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六章 婚期将近

作品:《如意小郎君

    “娘这些天都和你说什么了?”

    唐宁心头一直藏着疑惑,和钟意单独相处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钟意笑了笑,说道:“都是些女子之间的话,相公听不得的。”

    丈母娘在大婚之前和女儿说的话唐宁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再问下去比较好。

    万一真是什么比较羞耻的话题,三个人都会尴尬。

    钟意看着他,眨了眨眼睛,忽然问道:“相公没有发现妾身今天有什么不一样吗?”

    唐宁看着她,疑惑道:“什么不一样?”

    “妾身今天换了一支珠花。”

    唐宁仔细的看了看她,立刻笑道:“这支朱钗和你很配,难怪娘子今天这么好看!”

    “今天这么好看?”钟意看着他,微笑问道:“难道昨天不好看吗?”

    唐宁表情怔住。

    他想了想,说道:“昨天比前天好看,今天比昨天好看,明天比今天好看,娘子每天都在改变我对于好看的认知!”

    唐宁终于发现小意不一样在哪里了。

    这分明是有一次他不小心听到岳母大人和岳父在书房里的对话,还好他当时多听了一句,听完了岳父的回答,要不然,今天怕是会被她问住了。

    他也大概猜到,岳母大人这几天都和她说了些什么,看来以后要多和岳父大人交流,多向润王小胖子请教,哪怕小意只是学会了丈母娘的一成功力,以后也有他好受。

    他说完之后,便立刻站起身,说道:“我去想想成婚那天都要邀请谁,早点派人把请柬送过去”

    唐宁深知自己的功力还不能和老奸巨猾的岳父大人比,还是先找个借口,暂避锋芒。

    他离开不久,唐夭夭便走了进来,坐在钟意的对面,倒了一口茶水,抿了抿之后,脸上浮现出思考的表情。

    钟意看了看她,问道:“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唐夭夭一边思索,一边说道:“伯母刚才告诉了我一句话,我在想到底对不对。”

    钟意疑惑的问道:“我娘和你说了什么?”

    “她说,看一个人喜不喜欢你,就和他对视十息,十息之后,如果她忍不住吻了你,就是真的喜欢你了”唐夭夭双臂环胸,忽然看着钟意,跃跃欲试道:“要不,我们试试吧?”

    钟意看着她,有些不确信道:“我们?”

    “哎呀,试试看嘛!”唐夭夭坐在她的对面,捧着她的脸,和她目光对视。

    钟意被她这么直勾勾的看着,脸色微红。

    两个人距离很近,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然后两人的呼吸都变的有些乱。

    “小意,你真好看。”唐夭夭看了她一会儿,红着脸说了一句,在她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然后便站起身,说道:“我去帮你试试他!”

    她走出院子,看着站在亭中的唐宁,想了想之后,大步走过去。

    她不同意陈伯母说的喜欢一个人才会吻上去,但这却能试试自己的魅力。

    如果他真的敢亲上来,就是胆大包天,对娘子的姐妹有非分之想,她就揍他一顿,让他死了这条心。

    如果他没有亲上来,就说明她在他眼里没有魅力,竟然觉得她没有魅力,她就找个理由多揍他几顿。

    唐宁坐在亭中,盘算着六月初九那天应该请谁过来。

    他的朋友不多,数来数去就那么几个。

    李天澜肯定是要请的,她马上就要离开京师了,再见面的机会不多。

    苏媚也是要请的,他不请小意也会请,就看她到时候有没有时间了。

    唐夭夭就自然不用说了,在钟家,她根本不是客人。

    萧珏也不能漏掉,至于顾白,这家伙太闷骚而且太色了,不请,顾白不请,崔琅他们也就算了。

    此外,方侍郎家也要送上一封请柬还有唐水,唐宁在纸上写了一个名字,想了想,将之抹掉,过了一会儿,又添了上去。

    他捏了一块糕点,咬了一口,有些犹豫。

    唐夭夭从亭外走进来,坐在他的身边,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

    唐宁看着她,疑惑道:“有事?”

    唐夭夭只是看着他,不说话。

    不知道为何,她就这么看着自己,距离如此之近,唐宁总有些心虚的感觉,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忍不住想要亲上去的冲动。

    他赶紧将这种冲动压制下去,不知道唐妖精又在作什么妖,见她还直勾勾的望着自己,想了想之后,将自己吃剩的半块糕点递上去,问道:“你要吃吗?”

    唐夭夭还是看着他不说话。

    唐宁又想了想,将所有的糕点都推过去,说道:“全给你。”

    唐夭夭没有吃糕点就走了,而且临走的时候看他的眼神很不对,唐宁将剩下的半块糕点塞进嘴里,暗叹一句莫名其妙的女人。

    他提起笔,想了许久,还是将“唐水”的名字划去。

    唐人斋。

    徐管事看着铺子里的官差,说道:“官差大人,您刚才说,只要在官府报备之后,别人就不能印我们的书了?”

    那官差看着他,耐心的解释道:“只要你们在官府报备,然后再交十两银子的版权管理费,以后没有你们的同意,哪怕是国子监也不能刊印你们的书,这是康王殿下体恤你们,力排众议,才好不容易推行的版权法,你们到底要不要报备?”

    即便对方只是一个小小的书坊管事,他也格外的耐心,毕竟这是康王殿下交代下来的事情,殿下对此事极为重视,要是搞砸了,殿下也不会饶了他们。

    徐管事面色欣喜,十两银子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或许不少,但对于唐人斋而言,只是多卖几本书的事情,要是能受官府保护,让万卷楼那些书坊不再刊印他们的书,不知道能多赚多少个十两银子,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更何况,此事大掌柜已经授意过了,他只是按命令行事而已。

    徐管事立刻便点头道:“要,要,当然要!”

    不多时,那官差登记之后,收下银子,说道:“很好,从现在起,没有你们唐人斋的授权,任何人都不能刊印这长生殿,一有发现,可立刻去官府报案,官府自会依法严惩,若是要授权他人,可自行去国子监版权处再行报备。”

    徐管事一脸笑容,说道:“谢谢官差大人”

    “呦,徐管事忙着呢,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的长生殿,明天就要出第二卷了吧?”

    徐管事目光望向门口,看到万卷楼的张管事背着手从门外走进来。

    他看着徐管事,笑着说道:“我上次说的事情,徐管事有没有告知你们大掌柜,不知道他怎么说?”

    徐管事看着他,问道:“你们盗印我们的第一卷,应该没少赚银子吧?”

    张管事笑了笑,说道:“也没有多少,不过是卖了千多本,小赚了一千两银子而已。”

    徐管事转头看着那官差,说道:“官差大哥,您刚才都听到了吧,他说他们万卷楼盗印我们的书,赚了一千两,依法应该罚两千两,一千两充归国库,一千两赔给我们”

    “一千两”那官差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去万卷楼。”

    张管事怔怔的看一幕,问管事道:“你们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