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一章 影射

作品:《如意小郎君

    “哎,你放下我……”

    “光天化日的,成何体统?”

    “你再这样我喊人了啊!”

    ……

    苏媚面有疲态,看着他,平静的说道:“你喊吧,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唐宁哑口无言,许久才道:“才不见半个多月,你怎么变得这么流氓了?”

    被苏媚以一种公主抱的姿势抱进房间,唐宁觉得很羞耻,更羞耻的是,居然被萧珏他们看见了,那位叫做小桃的丫鬟,更是全程跟在苏媚身边。

    苏媚将他扔在床上,唐宁屁股摔的有些疼,可是被点了穴道揉不了,咬牙道:“你,你轻点……”

    他觉得苏媚这次对他不太友好,和以前的态度有些不一样,忍不住问道:“我这些天都没见你,也没有得罪你吧?”

    “你还知道你这些天都没有来见我?”苏媚看着他,表情有些幽怨,“你知道我这些天没有一天睡过好觉吗?”

    唐宁好奇问道:“你之前都是怎么睡的?”

    苏媚想了想,说道:“那时候啊,那时候已经习惯了,现在反倒不习惯了,都怪你!”

    女人果然都是不讲道理的。

    不过唐宁也能理解,这大概就和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一样,两辈子加起来,单身了二十多年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可一旦告别单身之后,食髓知味,就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这世界上有些事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唐宁问道:“那个香囊没用吗?”

    苏媚有些委屈的说道:“开始那两天还有些用处,后来就一点用都没有了……”

    她说话间,已经将唐宁卷进被子里,滚到床角,然后自己在床边躺下,一条光洁的手臂搭在被子上,闭上眼睛,脸上露出笑容,说道:“好了,别说话,我要睡觉了。”

    唐宁面对着墙壁,说道:“我还没吃饭呢。”

    苏媚打了一个哈欠,说道:“先睡觉,一会儿我让人给你送点饭菜。”

    唐宁想了想,说道:“我这个姿势不舒服,你给我换个姿势,让我平躺着吧。”

    苏媚让他平躺着,唐宁动了动脖子,说道:“你离我远点,你吹气吹的我脖子痒。”

    苏媚怒道:“你怎么这么多事!”

    唐宁望着屋顶,问道:“我昨晚睡够了,现在睡不着怎么办?”

    ……

    唐宁真的不困,他只是饿而已,但是被苏媚点了穴道,身体动不了,也干不了别的什么,只好闭上眼睛休息。

    闭上眼睛也不得安宁,苏媚睡觉并不是像他一样平躺着,而是侧着身子,一只手搭在他的身上,脑袋正对着他的脖子,呼吸出来的气流,吹的他脖子有些痒,心也痒痒的。

    唐宁打算回忆一部恐怖片冷静下,恐怖片他脑袋里还有不少存货,以前很少看国外的片子,国产恐怖片更是没看过,倒是对**十年代的港片比较感兴趣,他总觉得苏媚的身上,就有一种**十年代港星的风情。

    一部片子大概是一个半小时,不到一个时辰的样子,看完了苏媚还没有醒来,唐宁打算自己也休息一会儿的时候,身边忽然传来了动静。

    他感觉到苏媚似乎是醒了,而且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此刻她正睁开眼睛看着他。

    他的脸忽然被人扯了扯,扯了扯还不够,苏媚将手掌贴在他的脸上,揉捏起来。

    唐宁睁开眼睛,问道:“玩够了没有?”

    苏媚的手立刻便缩了回去,从床上爬起来,帮他解开穴道。

    唐宁揉了揉肚子,说道:“你只顾着睡,我都快饿死了!”

    “小桃,去叫人送些饭菜过来。”苏媚向门外喊了一声,小丫鬟立刻应答。

    时间过了这么久,萧珏他们应该早就回去了。

    唐宁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的一世清白,全毁在今天了。

    睡饱了的苏媚,精神明显好了许多,食欲看样子也不错,唐宁吃了两碗,她也吃了两碗,四菜一汤,被他们两个人解决了个精光。

    唐宁吃干净了一抹嘴,说道:“我走了,下次再见。”

    苏媚看着他,问道:“下次是什么时候?”

    唐宁想了想,说道:“再看吧。”

    “再看是怎么看?”

    “……”

    唐宁觉得对于苏媚来说,他就是一支安神香,也不知道她这到底是心理还是生理上的病,但不管是哪一种,他不能每天什么事情都不做,只是陪她睡觉。

    苏媚有些依依不舍的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小桃站在她身旁,想了想,说道:“小姐,我们为什么不把他抓起来,让他天天陪你睡觉?”

    苏媚白了她一眼,说道:“我也可以嫁给他,这样他也能天天陪我睡。”

    “就算是小姐真的嫁给了他,他也不能天天陪小姐睡啊……”小桃想了想,说道:“他家里还有两位娘子,小姐最少也要三天才能轮到一次……”

    苏媚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说道:“小孩子别乱说话,玩你的藤球去……”

    ……

    唐人斋新铺开张,为了吸引客人,留住客人,白蛇传每天都会发售一卷。

    这也是因为在分铺开张之前,唐宁便早早的做了准备,白蛇传全文在开张前就已经雕版完成,印制和装订,花费不了太多的功夫。

    随着剧情渐入佳境,每日的新卷,也便成为京中无数人最为期待的事情。

    每天早上,天色微亮之时,唐人斋门口,便有人大排长龙。

    “那法海老秃驴,甚是可恶!”

    “雷峰塔倒,西湖水干……,这怎么可能,这老秃驴,分明是不想放她出来!”

    “她们的儿子一定要考上状元,把她从雷峰塔里救出来啊!”

    ……

    唐人斋门口排队的客人,大都是十五六岁的少女,衣装亮丽,明显是丫鬟打扮,其中也有不少青衣下人,一边排队等待,一边小声谈论。

    中有一名青年神神秘秘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这白蛇传的故事,听起来很熟悉?”

    在他身后排队的少女疑惑问道:“怎么熟悉了?”

    青年左右四顾,问道:“这法海秃驴棒打鸳鸯,将白素贞囚禁在雷峰塔中十八年,要等到白素贞的儿子高中状元才有可能放他出来你们难道不觉得这故事有些熟悉吗?”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这故事有些熟悉。”

    “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

    “我也有这种感觉……”

    ……

    周围众人疑惑议论间,忽有一人脸上露出恍然之色,脱口道:“我知道了!”

    众人的视线纷纷望向他。

    那人压低声音,小声说道:“这白蛇传中的状元郎,说的不就是当朝状元郎吗,白素贞被法海秃驴关在塔中十八年,那位唐家小姐,也是被唐家囚禁在家中十八年,十八年后许仕林高中状元,新科状元,今年不也是十八岁?”

    “我明白了,这白蛇传,说的其实就是唐家!”

    “可惜啊,许仕林高中状元,还能够一家团聚,但唐家背景何其深厚,就算是状元郎也无能为力……”

    “这个唐家,简直太可恶了,比法海老秃驴还要可恶!”

    “小声点小声点,要是被唐家的人听到,饶不了你!”

    ……

    唐家,刚刚回到家中的唐琦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有下人脚步急促的跑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