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五章 怨气冲天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宁捂着胸口,一脸痛心。

    唐夭夭上上下下的打量他几眼,忽然说道:“你的表情怎么这么假?”

    唐宁怔了怔,问道:“假吗?”

    唐夭夭点点头,确信道:“假。”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唐宁重新躺回床上,说道:“你先出去一下。”

    “为什么?”

    “我没穿裤子。”

    “无耻!”

    唐人斋今天依然没有开门营业,这次根本不用解释,百姓们只要站在街头看上一眼,就能知道原因。

    唐人斋的两扇大门已经被烧毁,只剩残骸,牌匾虽然无损,却也熏的漆黑,被拆了下来。

    左邻右舍还在议论着昨夜的那一场大火,个个心有余悸。

    唐人斋两旁可都是店面,左边是布庄,右边是粮店,要不是昨夜唐人斋伙计发现的早,怕是这两家店铺,也要遭那池鱼之灾。

    而此地身处闹市,房屋密集,一旦火势蔓延,后果不堪设想。

    有人语气愤慨的说道:“这唐人斋的伙计是怎么回事,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就不知道小心点!”

    “小心又有什么用?”另一人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是再小心,碰到有心人,也依旧没办法。”

    “你说这是有人故意纵火的?”

    “我可没有这么说,只是听说唐人斋两天前被人砸店的时候,那人放出话来,要是他们不听话,下一步便不是砸店那么简单,而是将整间铺子给烧了,不知道和昨夜的放火案有没有关系?”

    “竟有此事!”

    “这么说,放火的,是那唐家?”

    “我什么都没说,走了”

    百姓们围着唐人斋议论,街坊邻居人心惶惶,买书的客人趁兴而来,败兴而归,看了看这破落的店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开门营业。

    这该死的唐家,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看书了!

    人群之后,一名白发老者从袖中掏出小本,一边记录,一边愤懑的说道:“不顾后果,闹市放火,天子脚下,简直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唐宁和唐夭夭走进唐人斋的时候,徐管事正坐在里面唉声叹气。

    唐宁走过去,问道:“损失怎么样?”

    “公子小姐来了。”徐管事起身行了一礼,说道:“损失倒是没有什么大损失,幸亏伙计们发现的早,很快便扑灭了火,就只是大门被烧坏了,不过这放火的人也太坏了,这是真的要烧掉我们的店啊,一群生儿子没”

    “哎”唐宁挥了挥手,说道:“虽然放火的是他们,但我们也要文雅一些,不要说脏字,也不要骂人”

    徐管事只能无奈点头。

    唐宁看着他问道:“报官了吗?”

    徐管事点头道:“京兆府衙的差人早上就过来看了,说是会尽快找到纵火之人。”

    “屁的尽快!”闻讯而来的刘俊一脸狂怒:“这事儿要不是唐二傻干的,我刘字倒过来写,他们唐家还真当京师是他们唐家的天下了,我这次非得让唐家褪一层皮下来!”

    唐宁走过去,安慰道:“刘兄先不要这么生气,或许凶手另有其人”

    “不可能!”刘俊一巴掌拍在桌上,说道:“这是唐家在给我们几家警告啊,这件事情唐兄你别管,此事已经不是你能插手的了。”

    他回过头,说道:“老黄,老穆,你们真要看着唐家骑在我们头上拉屎撒尿吗?”

    穆羽沉着脸说道:“我先回去告诉我爹。”

    黄昱龙也点了点头,说道:“我也先回去一趟。”

    三人走了之后,萧珏才从外面走进来,摇头道:“他们几家只能算是小打小闹,锦上添花,别忘了告诉康王殿下一声,他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

    唐宁看着唐人斋大门处的狼狈,叹息口气,有些心疼的说道:“这可是刚刚装修好的新铺,再修一次,不知道要花多少银子”

    萧珏四下里张望张望,说道:“我觉得,至少也要有个十万两吧?”

    康王府。

    刚刚起床,正在洗漱的康王听管家说完之后,一口漱口之水便喷了出来。

    “你说什么,唐人斋昨天被人烧了?谁干的?”

    管家立刻说道:“回殿下,放火的人还没有找到,京兆府衙已经全力在查了。”

    康王擦了擦嘴,高兴道:“烧得好,烧得好啊!”

    “你派人,不,你亲自去安慰安慰唐大人,就说本王一定帮他找回这个公道!”康王整理了一下衣装,说道:“准备一下,本王要去拜访拜访御史中丞。”

    唐人斋被人纵火,只用了不到一个早上的时间,就近乎传遍了整个京师。

    哪怕是京兆衙门被烧,消息也不会流传的如此之快。

    怎奈何唐人斋这个名字,每天都在牵动着京师成千上万人的视线,接连两天买不到白蛇传的新卷,那些各大府中的丫鬟下人,要是没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根本没有办法和自家的主人交差。

    京师某处深宅,衣衫华丽的小姐看着自家丫鬟,问道:“什么,又没有买到?”

    那丫鬟低头道:“小姐,我早上起了个大早,但是去唐人斋的时候,发现唐人斋被烧了,他们也就没有书卖了。”

    那千金小姐皱眉道:“前天说被砸了,今天又说被烧了,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奴婢不敢!”那丫鬟立刻道:“是真的被烧了,小姐随便打听打听就知道,听说是唐人斋得罪了人,那人不肯放过他们,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再卖书”

    “算了算了。”年轻小姐挥了挥手,走到一处堂内,坐在桌前的中年男子看了看她,说道:“女儿家的,不要总是待在房里看那些话本,多学学女红,这些东西不精,过两年出嫁可是要被别人笑话的。”

    年轻小姐坐到桌前,说道:“爹你又说我,我今天可没看。”

    中年男子看了看她,随口问道:“怎么,你这几天看得那一部什么白蛇的,出完了?”

    “没出完。”年轻小姐气愤的说道:“本来是快要出完的,可是那书坊得罪了人,前天被人砸了店,昨天晚上连铺子都被人烧了,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出完。”

    “竟有此事?”作为御史的中年男子看着她,说道:“你和我详细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与此同时,京师的另一些高宅之内。

    一名女子处罚了办事不利的下人,咬牙道:“这个唐家,到底搞什么鬼,先是封禁了西厢和牡丹,现在连白蛇都不让人看,实在是太讨厌了!”

    一妇人听了贴身丫鬟的理由,摇头道:“得罪了唐家,这小小书坊,怕是没有好果子吃了,希望这白蛇不要夭折才好。”

    某处庄园,几名女子聚在一起,愤愤道:“该死的唐家,连书都不让人看,陛下怎么就不管管他们呢!”

    短短的时间之内,京师怨气冲天。

    唐府。

    唐昭起床之后,身上某些地方还隐隐生疼,在心中将刘俊等人咒骂了一百遍,这才走到某处厅中,准备用早膳。

    他刚刚踏入厅内,便有数道视线望了过来。

    他的脚步一顿,心中不由一惊,问道:“你们都看我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