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六章 赴宴

作品:《如意小郎君

    康王在天然居请客,安阳郡主和京师名媛们的聚会也在天然居,下午的时候,唐宁和小意一同过去。

    唐夭夭闲着没事,去书坊盯刊印进度,她已经是身家百万的小富婆了,对赚钱的事情依然乐此不疲,以唐宁对她的了解,等到她的钱什么时候超过她老爹了,她或许才会停下来。

    萧家。

    萧珏换了一身衣服,从后堂走出来,准备出去的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去哪儿?”

    萧珏回过头,看到坐在堂中椅子上的老者,说道:“去天然居,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吃饭。”

    老者抬起头,看着他,问道:“是康王约了你吧?”

    萧珏看了看他,解释道:“就是随便吃个饭”

    “你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萧家,你说随便吃个饭就随便吃个饭?”老者淡淡的说道:“别人会以为你只是随便吃个饭吗?”

    萧珏张了张嘴,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

    许久,老者的声音才再次传来:“既然你已经答应了,那便去吧,以后做事,多动动脑子想一想,多为萧家想想。”

    “我知道了。”萧珏点了点头,走出房门。

    他站在院中,长舒了口气,脸上的表情说不清道不明。

    萧家本是后族,显赫一时,可自皇后亡故,太子早夭之后,萧家便成了没落贵族。

    不掌权的萧家,并不是康王和端王的拉拢对象,顾好家族,哪一边都不站才是明智的做法。

    向前一步,便是站队,若是一念之差,站错了位置,萧家便连没落贵族也不是了。

    他在原地驻足片刻,深吸口气,大步的走出萧家。

    天然居,赵芸儿站在钟意身旁,对唐宁摆了摆手,说道:“唐公子自己去忙吧,若是谁结束的早,便在这里等着。”

    安阳公主安排的地方在湖心的水榭,唐宁嘱咐她们注意安全,便向前方的一处小楼走去。

    他走进院子,看到一名穿着淡黄色衫子的少女,正在院子里踢藤球,那藤球在她的脚下,婉如有了生命一般,被她踢出各种花样。

    唐宁走过去,问道:“小桃,你家小姐在不在?”

    少女被他吓了一跳,出脚不稳,那藤球掉在了地上。

    她捡起藤球,瞪了唐宁一眼,说道:“我家小姐睡觉呢,有什么事情等她醒了再说!”

    现在才刚到下午,距离天黑还早,不过唐宁知道苏媚休息不太规律,不管什么时候,她能睡着,便已经很难得了。

    距离康王宴会开始还有一会,既然她在房间休息,唐宁也就不去打扰了。

    他看了那还在生气的丫鬟一眼,转身向院外走去。

    院中一处房门忽然打开,一道身影从中走出来,问道:“小桃,你在和谁说话呢?”

    苏媚看上去有些疲惫,她昨天晚上一夜未眠,只在清早才睡了一小会,此刻精神有些倦怠,躺在床上,处于似睡非睡之间,听到外面传来说话声,便再也睡不着了。

    小桃瞪了唐宁一眼,不满道:“都怪你,把小姐吵醒了!”

    苏媚目光望向院门口,表情不由的一怔,有些不信的擦了擦眼睛,脸上露出难以掩饰的喜色,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

    唐宁刚刚开口,她便快步走过来,拽着他的胳膊,说道:“你给我进来!”

    啪!

    房门重重的关上,名叫小桃的丫鬟身体一颤,嘴巴张大,手中的藤球掉在了地上。

    唐宁知道这是苏媚的住所,但却是第一次进她的房间。

    女孩子的闺房唐宁进过不少,小如的,小意的,晴儿的,唐夭夭的,像苏媚这么乱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书桌上散乱的堆积着无数纸张,甚至还有不少飘落在了地上,床上更乱,被子没叠,唐宁一眼就看到了床角那一件粉色的肚兜,种种证据证明,小桃是个懒丫鬟,和晴儿比差远了。

    等一下她刚才在睡觉,也不知道是怎么个睡法,在自己的房间,总不至于像前几天晚上那样睡觉不穿衣服,脱掉肚兜也很有可能,所以她现在

    这个念头一经升起,便再也压制不下去,他使劲掐了一把大腿,目光望向别处。

    苏媚看着他,疑惑道:“你怎么不看我?”

    唐宁看着窗外,从怀里掏出一个香囊,说道:“我在这里面放了一些安神的药材,你试试看有没有用。”

    苏媚叹了口气,说道:“安神的药材我以前试了好多,都没有什么用处。”

    唐宁将那香囊收起来,说道:“那就算了。”

    苏媚从他手里一把夺过香囊,说道:“送给别人的东西,怎么能要回去?”

    “你休息吧,我出去了。”唐宁转身向门外走去。

    “站住!”苏媚拉着他在床边坐下,自己裹紧被子里,说道:“你就在这里坐着,什么安神药都没有你有用。”

    她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唐宁才终于敢低头看他了。

    苏媚躺在床上,将那只香囊放在胸口,抬头看着他,忽然说道:“从这个方向看过去,好像真的显得脸很大。”

    唐宁看了看一旁桌上堆叠的卷宗和纸张,说道:“人的精力有限,你每天都过分消耗精力,睡眠自然不好。”

    “人生在世,身不由己”苏媚叹了口气,岔开话题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康王邀宴。”

    “我还以为你是来看我的,好难过”

    “这里睡不着,你怎么不去红袖阁睡?”

    “你走了,红袖阁也睡不着”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失眠症?”唐宁想了一会儿,自言自语一句,却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了。

    他低下头,看到苏媚的眼睛已经闭上,表情恬静,平日里由内而外的媚态已经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少女般的清纯。

    唐宁缓缓地起身,轻手轻脚的向门外走去。

    本来是想让她照看照看小意的,不知道她这一觉会睡到什么时候,仔细想想,女子们的聚会,也不会出什么大事,还是让她好好休息吧。

    小桃见只有他一个人出来,警惕道:“我们家小姐呢,你对我们家小姐做了什么?”

    “嘘”唐宁竖起一根手指,说道:“她睡着了,你小点声。”

    小桃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的推门走进房间,看到躺在床上熟睡的小姐,小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悄悄的退出来,院内已经没有一道人影了。

    “你干什么去了?”唐宁从苏媚的住处走出去,身边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萧珏从后面走过来,看了看那小院,诧异道:“这不是苏姑娘的住处吗,你连这点儿时间都不放过?”

    唐宁看着他,问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不来吗?”

    萧珏看了看他,说道:“我相信你的眼光。”

    天然居,主楼,天字一号雅阁。

    一名青年看了看康王,疑惑道:“殿下还在等人?”

    康王笑了笑,说道:“不着急,还有两位贵客没有过来。”

    那人心中疑惑,不知康王殿下说的那两位贵客是何人,竟然让康王等在这里,而康王对此,好像一点儿都不在意的样子。

    他心中不解间,雅阁的门被人推开,康王看着走进来的两人,笑道:“两位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