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四章 谁干的!

作品:《如意小郎君

    白蛇传的情节正是精彩之时,许仕林能不能中状元,白素贞能不能从雷峰塔中出来,许仙能不能一家团聚,在今日的这一卷就会揭晓。

    天色刚亮,就有不少人在唐人斋门口排队等待。

    可今日,他们并未等来唐人斋开馆售卖,只等来了唐人斋歇业一天的消息。

    “我们天不亮就过来了,这算什么?”

    “说歇业就歇业,也不提前通知一声。”

    “是啊,这不是耽搁事情吗!”

    众人等在唐人斋门口,得知今日歇业之后,语气中颇多抱怨,愤愤不平。

    有知情者为唐人斋抱不平,解释道:“这也不能怪唐人斋,昨天才有一帮恶徒将他们店里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今天还怎么营业?”

    “什么,竟有此事?”

    “京师天子脚下,何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莫不是唐人斋得罪了什么人?”

    众人闻言,纷纷大惊。

    “得罪了什么人还用说吗?”有人小声说道:“白蛇传影射的是谁家你们不是不知道,他们怎么可能任由唐人斋这么开下去?”

    有人意识过来之后,愤恨道:“那家人做了丑事,还不允许别人说了?”

    “本来倒是没什么,他们这么做,岂不是此地无银,欲盖弥彰?”

    “谁让人家家族势大呢,惹不起,惹不起啊!”

    唐人斋门口的顾客怨气甚大,店铺之内,一名伙计看着徐管事,好奇的问道:“白蛇传不是已经全都刊印完毕了吗,我们今天为什么要歇业?”

    徐管事瞥了他一眼,问道:“你知道你为什么混到现在还只是个伙计?”

    伙计疑惑的看着他:“为什么?”

    “因为你话多!”

    唐宁睡了一觉醒来才听萧珏说,刘俊和唐昭他们,昨天晚上就已经被刑部放出来了。

    京师的公子哥为了女人争风吃醋,为了包厢位置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情况有很多,不管是刑部还是京兆府衙门,处理此事都有经验。

    一般来说,只要不闹出人命或是伤残,这两个衙门只会口头上的教育教育,然后便会由这些纨绔的家人将他们带回去,好生管教。

    昨日的斗殴是由刘俊三人引起的,但事出有因,即使唐昭没有承认唐人斋的事情是他做的,但无论是刑部衙门还是京师百姓,心中都清楚得很。

    不过,唐昭做这种事情,自然不会亲自出手,就算是找到了动手砸店铺的人,也指认不到他的身上。

    没有凭据,这件事情,便这么轻描淡写的过去了。

    刘俊的一只眼眶还是黑的,怒道:“这次算他唐二傻走运,要是还有下次,我一定扒他一层皮下来!”

    萧珏看了看他,问道:“这次你爹没揍你?”

    “这次他凭什么揍我?”刘俊撇了撇嘴,说道:“又不是我先惹事的,是唐二傻先让人砸了我们的店,这就是打刘家的脸,刘家虽然比不过唐家,但也不是这么容易欺负的!”

    刘俊看着唐宁,说道:“唐兄,你可别怂,这白蛇传,继续往下出,我倒要看看,他们唐家还要不要这个脸,他们要是还敢使阴招,刘家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唐昭第一次派人砸店,并不知唐人斋刘俊等人也有份,现在知道了,若是继续为难,那就是不给刘家面子,不给黄家和穆家面子,不给萧家和顾家面子,这几家虽然没有唐家这么如日中天,但要是被人捆成团用脚踩,脸面也就丢尽了。

    一名下人从外面走进来,恭敬道:“公子,外面有人拜访,说是康王府的管家。”

    家里的几名下人,是刘老二在帮里挑选的精英弟子,处事机灵,唐宁点了点头,说道:“让他进来吧。”

    不一会,一位中年男子就被他带了进来。

    那康王府管家看着他们,拱了拱手,说道:“见过唐大人,萧都尉,刘公子”

