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八章 郡主之邀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夭夭从外面带回来了八名女孩子。

    她们最大的十四岁,比晴儿还小两岁,最小的只有八岁,若是在后世,便是妥妥的雇佣童工。

    但在这个时代,十四岁已经不小了,虽说十四岁出嫁的女孩子并不多,但已经十七岁的唐妖精,已经可以算是大姑娘,过了二十岁生日的苏媚,那便是绝对的老姑娘了。

    那些孩子的父母,交了卖身契之后,有的面带爱怜悲苦的和她们说了几句话,有的人拿了银子便走,一步也不愿意多留。

    八名女孩子无论大小,都怯怯的站在原地,低头捏着衣角,唐夭夭看着她们,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排。

    唐宁看着她一脸纠结的样子,并不意外。

    她向来都是没有计划的凭冲动做事,看这些孩子可怜,便将她们买回来,但买回来之后,也不能让他们自生自灭,若是让她们回去,怕是过几天又会看到她们的头上插着稻草站在街头。

    唐宁看着她,说道:“去把晴儿叫来吧。”

    晴儿虽然傻了点笨了点,但却是家里的大丫鬟,钟府的一切杂事,其实都是她安排的。

    “你们先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我再告诉你们平日里应该做什么。”

    作为大丫鬟,晴儿的业务能力还是很强的,带着那些女孩子洗澡换衣服,又为她们安排了房间,将打扫服侍的活一个个的安排下去,两个年纪小一点儿的,没有具体的安排,让她们打打下手就好。

    小小站在唐宁身旁,看着院子里忽然多出来的人影,有些紧张的握着他的手,目光却依然在那些女孩子身上。

    她其实已经十三岁了,但看起来,比那些贫苦人家的女孩子还要瘦弱一些,心灵很大程度上也是封闭的,院子里多上一些同龄人,希望可以让她慢慢打开心扉。

    晴儿走到唐夭夭身边,问道:“夭夭姐,这些小丫鬟是你买的吗?”

    唐夭夭瞥了她一眼,问道:“是我买的,怎么了?”

    “可是夭夭姐为什么不买那些大户人家出来的丫鬟呢,可以省下很多事情呢。”她看着唐夭夭,挠了挠脑袋,说道:“姑爷说胸脯大的女孩子会笨一点,可你又没有胸脯,怎么也不聪明”

    唐宁牵着小小的手,说道:“走,我们去找小如姐姐。”

    接下来的场面可能会有些残暴,说真话是要付出代价的,晴儿这个傻丫头,居然比他还喜欢作死,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他和小小走出院子的时候,晴儿已经被唐夭夭按在腿上,用力的抽起屁股了。

    片刻后,晴儿捂着屁股,和唐夭夭保持一段距离,见她抬起手,似乎还意犹未尽的样子,立刻说道:“夭夭姐,我错了,你一点都不笨,你最聪明了,胸脯大的女孩子才笨,你的胸脯比我都小,一定很聪明”

    唐宁和小小走出宅子,晴儿的惨叫声更大了。

    皇宫。

    陈皇批阅完奏章,小憩片刻,便有小宦官上前通报,润王来了。

    陈皇从榻上起来,说道:“让圆儿进来吧。”

    赵圆手里拎着一个食盒走进来,说道:“父皇,我做了什锦锅子,你要尝尝吗?”

    陈皇面色一变,重新躺回床上,说道:“父皇现在不饿,圆儿自己吃吧。”

    “那圆儿给父皇留一些。”

    润王将食盒放在桌上,取出一只碗,分了一半之后,这才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陈皇靠在床榻上,看着他,问道:“圆儿为什么这么喜欢下厨?”

    赵圆嘴里塞着东西,含糊说道:“因为圆儿想做好吃的给父皇和母妃吃。”

    陈皇看着他,笑问道:“不是想给你的王家妹妹?”

    润王夹菜的动作一顿。

    陈皇笑了笑,说道:“圆儿要是喜欢王丞相家的小姑娘,过两年父皇就把她许配你给做王妃,好不好?”

    赵圆怔了怔,随后便摇头说道:“圆儿谢谢父皇,可是圆儿不要赐婚。”

    “为什么?”陈皇诧异道:“你不是最喜欢王家妹妹了吗?”

