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五章 口出狂言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夭夭这两天终于嘚瑟不动了。

    仔细想想,她好像每个月的这几天,都会萎靡起来。

    不能碰冷水,不能吹冷风,自然也不能吃冰棍,除了西瓜口味之外,唐宁又增加了好几种口味,坐在床前,吃给她看。

    唐夭夭瞪了他一眼,说道:“你不要太得意。”

    唐宁没有理会她。

    过了一会儿,唐夭夭向床边凑了凑,说道:“给我吃一口。”

    唐宁表情淡然的说道:“不给。”

    唐夭夭扮可怜道:“就一口。”

    唐宁已经对她的卖萌免疫了,摇头坚定道:“一口也不给。”

    唐夭夭终于恢复了本来面目,双手抱胸,怒道:“那你离我远点!”

    唐宁走出房间,他能够反制唐夭夭的时间,也就这么几天,等到过几天她满血复活,就轮到唐宁嘚瑟不起来了。

    方小月和小小一人拿了一只冰棍在吃,唐宁对她们的限制是每天两支。

    他现在已经不能再称呼她为方小胖或是方满月了,半年时间,她硬生生的把自己从满月瘦成了新月,堪称励志传奇。

    当然,有正面例子就有反面例子,赵圆正撅着屁股,蹲在铜盆前,给放置了硝石的大铜盆里加水,看着小铜盆里逐渐凝结出一层薄冰,然后将薄冰拿出来,放进嘴里,咬的嘎嘣脆响。

    唐宁记得,他以前看过资料,硝石制冰的技术,似乎在唐朝末期就有了,但是这个世界的唐末并不同于他熟悉的另一个世界,少了足有一百五十年的历史,有任何奇奇怪怪的变化都不稀奇。

    也或许是硝石制冰的效率不高,在历史的发展中被人们所摒弃,如今能在炎炎夏日里用上冰块的,也只有拥有冰窖的皇家和京师的豪门大族。

    皇宫。

    陈皇喝着冰镇的佳酿,看着外面的炎炎烈日,摇头道:“这样的旱情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再这么热下去,怕是要出事了。”

    魏间上前一步,说道:“陛下,钦天监已有消息,三天之内,京师应该会有一场雨,陛下不用担心。”

    陈皇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钦天监预测的天气,哪一次准过?”

    魏间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兴许这一次就准了。”

    陈皇想了想,问道:“宫里的藏冰还有多少?”

    魏间道:“往年从冬天储存到夏天,便会化上一大半,今年天气热了些,又多化了两成,冰量已经所剩无多了。”

    “给淑妃、惠妃、贤妃那里再送去一些。”陈皇吩咐了一句,又道:“圆儿去哪里了,今天怎么没见着?”

    魏间想了想,说道:“说是去方家了,方大人将老夫人接到了京师,淑妃娘娘也想出宫去看看老夫人。”

    “这是应该的。”陈皇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情你尽快安排,淑妃也有许久没有见过老夫人了。”

    “父皇,我回来啦!”

    殿外传来一道声音,润王手中拎着一大一小两个铜盆,从殿外飞奔进来,跑进来的时候,不小心绊了一跤,手里的铜盆飞了出去。

    他爬起来,拍拍屁股,捡起铜盆,高兴道:“父皇,我给你变个戏法!”

    陈皇走上前,问道:“什么戏法?”

    润王跑到殿门口,说道:“快把东西拿进来。”

    一名宦官拎着水桶,另一名宦官捧着一个盒子,盒中装着白色的粉末,从殿外走进来。

    同时走进来的,还有两位老者。

    陈皇看着润王将小盆放在大盆里,又将白色粉末倒进大盆,对两位老者挥了挥手,说道:“两位大学士且稍等片刻,有什么事情,一会儿再说。”

    “父皇,您看好了!”润王回头看了陈皇一眼,将桶里的水倒入大盆中。

    大盆中的水很快就变的浑浊,除此之外,并没有引人注目的地方。

    陈皇看着他,问道:“这就是圆儿的戏法?”

    “父皇再等一等!”赵圆撅着屁股蹲在地上,目光盯着小铜盆,只见小铜盆的水面,逐渐开始了变化。

    陈皇看着小铜盆中逐渐浮现出了一层薄冰,被这夏日生冰的戏法给震惊到了,惊异道:“这是什么戏法!”

    赵圆得意道:“怎么样,厉害吧?”

    陈皇想了想,看着他问道:“这又是你先生教你的?”

    赵圆不好意思道:“是我站在旁边偷学的,我还会做冰棍呢,一会儿做给父皇吃”

    站在一旁的一名老者忍不住说道:“殿下应多学学问,而不是这些奇淫技巧,昨天的诗文,殿下背会了吗?”

    润王摇头道:“先生说不用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变戏法也是学问,而且是大学问,百姓们要是知道这个学问,夏天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热死了,背诗也不能让人吃饱,也不能让人凉快,那些人写诗,就只会让人背”

    变戏法有大学问是先生说的,后面的话是他自己领悟的,要是这世间少几个诗人词人,他们也不用背那么多诗词文章。

    “一派胡言”那老者气的胡须颤抖,说道:“写诗乃是为了陶冶情操,怡情雅兴,寄托心志,何人竟敢口出如此狂言!”

    陈皇看着他,说道:“陈大学士先消消气。”

    他倒也知道这位大学士为何如此气愤,陈大学士本就是文坛泰斗,精于诗词,自然容不得别人有任何诋毁之言。

    “陛下,老臣怎么能不生气!”陈大学士余怒未消,说道:“此人根本就是误人子弟,一个连诗词都不懂的狂生,怎么能教导润王殿下?”

    “他还真懂诗词。”陈皇看着陈大学士,无奈道:“大学士听过诗疯子吗?”

    陈大学士显然对这个称号并不陌生,震惊道:“新科状元唐宁?”

    其实,京师喜好诗词之人,没有人不知道“诗疯子”之名。

    虽然他存诗不多,但首首都是精品,可谓是今年陈国诗坛涌现出的最大一匹黑马。

    诗疯子唐宁,第一才女钟意,他们夫妇二人的名字,便是压在当今诗坛之上的两座大山,让人望之却步,生不出任何比较之心。

    说诗疯子不懂诗词的人,才是真的狂,陈大学士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最终只能咬着牙,恨恨道:“他,他这是有辱斯文,纵然他博学多才,但引导殿下沉溺于奇淫技巧,也是不该!”

    另一名大学士忽然上前一步,说道:“陈大人此言差矣,京师大户人家藏有冰窖,可用于夏日解暑,但穷苦百姓,却只能忍受这炎热之苦,若是我刚才没有看错,殿下这夏日生冰之法,用的是硝石,硝石价格低廉,若是百姓能掌握此法,岂不是多了一条消暑之道,所以,殿下所用的,并不是奇淫技巧,而是利民之法”

    陈大学士还想再说,身旁的老者对他使了一个眼色,他便不再多言了。

    片刻后,两人走出大殿,陈大学士才忍不住问道:“即便如此,也不能让殿下荒废学业,读书不仅能渊博他的知识,更能兼修德行”

    那老者看着他,摇头道:“并不是书读的越多,德行越好,润王殿下虽然年幼贪玩,但德行不缺,便是连端王康王都比不上。”

    陈大学士怔了怔,立刻道:“你的意思是说”

    老者摇了摇头,说道:“我可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