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章 苏狐狸的猎物

作品:《如意小郎君

    “雨心碎,风流泪”

    “梦缠绵,情悠远”

    小小和小月一边玩飞行棋,一边唱唐宁新教给她们的歌曲,两个女孩子都是标准的萝莉音,声线虽然稚嫩,气息也不成熟,但语调欢脱,活力满满,让人听了便会甜到心里去。

    润王站在她们的身边,他现在是小月的跟屁虫,因为她不仅能在白纸上写字,还烧的一手好菜,这些菜大多数他都没有吃过。

    方小月在厨艺上的天分,唐宁早就见识过,意外的是,润王似乎也有这方面的天赋。

    方家有吃货的基因,这一点唐宁是确定的,无论是方新月还是润王,都很好的体现了这一点。

    不知道有没有一个基因是决定做菜好不好吃的,唐宁很怀疑,方家人应该也是有这个基因的。

    而方小月很好的将对食物的追求,转移到了厨艺上。

    方小月在京师一个朋友都没有,小小也是,于是她们就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两个女孩子年纪相仿,很快就熟悉了,虽然小小要比她大上两岁,但看起来,似乎方小月才是姐姐,即便是老乞丐每天都会为她准备药膳,这些日子,她再也没有饿过肚子,营养也能跟得上,但身体长久积弱,要想改变,也不是一日两日之功。

    润王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就跑到唐宁身边,问道:“先生,你说这世上真的有妖精吗?”

    唐宁抬头看了看和小意小如在亭子里说话的唐妖精,润王问的这个问题,他还真不好回答。

    要说有,他活了两辈子都没有见过,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也告诉他,这世上是没有妖精神仙的。

    要说没有,仔细想想,唐宁自己其实就是一只妖精,和唐妖精不同的妖精,更不是苏媚那样的狐狸精。

    人们经常把自己理解不了的东西冠以妖魔鬼神之说,从这一点来看,唐宁是符合这个定义的。

    赵圆一脸的忐忑:“如果修炼五百年的蛇精就能化成人形,那要是有妖精在我们身边,我们岂不是不知道?”

    “妖精也不一定会害人。”唐宁看着他,说道:“白素贞和小青不就是好妖精,或许也有妖精想嫁给你呢。”

    赵圆想了想,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我才不要娶妖精,要娶也是娶仙女”

    润王这个孩子很奇怪,他有时候会表现出不符合年纪的睿智,有时候问的问题又太傻,情商和智商,显然不怎么匹配。

    春兰秋菊,各有千秋,妖精和仙女,也各有各的魅力,只有小孩子才会做选择,大人,呵呵。

    润王虽然撩人很有一套,但说到底,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白蛇传的大卖,很快就在京师卷起了一阵浪潮。

    唐宁原以为唐财主只是在每一卷的尾页打几个简单的广告,没想到他居然将唐家在京师开的药铺名字改成了“保和堂”,而这正是书中许仙当学徒的那家药铺。

    此外,他还临时做起了纸伞生意,请了高明的匠人,在伞面上绘制了白蛇传的插图,直接将这些定制纸伞摆放在书坊门口售卖,五两银子一把,一把伞的价格是白蛇一卷价格的十几倍。

    更重要的是,那些大家小姐,居然真的愿意花五两银子去买一把伞!

    他再怎么说,都是唐妖精的爹,唐宁总不能让伙计赶他走,也不好收摊位占用费什么的,没想到这还不是结束,唐宁没有阻止,他居然更加变本加厉。

    唐财主除了做白蛇传的伞之外,还做团扇,白素贞同款耳环,小青同款发钗,还有青白二妖的服装,唐宁没有触及的周边产品,全都被他做了。

    这其中的利润,比他们卖书还大,唐宁看着都眼红。

    唐夭夭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唐宁忍不住对她招了招手:“夭夭,你过来下。”

    唐夭夭在他对面坐下,问道:“什么事?”

    唐宁将刚才想到的事情一一告诉她,最后叹了口气,说道:“如果这些生意我们自己来做,可能比单纯的卖书还要赚钱,我们这次亏大了”

    “岂有此理!”唐夭夭气呼呼的站起来,“我去找他!”

