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七章 主动登门

作品:《如意小郎君

    “朕有笑吗?”陈皇捂着胸口,说道:“可惜了唐家这么多年的经营,朕这是痛心和遗憾啊!”

    他的手捂在胸口上,脸上的笑容还是很灿烂。

    淑妃继续为他按摩着脑袋,却是没有再拆穿了。

    唐家在京师经营日久,不仅在朝堂之上党羽众多,因其把持礼部多年,掌管科举,在民间和仕林中的声望也一时无二。

    最近这些日子,唐家的名声接连受损,这正是陛下乐于看到的。

    陈皇在淑秀宫小憩片刻,这才回了御书房。

    他坐下之后,似是无意的问道:“魏间,你说这把火,到底是诚儿放的,还是那小狐狸?”

    魏间诧异道:“不都说是唐家吗?”

    “唐家哪有那么蠢?”陈皇摇了摇头,说道:“不太可能是诚儿,他想不到这样的方法,就算是想到了,也不会只烧个大门,如此说来,这一切都是那小狐狸策划的?”

    魏间疑惑道:“啊,陛下说的,老奴怎么听不懂?这件事情,和康王殿下有关系?小狐狸又是谁?”

    “那小狐狸先是将萧家刘家黄家的那几个小子和他绑在了一起,这样一来,唐家若是发难,就得掂量掂量,刘家黄家不愿意因为一点儿小事和唐家交恶,但也不会容他三番两次的骑在他们头上……”

    陈皇捻了捻下巴上的短须,继续道:“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诚儿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定会死追到底,到时候,不管是不是唐家做的,唐家都洗脱不了嫌疑,朕倒是要看看,他接下来还有什么手段,唐家,也该安宁一些日子了……”

    ……

    “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萧珏靠在亭中的柱子上,问道:“刑部和大理寺查不到唐家放火的证据,仅凭猜测又不能定罪,最多也只能恶心恶心他们而已,恶心又恶心不死人……”

    唐宁没有开口,他便自顾自的说道:“不过,这件事情,也够唐家喝一壶了,朝中许多御史咬着他们不松口,就等着找他们的破绽,不给出一个交代,刘俊和穆羽他们家也不会轻易放过的。”

    唐宁目光望着某个方向,说道:“顺其自然吧……”

    唐人斋在被烧的第三日就再次开张。

    这一次,他们不仅那白蛇传的后续内容全都拿了出来,唐凝凝新作宝莲灯,更是直接出了十卷,后十卷也会加紧刊印,将在五日后全部售出。

    “白素贞一家终于团圆了,真好啊!”

    “唐姑娘的新作,也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三圣母真可怜,被自己的亲哥哥压在华山之下……”

    “这世上哪有这么狠心的哥哥和舅舅,就算是编故事,也未免有些太离谱了吧?”

    “呵呵,这种人怎么就没有了,三圣母才被压了十五年,在这京师,可是有人被自己的亲哥哥关了十八年呢!”

    “我的天哪,这凝凝姑娘,是要和唐家作对到底了!”

    ……

    唐人斋重新开张,京师一众读者欢腾不已。

    相反,唐家却是一片阴霾。

    唐淮今日未去礼部,他面前的桌上,放着两部话本。

    一本是白蛇传,一本是宝莲灯。

    民间百姓斥责唐家不顾亲情,无情无义,朝中御史争相弹劾,纵火案一事,至今未有结果。

    唐家从人人敬仰,到如今的恶名远播,只用了短短几个月时间。

    这原本只是唐家的家事,便是闹得京师人尽皆知,也不会有多么严重的影响,但有了这两部流行话本的引导,竟是直接将此事的影响扩大了千倍百倍。

    唐淮低头看了看,有些自嘲的说道:“就因为这两本书?”

