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二章 圆房

作品:《如意小郎君

    老乞丐如今已经将对美酒的热情全都转移到了他的宝贝徒弟身上。

    唐宁能够理解这些前辈高人,想要在临终之前,找一个天资聪颖的徒儿,将自己的衣钵传下去,不至于断了武学传承的想法。

    老乞丐给砂锅下面添柴,并没有理会唐宁,说道:“老夫很忙,没空和你商量。”

    “没空啊”唐宁点了点头,转身向外面走去,说道:“小我们以后不练功了,练功又苦又累,一点儿都不好玩”

    老乞丐手里拿着烧火棍,瞬间便出现在他的面前,问道:“商量什么?”

    吃他的住他的喝他的,还诱拐他的妹妹,请他帮一点小忙就推三阻四,也太说不过去了。

    这件事情托付给老乞丐,就不用再担心了。

    唐宁走到院子里,小小在和府里的一个小丫鬟玩飞行棋,除了晴儿跟过来之外,前两天岳母大人又从县衙遣了两名丫鬟过来,他和小意住到新宅子之后,家里就用不到那么多丫鬟了。

    这样一来,家里总算热闹了起来。

    看着在亭中和唐夭夭说话的两女,唐宁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脸上的笑意掩饰不住。

    从年初开始,京师便一直都不平静。

    草原局势的变化,楚国结盟之议,科举一波三折,黑虎帮贩卖人口,唐家深陷泥沼,这是一个多事之年,直至时间进入六月之后,一切才恢复了平静。

    百姓们津津乐道的,逐渐从国家大事,变成了八卦杂闻。

    “跟你们说件事啊,我今天路过状元郎府邸,看到门上贴了大红的喜字!”

    “这有什么稀奇的,金榜题名,洞房花烛,人生两大喜,双喜临门不可以吗?”

    “可我听说状元郎已经成亲了啊”

    “没有的事,我就是灵州来的,在灵州的时候,就没见过他们办喜事,或许人家就是想要等到金榜提名之后才娶亲的。”

    “一个月前才高中状元,一个月后便能迎娶娇妻,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京师,某处驿馆。

    年轻女子负手立于院中,一名中年男子走过来,小声道:“郡主,我们要早些启程了,再耽搁下去,怕是会误了大事。”

    李天澜的目光从远处收回来,说道:“明日启程。”

    中年官员微微点头:“是。”

    李天澜走进某处房间,换了一身衣服之后,从驿馆后门走出去。

    天然居,苏媚穿了一件宽大的衣服,将玲珑的身段以及那诱人的风情掩藏起来,脸上也只是施了浅妆,即便如此,还是由内而外的散发出一种摄人的魅力。

    她从房内偷偷溜出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站住。”

    一名老妪站在院中的角落,问道:“你又想去哪里?”

    苏媚回头看着她,问道:“出去走走,不行吗?”

    老妪挑了挑眉,问道:“你知道你这些天堆积了多少事情吗?”

    “哎呀,这是最后一次,我明天就开始处理。”苏媚看了她一眼,快步的走出去。

    唐家,幽静的小院之内。

    清丽妇人看着夜色慢慢笼罩,脸上浮现出一丝遗憾,但更多的是欣慰。

    唐水握着她的手,安慰道:“小姑,要不我帮你去看看?”

    她话音刚落,一道身影从墙头跳下来。

    头发乱糟糟的老者看着那清丽妇人,说道:“小姑娘,老夫受人之托,带你去一个地方。”

    唐水面色一变,警惕道:“你是什么人?”

    待那老者走近,她脸上的警惕之色减轻,因为这老者看起来有些熟悉,而她很快就想起来这熟悉之处源自哪里。

    天色已暗,京师的街头,已经少见行人,唐府之内,却是欢腾一片。

    整个宅子,从前到后,从里到外,都挂满了大红灯笼。

    萧珏走进来的时候,微微一怔,问道:“两位新娘子呢?”

    唐宁说道:“送入洞房了。”

    萧珏惊诧道:“你们已经拜完堂了?”

    唐宁点了点头:“拜完了。”

    萧珏拍了拍桌子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居然不等我!”

    实际上萧珏是第一个来的客人,但出于某些原因,唐宁将拜堂的流程提前了一会儿。

    方鸿从门外走进来,拱手笑道:“恭喜恭喜”

    唐宁这次请的人并不多,除了萧珏和方鸿之外,还有李天澜和苏媚,以及许掌柜和楚楚姑娘她们。

    许掌柜和楚楚姑娘她们是一起来的,苏媚和李天澜也几乎是同时到。

    今夜的客人本就不多,萧珏,方鸿,许掌柜,和岳父大人以及三叔一桌,红袖阁的姑娘们一桌,李天澜,苏媚,唐夭夭,以及被从唐家偷出来的唐水一桌。

    唐家小姐不便见外客,岳母大人在房间内陪着她。

    “恭喜你啦,状元郎。”苏媚端起酒杯,遥遥对他敬了敬,脸上的表情却有些遗憾。

    苏媚今天的打扮很寻常,并不是多么的引人注目,唐宁端起酒杯,只抿了一小口。

    如果他也像她这样一饮而尽,以他的酒量,这一圈下来,晚上就别想着干什么事了。

    唐夭夭看了苏媚一眼,不甘示弱,将酒杯满上,看着唐宁说道:“我也恭喜你!”

    喝了苏媚的,就不能不喝唐夭夭的,喝了她们两个的,也不能剩下唐水和李天澜,唐宁刚才已经喝了不少,走到红袖阁姑娘们那一桌的时候,已经稍微有些晕乎乎的了。

    楚楚姑娘帮他倒了杯茶,说道:“我们喝不了酒,喝茶也是一样的”

    唐夭夭和苏媚拼酒,被她拼到了桌子下面,唐水扶着她去房间休息,苏媚自己也喝了不少,唐宁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便让她在书房休息一晚,之所以是书房不是厢房,是因为苏媚喝醉了之后,自己摸进了书房,那张床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睡了。

    李天澜站起身,视线在他脸上停留了许久,才对他挥了挥手,“我走了。”

    她其实没有喝多少酒,唐宁对她的身手也放心,只是叮嘱了一句“路上小心。”

    最后一个送走的是萧珏,他被萧福搀扶回去的时候,嘴里嘟囔的话已经听不清了。

    唐宁走到门口贴着大红喜字的房门口,轻轻的推门而入。

    有两道盖着红盖头的身影坐在床边。

    唐宁走进的时候,明显看到她们攥着嫁衣的手更紧了一些。

    他关上门,走到床边,先是握了握她们的手,然后才将两张红盖头同时掀开。

    两女皆是低着头,脸色微红,不知是因为胭脂还是害羞。

    唐宁坐在她们中间,伸出双臂,将她们拥入怀中。

    钟意红着脸,小声道:“相公,还没有喝合卺酒呢”

    合卺酒便是交杯酒,虽然唐宁今天已经喝了不少酒了,但是这两杯酒还是不能省。

    苏如放下酒杯的时候,脸色便更红了。

    “相,相公,你今晚陪小意姐姐,明晚,明晚再来找我。”她低着头,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钟意看了唐宁一眼,走过去,在苏如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苏如的脸刹那便红的想要滴血。

    唐宁看着她们,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钟意走过来,咬着他的耳朵说道:“只此一次”

    房间里面的烛光,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了。

    这一夜,酒力渐浓,被翻红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