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一章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家,后宅。

    唐夭夭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着钟意和苏如说道:“你们有没有觉得他这两天有些不太对劲?”

    钟意想了想,说道:“相公这两天好像有什么开心的事情。”

    苏如点了点头,说道:“小宁哥这两天笑容也多了。”

    “可能是因为马上要和你们成亲了吧”唐夭夭单手托着下巴,虽然嘴上这么说,却总觉得似乎并不是因为这个。

    仔细想想,他前天见了李天澜,昨天又去了苏媚那里送请柬,尤其是昨天,送个请柬居然送了两个时辰,两个时辰都够睡一觉了。

    唐宁坐在亭中,思考着某件事情,唐夭夭从亭外走进来,坐在他的对面。

    唐宁看着她,问道:“有事?”

    唐夭夭想了想,说道:“我问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唐宁想了想,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事情需要瞒着她的,目光望向她:“说吧。”

    唐夭夭看着他,说道:“你觉得李天澜和苏媚谁长的漂亮?”

    唐宁上下打量她几眼,问道:“难道选项里不加上你吗?”

    唐夭夭脸色一红,小声道:“那,那再加上我呢?”

    “苏媚。”唐宁老实的回答道。

    作为朋友,他不想骗唐妖精,苏狐狸京师第一美人是公认的,她装出来的那种风情万种,媚态万千的样子,是个男人就容易把持不住。

    虽然单论颜值,他们三个各有千秋,但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来看,苏媚赢的毫无悬念。

    唐夭夭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会儿,这才看着唐宁,微笑道:“我也觉得苏媚好看。”

    啪!

    唐宁放在桌上的瓷杯,被她生生的掰下来一块。

    唐宁看着她手中的碎片,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说道:“别当真,我就是开个玩笑。”

    唐夭夭将掰下来的那一块又拼了回去,咬牙道:“我也是开个玩笑。”

    皮一下是要付出代价的,唐宁皮一下的代价就是唐夭夭不理他了。

    “长生殿我写完了,你看看有什么地方不好的,我再改改。”

    “你说我们下一本写白蛇传还是宝莲灯,杨二郎劈山救母怎么样?”

    “你说话啊,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以后书坊的利润我七你三”

    无论唐宁怎么和她说话,她都不理,最多给他一个白眼。

    唐宁看着她,说道:“其实你翻白眼的样子挺好看的,比苏媚好看。”

    回应他的是第二个白眼。

    “哎,你不想和我说话就算了。”唐夭夭摇了摇头,有些遗憾的说道:“我今天去太医院整理医书的时候,发现了一套按摩之法,本来想拿给你的,既然你不要,那我就给晴儿了,晴儿早就嫌她的身材不够丰满”

    “丰满?”

    唐夭夭猛地回头,大声道:“你回来!”

    虽然这几天很忙,但唐宁还是抽空去了一趟太医院。

    在省试之前,他就答应过太医令,等到科举结束后,会帮太医院核查医书,太医院的医学典籍,自然不是外面能比的,里面的一些秘方啊秘术之类,都是皇家珍藏,是被无数人例证过的。

    唐宁就从医书里发现了一套按摩之法,简直是为唐夭夭量身打造的,且不知效果如何,但也不用吃药,按一按对身体没坏处,现在刚好可以作为与她和好的交换。

    唐夭夭看着他,说道:“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我会自己交给晴儿的。”

    “你别忘记了就行。”唐宁提醒了她一句,唐妖精既然愿意和他说话,就说明他的攻略起作用了。

    距离婚礼还有几天,一切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唐宁闲来无事,和唐夭夭一起去书坊视察。

    自从康王极力推行版权法之后,市面上再也没有人敢私自刊印唐人斋记录在案的书籍,这几天客流量直线上升。

    当然,唐人斋就算是再大,规模和人手也有限,不可能把所有的资源都用在刊印某一卷上,京师这么大的市场,一个唐人斋根本吃不下。

    长生殿已经刊印卷的版权,已经高价卖给了其他的书坊,他们在唐人斋的新卷发行五天后,方可刊印。

    版权法的推行,受益的不只是唐人斋,各大书坊,纷纷将自家的畅销书籍以一部十两银子的价格在官府备案,若是有人再想刊印非自家版权的书籍,需要先去国子监查询。

    这件事情,受益最大的,还是康王。

    毕竟唐宁只是赚了银子,而康王不仅将自己的人手成功的安插进了国子监,还在满朝文武乃至于皇帝面前露了脸,既得了实权,又扬了名声,再一次狠狠打击了端王的气焰。

    昨天早上,唐宁又受到了来自康王的一份厚重谢礼。

    版权法推出之后,唐人斋便主动的降低了书价,其他书坊一开始并未降价,但后来不知为何,一夜之间,全都效仿唐人斋,将书价主动降低了一成。

    百姓们自是认为这是康王的功劳,坊间近些日子,对康王的夸赞之声,陡然多了起来。

    有比较自然就有差别,一直以来,和康王斗得不分上下,旗鼓相当的端王,在民间的声望,不说与康王并驾齐驱,连润王都比不上。

    前几日,京师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在同一时间建起了施粥棚,每日午时,会施粥一个时辰,不管是乞丐还是贫民,都可以上前讨一碗粥喝。

    而这次善举,便是以润王的名义。

    皇宫,御书房内,陈皇吃完了什锦砂锅,擦了擦嘴,问润王道:“这些天,你的先生就只教会了做饭?”

    赵圆摇了摇头,说道:“先生没有教我,是我自己看着学的。”

    陈皇看了他一会儿,忽然问道:“圆儿长大以后想要干什么?”

    赵圆想了想,说道:“等到我长大了,要和先生学好厨艺,给父皇和母妃做好多好多好吃的,还要请吃不起饭的百姓吃饭,让他们不用卖自己的孩子”

    陈皇摸了摸他的脑袋,润王便跑了出去。

    陈皇看着殿门口的方向,许久,从桌上拿起一封奏章。

    来自御史台的这一封折子,先是弹劾了端王纵容手下欺压百姓,后是弹劾了康王通过胁迫手段,逼迫京师书商降低书价,再想想刚才润王说的话,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怀疑之色。

    片刻后,他放下折子,喃喃道:“魏间,你说朕是不是选错了?”

    身后许久没有传来回应,陈皇转过身,一脚踹了过去,“你这家伙,又装睡,醒醒,陪朕出去走走”

    距离婚期只有两天,唐宁最后核算了一遍要请的宾客,想了想之后,走到厨房门口,靠在门上,看着正在给他的宝贝徒弟做药膳的老乞丐,说道:“老前辈,我们商量件事情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