    唐琦也有些难以接受,因为区区两部话本,便使得唐家声誉尽毁,纵使唐家背景通天,但堵不住百姓的悠悠之口,也插手不到已经被康王介入的国子监。

    唐人斋纵火案一出,他们更是采取不了任何手段,反而要担心,若是唐人斋再出现什么纰漏,百姓和朝廷最先怀疑的,便是他们唐家。

    唐淮沉吟许久,才开口道:“纵火案一事,便到此为止吧。”

    唐琦想了想,问道:“那这两部书……”

    “随它去了。”唐淮挥了挥手,说道:“不要因为一条小鱼,误了大事。”

    对于唐家而言,首要之事,自然是保证端王在朝堂上的力量,在这个过程中,唐家所失去的,都能在端王登位之后加倍的拿回来。

    若是因为这些事情乱了阵脚,影响大局,则是得不偿失。

    唐琦点了点头,说道:“我去安排。”

    ……

    唐人斋纵火案一事,虽然刑部和大理寺仍在追查,但在朝堂上的热度显然消减了下去。

    唐昭曾经命人砸了唐人斋,唐家为表歉意,向刘家等几个家族赔付了巨款,据说,那笔银子,已经足以买的下好几个唐人斋了。

    砸店之事到此为止,而纵火的风波,也随之平息。

    任谁都知道,这已经是唐家表示出来的态度了,若是再揪着此事不放,对谁都没有好处。

    陛下虽然不满于唐家,有心削弱,但削弱不等于削除,这件事情只是对唐家某方面的声誉产生了影响,朝堂上的唐家,依然是那个可以呼风唤雨的唐家。

    刘俊将一叠银票放在桌上,说道:“唐家此次愿意出十万两,这五万两是唐兄应得的。”

    唐家肯拿出来十万两,自然不是为了赔付,而是给出一个平息此事的态度,即便是刘家等家族,也不愿意将唐家得罪的太狠,便顺着台阶下了。

    刘俊看着他,说道:“唐兄大可放心,经此一事,他们定然不会再对唐人斋出手了。”

    唐宁点头微笑,说道:“刘兄辛苦了。”

    “应该的。”刘俊摆了摆手,说道:“怎么说这店铺我也有份,以后有什么事情,唐兄尽管招呼就行。”

    刘俊离开之后,萧珏看着他,说道:“五万两不错了,宫里有惠妃,有端王,陛下不会真的拿唐家怎么样,在你之前,从来没有人把唐家逼到这一步。”

    唐宁忽然站起身,向庭外走去。

    萧珏忙问道:“你要去哪里?”

    “唐家。”

    “唐家,这里不就是唐家吗,你要去哪个唐家?”萧珏喃喃了一句,居然怔住,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

    唐府。

    京师的唐府有很多,但说起唐府,百姓们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一定是位于京师东边的唐尚书府。

    一门三杰都在朝堂,嫡女又在宫中为妃,所出皇子风头正盛,京师没有几个家族,能比唐家更加显赫了。

    但显赫归显赫,近些日子,从唐府门口路过的行人,可没少对唐府吐口水。

    这直接导致唐府的门房见到府门前有人路过的时候,眼睛都会死死的盯着,要是有人胆敢有什么不文举动,冲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这就是唐府啊,听说唐尚书将自己的亲妹妹关在府中十八年,是不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这件事情,京师何人不知,这等无情无义的人,居然能做到礼部尚书,朝廷真是瞎了眼……我呸!”

    “还真是和话本里写的一模一样,奶奶个腿的,这种人都能当大官,我也呸!”

    ……

    唐府门房看到大街上又有人对着唐府吐唾沫,顿时大怒:“你们两个,站住!”

    两人自是撒腿狂奔,门房一路追赶,也只是在其中的一人的屁股上踹了一脚,自己还摔了个跟头。

    他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气喘吁吁的走回来时,看到唐府门口站了一人。

    这是一名年轻人,身材欣长,生的俊俏至极。

    年轻人身旁还有一名女子,身段高挑,样貌可人。

    两人一看便非常人,门房走过去的时候,脸上露出笑容,问道:“公子找谁?”

    年轻公子望着唐府,说道:“麻烦通知贵府主事之人,唐宁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