    唐宁看着他,笑道:“康王殿下真是客气,又派管家来送礼了”

    中年管家脸上露出尴尬之色,说道:“唐大人误会了,殿下这次不是来送礼的。”

    不等唐宁回答,那管家便干笑两声,说道:“昨日的事情,康王殿下都已经听说了,特意让小人过来告知唐大人一声,殿下有心相助,若是唐大人想要揪住此事,殿下可以出手,只是此事本就不大,效果怕是有限,还是动不了唐家根基。”

    唐宁笑了笑,说道:“替我谢过康王殿下,只是刑部对此事已有判罚,若是再劳烦殿下,岂不是会让殿下得罪刑部,实在是不智。”

    “小人知道了。”管家笑了笑,说道:“小人这就回去回禀殿下。”

    院内只剩唐宁和萧珏之时,他看着唐宁,说道:“你想利用舆论压力,逼迫唐家就范?”

    不等唐宁回答,他便摇了摇头,说道:“唐家被你搞了这么好几次,在京师已经声名狼藉了,就算了写了白蛇传青蛇传,也只是对唐家名誉上有损,要是他们铁了心不要脸,你也做不了什么,除非唐家再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激起众怒”

    唐宁摇了摇摇头,说道:“唐家做什么事情,我们又管不着”

    康王府。

    康王听完管家的禀报,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作为端王的死对头,他当然希望唐家越狼狈越好,但昨日的事情,对他而言,实在是芝麻绿豆的小事,不值得出手,若是强行扩大,得不偿失。

    可对状元郎,他又要表示出足够的关心,自他入京之后,自己和端王的争斗,便屡占上风,尤其是他对唐家采取的手段,让他十分满意。

    如今他能够审时度势,适可而止,更是说明他是一个知进退的聪明人,以后可堪大用。

    康王望着远处,叹息口气,若是唐家再做几件蠢事,那一切便都能顺理成章,可惜,唐琦和唐淮,一个个都是老狐狸,做事滴水不漏,指望他们再出错,还不如指望天上掉馅饼

    唐家。

    唐琦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唐昭,说道:“这件事情,你不用再出手了,没想到他居然将这么多人都拉拢了过来,若是再有什么动静,势必会引起他们的不满”

    萧家、顾家、刘家等家族虽然比不上唐家,但任何一个,都不是唐家能随意欺辱的,他们若是绑在一起,便是唐家都要暂避锋芒。

    如今国子监被康王插了一脚,牢牢把控书籍刊印一事,无法从官面上动手。

    唐人斋背后,又有这么多豪门子弟,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唐家做出什么举动,立刻就会成为众矢之的,难以招架。

    这个暗亏,唐家算是吃定了。

    唐琦叹了口气,二妹心性纯良,怎么会生了这么一个狡猾如狐的儿子?

    算计来算计去,和人斗智斗勇,不是唐宁喜欢做的事情,他除了喜欢皮之外,最近这一段时间的爱好,无非就是练练功,做做菜。

    整天想着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和那些老狐狸相斗,很费心神,他觉得自己都快变成小狐狸了。

    他昨天做梦,就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白狐狸,不仅如此,他还遇见了一只母狐狸,那只母狐狸居然还会武功,整天威胁他让他和她一起睡觉

    后来,那只母狐狸已经不满足于让他陪睡,而是让他和她一起生孩子的时候,唐宁终于惊醒了。

    睁开眼睛之后才发现不是惊醒,是被唐妖精摇醒的。

    唐夭夭一脸的愠怒,说道:“唐人斋昨天晚上被人烧了,你还睡!”

    唐宁从床上爬起来,大惊失色,问道:“你说什么?”

    唐夭夭看着他,说道:“有人昨天晚上在唐人斋放了一把火!”

    “竟然有这种事情!”唐宁捂着胸口,痛心道:“这到底是谁干的,太过分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