    唐宁也是近些日子才发现,唐夭夭非常适合做管家婆,但凡涉及到生意和银子,她从不感情用事,和亲爹也是明算账,把钱交给她,唐宁十分放心。

    以前对她的了解不够深入的时候,居然觉得她败家,想想真是不应该。

    他没有等来唐夭夭,却等来了唐财主。

    唐财主看着他,语气不善道:“你又给夭夭灌什么**汤了?”

    唐宁诧异道:“我灌什么**汤?”

    唐财主怒道:“你没有灌什么**汤,她会跑来让我把那些生意的利润分给你们一些?”

    “伯父消消气。”唐宁为他倒了杯茶,坐下说道:“感情归感情,生意归生意,白蛇和青蛇,我们都是在国子监版权处注册过版权的,没有得到我和夭夭的允许,您不能私自商用。”

    “别和我说什么版权!”唐财主看着他,怒道:“你抢我女儿就算了,现在连我唐家的生意都要抢,你是不是还在打我唐家产业的主意?”

    唐宁拍了拍桌子,怒道:“伯父,你诬蔑我就算了,你怎么能凭空诬蔑夭夭的清白!”

    “诬蔑?”唐财主比他更加恼怒,“我唐家这么大的基业,以后都是要留给夭夭的,现在她却和你做起了生意,我让她回来打理唐家生意她都不肯,这难道不是抢吗?”

    唐宁想了想,看着他,认真的说道:“夭夭是人,不是东西,更不是木偶,她也有自己的想法,唐伯父你虽然是她的父亲,但也不能替她安排好一切,况且她天生好强,您难道没有看出来,她并不想依赖唐家,她想凭借自己的努力,做出一番成就”

    唐财主眯起眼睛看着他,说道:“你对她挺了解啊”

    唐宁谦虚道:“一般了解。”

    “一般了解也知道她睡觉喜欢流口水?”

    “”

    唐财主来的时候气势汹汹,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走的时候,心情看上去好了许多。

    不容易对付的唐财主就这么被他摆平了,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唐夭夭,唐宁得意道:“怎么样?”

    唐夭夭掩饰住嘴角的笑容,暗啐一口,看着他,说道:“你才不是东西!”

    他刚才替她说了那么多的话,她居然只记住了“不是东西”,女人的关注点总是很奇怪,唐宁懒得和她计较。

    和萧珏他们晚上约了吃饭,地方选在天然居,仔细想想,自从他大婚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苏媚了。

    唐人斋分铺的生意火爆,第一笔分红已经给他们送去了,接下来便是每月一次,要不了几个月,他们的本金就会回来。

    几人进了天然居,萧珏看了看他,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问道:“你不去看看苏姑娘吗?”

    刘俊等人也立刻起哄,脸上露出你我都懂的笑容。

    “你们不要笑的那么猥琐”唐宁看了看他们,说道:“我和苏姑娘只是朋友,单纯的朋友”

    萧珏摇了摇头,说道:“就算只是朋友,来了也应该打个招呼吧?”

    他这句话说的倒是不错,唐宁走到苏媚的小院门口,敲了敲门。

    不一会儿,一颗脑袋就从门里探了出来。

    是那位叫做小桃的丫鬟。

    “呀!”小桃看到他,大叫一声,说道:“小姐,小姐,他又来了!”

    苏媚从里间走出来,脸色看上去有些不太好,看来最近这些日子,她休息的并不怎么好。

    唐宁见到她看自己的眼神,不由的有些后背发凉。

    这一刻的苏媚,像极了发现猎物的狐狸。

    唐宁开口道:“我”

    “别说话。”苏媚走到他面前,说道:“陪我睡会。”

    她的眼神看的唐宁有些心虚,后退几步,忙道:“我还有事,一会儿来看你”

    苏媚伸手点在了他的颈间,然后将他横抱起来,看着呆立在门外的萧珏等人,说道:“我和他有些事情要谈,你们今天随便吃,都算我的”

    院门“砰”的一声关上,萧珏身体颤了颤,回过神来。

    刘俊摇了摇头,说道:“果然,这仙女也有落凡尘的时候。”

    顾白一脸的羡慕,捂着胸口,喃喃道:“有点难受,让我缓缓。”

    萧珏望着紧闭的大门,刚才苏媚说的话他不是没有听到,这哪是有事要谈,这分明是有觉要睡啊!

    什么单纯的朋友,他们也是单纯的朋友,怎么不见他和自己一起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