    “喜欢是一个人的事情,成亲是两个人的事情。”润王小声说了一句,抬起头,不再说这件事情,想了想,说道:“父皇,我今天在街上,看到很多东西上面插着稻草,先生说,插上稻草,就是可以卖的意思。”

    陈皇点了点头,说道:“百姓们会把暂时用不到的东西摆到街上,给上面插上稻草,别人就知道这件东西是拿出来卖的。”

    “可是我还看到很多小孩子的头上插着稻草。”润王抬起头,疑惑的问道:“小孩子不是暂时用不到啊,她们的爹娘为什么要卖她们?”

    陈皇解释道:“可能他们的家里吃不起饭,把孩子卖到大户人家,一家人就能活命。”

    润王低头看了看碗里的饭菜,又问道:“饿肚子很难受的,为什么会有人连饭都不起呢?”

    陈皇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作为一国之君,他的百姓,他的子民因为吃不起饭卖儿卖女,这并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润王抬头看着他,说道:“父皇,她们好可怜,她们的爹娘为了四两银子就不要她们了,我们能不能帮帮她们?”

    “圆儿,这些事情,你不懂”陈皇叹了口气,他又何尝不愿所有的百姓都丰衣足食,但天下的穷苦百姓何其之多,便是倾尽国库,起到的作用也微乎其微。

    他摸了摸润王的脑袋,站起身,吩咐道:“从明日起,令户部在东南西北四个城门,以润王的名义,建粥棚施粥,每日午时,施粥一个时辰,持续一月。”

    魏间看了看润王,微微一笑,说道:“遵旨。”

    三叔和三婶都是闲不下来的性子,当初在灵州的时候,手上便攒了不少钱,再加上唐宁给他们的,在京师买了宅子,还剩下不少,这两天也都在外面奔走,想着盘下一间店面,继续做老本行。

    唐宁对此是大力支持的,他已经有好久没有吃过老酸奶了。

    他带着小小过来的时候,半路就被老乞丐拦住,说是她的练功时间到了,唐宁只好自己过来。

    小如很难得的没有忙碌,唐宁走进院中,她正坐在石凳上发呆。

    唐宁走到她的身后,从身后抱着她,轻声问道:“想什么呢?”

    “小宁哥,你来了。”苏如吓了一跳,发现是他之后,脸色一红,忙要挣脱开,唐宁却抱的更紧,说道:“马上就是我的人了,还叫小宁哥?”

    苏如的俏脸已经红到了耳根,小声道:“钟姐姐,钟姐姐在呢”

    唐宁的手放在她的腰间,笑道:“还想骗我!”

    “小如妹妹可没骗你。”钟意从房间走出来,走到他们面前,说道:“相公趁我不在,又欺负小如妹妹”

    “什么叫趁你不在?”唐宁一只手揽着苏如,一只手揽着她,说道:“你在的时候,我连你们两个一起欺负”

    片刻后,他坐在石凳上,钟意和苏如分别靠在他的两边肩膀。

    美人在怀,这一刻,唐宁再一次觉得,老天让他来到这个世界,似乎也不完全是和他开了一个玩笑。

    另一个世界的他,早已没有了任何亲人,但这里,却有他爱的人,以及爱他的人。

    他抬头望着天空,记忆随着思绪翻动,那里有一道身影,从模糊到清晰。

    唐宁看着那铭刻在记忆深处,一辈子都无法抹去的面容,小声道:“妈,您看到了吗?”

    唐府。

    一名衣着华贵的妇人对面前的年轻女子微微行礼,问道:“不知安阳郡主这次来,所为何事?”

    安阳郡主偏过头,和唐水目光对视一眼,说道:“唐夫人,实不相瞒,母妃前两日来了京师,想着和小妤姑姑有好多年没见了,便让我过来,请小妤姑姑到家里一叙。”

    那妇人想了想,看着唐水,说道:“既然是王妃的要求,水儿,你去问问你小姑吧”

    “安阳郡主给我的?”唐宁从晴儿手中接过一封请柬,诧异道:“确定不是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