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 君前请旨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家这次真的是彻底不要脸了,不管百姓怎么骂,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你接连去了四天,都没有一个主事的人肯见你,人要是不要脸起来,还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萧珏一直都在关注着事情的进展,想了想之后,看着唐宁说道:“你和唐家的恩怨,算起来其实是唐家的家事,就算是陛下也不好插手,但是你可以请陛下下旨,让你见你娘一面,这是人之常情,想来陛下不会拒绝,唐家就算是不愿意,也不敢抗旨。”

    唐宁随口道:“再看吧。”

    “再看吧?”萧珏看了看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忽然问道:“你不会是早有打算了吧,天天去唐家坐冷板凳不是你的性格,你居然坚持了四天,你到底有什么打算,告诉我呗”

    唐宁想了想,看着萧珏,问道:“你说我要是请求陛下这件事情,陛下会答应吗?”

    萧珏思忖片刻,分析道:“陛下会直接让你把你娘接出来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要只是见一面的话,陛下不可能拒绝,百姓们都传成那样了,唐家不要脸,陛下还要呢。”

    唐宁想了想,觉得萧珏说的有道理。

    明天他正好要进宫一趟,太医院的医书还没有编纂完毕,他每隔几天,都要过去看看。

    今天他还有另外一件事要做。

    他走回房间,坐在小如身边,问道:“好了吗?”

    小如放下针线,笑道:“一会儿就好了,可是小宁哥,既然我们有求于人,这个礼物,是不是有些轻了?”

    唐宁揽着她的肩膀,说道:“这送礼之事,不是礼物越重越好,收礼之人喜欢才是最重要的,再说我们家又不像康王那样家大业大,送礼都是一箱一箱的送”

    小如点了点头,说道:“我听小宁哥的。”

    娶老婆其实娶小如和小意这样的最好,一个乖巧听话,一个知书达理,反面例子就是唐夭夭和唐水,不知道老唐家造了什么孽,怎么净出这种妖女。

    甚至就连苏媚都比她们强上一点,虽然她的温柔妩媚都是装的,但好歹也会装上一装,唐女侠向来都是做自己,连装都懒得装。

    苏媚今天没有睡觉,而是在院子荡秋千,从表情来看,心情不佳,见到唐宁走进来,语气酸酸的说道:“呀,今儿个是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

    唐宁走到院子里,说道:“随便走走,顺便送你一个礼物。”

    “礼物?”苏媚怔了怔,然后高兴的问道:“你知道我生辰快到了?”

    “你生辰这么快就到了?”唐宁惊讶道:“我记得你年初的时候说过,二十岁的生辰才过了没多久,怎么这么快就又过?”

    苏媚黑着脸,说道:“年初的时候,我二十岁生辰才过了不到半年,半年很久吗?”

    “不久。”唐宁干脆的摇头,马上就二十一岁的老姑娘惹不起。

    苏媚忽然警惕起来,说道:“既然不知道我的生辰,你为什么送我礼物?”

    唐宁想了想,说道:“我们是朋友啊,朋友之间互相送一送礼物需要理由吗?”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苏媚看着他,说道:“你有事要求我?”

    唐宁一脸的痛心疾苦,摇头道:“好心好意送你一件礼物,你太让我失望了”

    苏媚摇着他的胳膊,嗲声嗲气的说道:“刚才算人家不对,你送人家什么礼物?”

    看了看自家小姐的样子,站在院子里的小丫鬟身体不由的抖了抖。背过身去。

    房间之内,苏媚打开唐宁过来的时候背着的一个布袋,从里面拿出来一件东西,问道:“这是什么?”

