中年人快步走了出来。

    唐琦快步上前,看着魏间,忙道:“魏公公到访,唐琦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至于站在一旁的唐宁,他则是选择性忽视。

    一行人行至主厅,唐琦才看着魏间,小心问道:“不知魏公公大驾光临,有何要事?”

    魏间笑了笑,说道:“传陛下口谕,状元郎思母心切,陛下特命我带他来唐家,见一见贵府二小姐,任何人不得阻拦,唐大人,还是快些请二小姐出来吧。”

    唐琦看了看唐宁,目光很快又移开。

    魏间亲至,便说明确有其事,若是陛下下旨让他将二妹接出去,他心中反倒怀疑,但只是见一面,想来应该是他求陛下下的旨了。

    他沉思片刻,脸上便露出笑容,看了看身后一名下人,说道:“去请二小姐出来。”

    从始至终,他便只看了唐宁一眼。

    “是!”那下人应了一声,匆匆的走出去。

    唐府某处小院,唐水走出门,看到有下人匆匆的隔壁院子而去,怔了怔,问道:“你干什么去?”

    那下人立刻道:“回小姐的话,宫里来人了,老爷让我请二小姐出去。”

    “宫里来人?”唐水皱起眉头,问道:“宫里来人做什么?”

    “和,和那唐宁一起来的。”那下人看着她,说道:“说是陛下下旨,让那唐宁见一见二小姐。”

    “陛下下旨?”唐水脸上露出一丝喜色,随着那下人走进院子,说道:“小姑,小姑你快出来!”

    院内没有人影,屋内也没有应声。

    唐水快步走进房间:“小姑”

    房内没有一道身影,她怔怔的站在原地,又重新跑回院中。

    院子不大,可以说是一览无余,她再三确认之后,坐在院中的石凳上,一时有些缓不过神,喃喃道:“小姑不见了!”

    那下人更是吓的脸色发白,屋内屋外,每个角落都搜寻了一遍之后,颤声道:“这,这可怎么办?”

    大堂之内,唐宁坐在椅子上,目光望着门外,魏间喝了杯茶,再次看向唐琦,问道:“唐大人,二小姐住的很远吗,怎么去了这么久?”

    唐琦心中也疑惑,站起身,说道:“我去看看。”

    他刚刚走出门口,便有一名下人慌慌张张的跑过来,说道:“老爷,不好了!”

    唐琦看到他,心中莫名涌起一种不妙的预感,沉声问道:“慌什么慌,二小姐呢?”

    那下人颤声道:“二小姐,二小姐不见了!”

    “什么?”唐琦面色大变:“怎么会不见了!”

    唐宁坐在堂内,端起了茶杯又放下,看向魏间,问道:“魏公公,你说,他们会不会不让我娘出来?”

    魏间笑了笑,说道:“状元郎放心吧,陛下的口谕,和圣旨没有什么区别,不尊圣谕就是抗旨不尊,唐大人是聪明人,不会做不理智的事情。”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放心了。”

    魏间又喝了杯茶,这才疑惑道:“奇怪了,这都过了两盏茶的功夫了,便是再慢,也早该到了”

    他站起身,看到面沉如水的唐琦从外面走进来。

    他看着唐琦,问道:“唐大人,发生什么事情了?”

    唐琦看着魏间,嘴唇动了动,许久才低声说道:“魏公公,实不相瞒,舍妹,舍妹她不见了。”

    魏间闻言,先是一怔,随后脸上就重新露出了笑容,说道:“唐大人,这个玩笑,可一点儿都不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