    有句古话说得好:若她涉世未深,就带她看尽人间繁华若她心已沧桑,就带她坐旋转木马如果她睡不着觉,就送给她一个大布娃娃。

    很多女生睡觉,都要抱着一个布娃娃才能睡着,大多数情况下,这都是缺乏安全感的体现。

    唐宁自己不能做苏媚的娃娃,就帮她缝了一个,不仅如此,布娃娃身体里面,还藏了几个香囊,香囊里面,是有助于安神的香料,应该会对她的失眠症产生一点帮助。

    针线活都是小如做的,主要是因为唐宁有事要求到苏媚,自己动手做出来的东西拿不出手,晚上睡觉抱着可能不会助眠,反而会吓的她更加失眠。

    布娃娃比苏媚还要高,唐宁将它放在床上,说道:“你以后睡觉可以试试抱着它,或许会有效果。”

    苏媚躺在床上,抱着布娃娃滚了滚,说道:“真的挺舒服,还香香的”

    她抱着布娃娃,看着唐宁,说道:“礼物送到了,你可以回去了。”

    唐宁怔了怔,这女人怎么这么的现实,有了新娃娃就忘了旧人。

    他在床边坐下,说道:“不急啊,我们再聊聊。”

    苏媚捂嘴打了个哈欠,说道:“没什么好聊的,我要睡觉了。”

    “别啊,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你不是说没有事情要求我吗?”

    “不是求你,是请你帮忙。”

    “不帮。”

    唐宁从她怀里把布娃娃夺回来,一边向门外走去,一边说道:“不帮我就不送你了!”

    苏媚从床上跳下来,冷笑一声:“老娘的地盘,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清晨,唐宁坐在进宫的马车里,昏昏欲睡。

    苏媚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土匪,有了娃娃还不够,非让他也陪着她睡了整整两个时辰。

    导致他昨天大半个晚上都很清醒,直到后半夜才睡着。

    太医院重新修纂医书是一个很庞大的工程,有很多古方都需要推敲,虽然他只在老院长的熏陶下,看过几本医书,但见识却比他们长了几百上千年,往往能提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

    从太医院出来,他才看着那名跟在他身边的宦官,说道:“我有事要求见陛下,不知可否通传一声?”

    陛下自然不是想见就见的,只是眼前之人是新科状元,又被陛下看重,那宦官想了想,说道:“唐大人在这里稍等片刻,我这就去通传。”

    唐宁在太医院门前站了一会儿,没多久,那宦官就走回来,说道:“唐大人,陛下召见,请您跟我去御书房。”

    唐宁不是第一次见皇帝,心中倒也平静,只是,当他被那宦官领进御书房,看到陈皇居然在吃着一碗什锦锅子时,心里还是难免的波动。

    虽然看不清他碗里的东西,但这味道,唐宁再也熟悉不过。

    陈皇放下筷子,擦了擦嘴,问道:“你找朕有什么事情?”

    唐宁这次来,其实是想要陈皇兑现承诺的。

    之前他救了淑妃的时候,陈皇曾经允诺过他一笔丰厚的赏赐,只是当时他说的是等他科举结束再说,现在科举已经结束那么久了,他都没有再提过,八成是忘了。

    陈皇不说,他也不好直接提,又不知道怎么间接,总不能指着他的碗问他,有没有觉得这碗什锦锅子,很像他欠自己的那一个承诺?

    唐宁想了想,问道:“年初之时,淑妃娘娘身体不适,如今已过数月,不知娘娘的病可有再复发?”

    “你倒是有心了。”陈皇看着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多亏了你指出了那药方的错误,淑妃的病,这几个月已经没有再犯了。”

    “如此臣便可以放心了。”唐宁长松了口气,说道:“淑妃娘娘无碍便好,至于陛下当时说的赏赐,臣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能要。”

    “你不说朕险些就忘了。”陈皇想了想,看着他说道:“朕向来赏罚分明,有功自然该赏,说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

    唐宁拱手道:“臣也是一名医者,治病救人乃是天职,不敢要赏赐。”

    陈皇摆了摆手:“朕说赏你便不会食言,当日是顾及你刚来京师,不易锋芒过露,此时则是没有这个担忧,你说吧。”

    唐宁一脸为难:“臣真的不能要。”

    陈皇想了想,说道:“既然你如此推辞,那朕”

    唐宁急忙道:“君无戏言,臣怎么能让陛下为难,臣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还请陛下成全。”

    陈皇看着他,问道:“哦,什么事?”

    唐宁躬身道:“臣恳请陛下下旨,让臣可以见臣的生母一面。”

    陈皇想了想,若是唐宁想要将唐家二小姐接出来,他不好下这个旨意,毕竟这是唐家家事,但若是只是见上一面,则合情合理,他也没有什么为难的。

    他看着唐宁,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情,朕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