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三章 不要脸!【第三更】

作品:《如意小郎君

    “小宁哥,你别动,忍耐一下就好了。”

    小如在细心的为他上药,小小在一旁乖乖的看着,给他递过来一只热乎乎的包子。

    这傻姑娘就喜欢吃包子,唐宁得找机会教育教育她,以后别让人用一个白菜包子就给骗跑了。

    小小现在不和他们一起吃饭,老乞丐为她亲自制定了一个食谱,说是她的身体太虚弱,要先好好地调理一阵。

    老家伙虽然很多时候不靠谱,但对他的宝贝徒儿,还是很负责的,所以唐宁也就听他安排。

    药膏抹上去凉丝丝的,痛感立刻就少了一些。

    他早上还做着美梦,梦到洞房花烛,新房里面忽然多出了几个新娘子,就被苏媚无情的砸醒了。

    苏狐狸和唐夭夭不同,虽然远远称不上胖,但也没有唐妖精身材那么苗条,她身上该凸的凸,该翘的翘,是属于男人最爱的那种丰满类型。

    床虽不高,近百斤的身体砸下来,还是够呛。

    现实是残酷的,早上并没有发生什么香艳的意外,嘴对嘴更是不存在,让唐宁有些担心的是,他其实除了额头之外,有一个地方也受伤了。

    毕竟,作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在清早的时候,身体总会发生一些变化。

    当然,任何的变化,都在苏媚的那一砸中恢复了原样。

    苏如看了看他脸上痛楚的表情,关切道:“小宁哥,还疼吗?”

    “没事了没事了。”唐宁摇了摇头,马上就要成亲了,要是被苏狐狸砸出了问题,她的罪过就大了。

    小如和小小出去之后,他便将房门关上,打算用老乞丐那几本双修秘籍试试。

    门外,老乞丐端着一只碗从厨房跑出来,一脸笑意的说道:“乖徒儿,快过来把这碗药膳喝了”

    “谢谢师父。”

    小小端起碗,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小口的喝起粥来。

    一道壮硕的身影从院外跑进来,跑过院子时,脚步忽然顿住,折返回来。

    赵圆吸了吸鼻子,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那只碗,吞咽了一口口水,走过去,看着小舔舔嘴唇,说道:“小姐姐,你这只碗真好看。”

    唐宁打开房门,经过刚才的验证,他终于放下了心,这笔账,暂时可以不用找苏狐狸算了。

    从房间里走出来,他便看到站在小小身边的润王。

    润王从怀里掏出许多东西,放在石桌上,说道:“小姐姐,你给我喝一口,我把这些东西都给你。”

    唐宁看了看桌上的东西,有干果蜜饯,有琉璃珠子,有一个精致的小弹弓,还有他吃剩了一半的糕点

    小小坐远了一些,和他拉开距离,如果没有唐宁介绍,她是不会和陌生人说话的。

    唐宁走过去,说道:“润王殿下,这东西你不能吃。”

    “为什么?”润王指着小不服气的说道:“为什么这位姐姐能吃,我不能吃?”

    润王不能吃的原因是因为这是老乞丐为小小量身定制的药膳,是用来改善她的体质,让她好好长身体的。

    润王的身体不能再长,在长就出问题了,到时候把他补坏了,皇帝问他要儿子,他怎么办?

    不过,唐宁相信,他要是这么解释,润王一定是听不懂的。

    于是他凑近他的耳边,小声道:“这个粥是给女孩子喝的,男孩子喝了小弟弟会缩回去的。”

    润王疑惑道:“小弟弟是什么?”

    唐宁伸手为他指了指。

    润王脸色一白,双手捂住自己的裤裆,说道:“那我不喝了,喝了粥以后就不能娶王家妹妹了。”

    唐宁看着他问道:“王家妹妹是谁?”

    说到这个话题,润王顿时两眼放光,说道:“王家妹妹就是王家妹妹,我喜欢她,我以后要娶她做我的王妃。”

    十一岁的小屁孩懂什么叫喜欢,唐宁看着他,问道:“你喜欢王家妹妹什么?”

    “我喜欢她长得好看,我喜欢她说话的声音,我喜欢她笑起来的样子,我还喜欢她那天穿了一件绣着荷花的裙子”

    唐宁怔怔的看着他,在心里收回他刚才对这小胖子的评价。

    赵圆忽然看着他,说道:“对了,我和父皇说了,我想要你做我的先生。”

    “什么?”唐宁怔了怔,问道:“你父皇同意了吗?”

    “同意了啊,父皇为什么不同意?”赵圆高兴地看着他,说道:“父皇说你很有本事,让我多和你学学,以后我就能随便的出宫了”

    皇子们有很多老师,包括几位大学士,翰林院诸位官员,都会为他们讲课,按理说,他任职之后,也可能遇到这样的差事。

    润王说的先生,肯定是指的和他学做菜,但陈皇的意思,唐宁现在还不清楚。

    不清楚也无所谓,他愿意蹭饭就蹭饭吧,家里这么多人,多他一张嘴不多,少他一张嘴也不少。

    赵圆一个人去墙角玩琉璃珠子了,大概会一直玩到开饭。

    唐宁走到另一处房间,小如不在,只有小意在房里。

    她坐在床边,床上铺着一件嫁衣。

    见到唐宁进来,她表情有些慌张,想要将嫁衣收起来,唐宁快步走过去,说道:“反正下个月就要穿了,要不现在穿上让我看看?”

    虽然两个人已经成婚快一年了,但唐宁却还没有见过她穿嫁衣的样子。

    钟意脸色一红,有些害羞的说道:“相公,嫁衣不能提前穿的,不吉利”

    “那就算了。”唐宁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笑道:“早晚都会看到,也不急于这一时。”

    她靠在唐宁的胸口,喃喃道:“时间过的好快啊,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不认识相公呢”

    唐宁同样有些唏嘘,去年今日,他还是另一个世界的单身狗。

    一年时间,他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经历了州试,省试,殿试,高中状元,又有娇妻在怀,想想甚至有些做梦的感觉。

    “相公。”怀里忽然传来声音。

    “恩?”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

    钟意想了想,问道:“相公真的喜欢妾身吗?”

    “喜欢。”唐宁没有犹豫的说道。

    “那相公喜欢妾身什么呢?”

    唐宁思忖片刻,低头看着她,开口道:“我喜欢你长得好看,我喜欢你说话的声音,我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我还喜欢你那天穿了一件绣着荷花的裙子”

    他这句话说完,便感觉到怀里的娇躯颤了颤,他低下头,看到那一双清澈的眸子中,出现了一层水雾。

    “相公。”钟意紧紧的抱着他,说道:“谢谢你。”

    唐宁揽着她的肩膀,心中暗暗决定,以后要请润王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

    便在这时,钟意抬头看着他,小声道:“可是相公,妾身没有绣着荷花的裙子”

    房门口处,唐夭夭低头看了看自己绣着荷花的裙边,脸色一红,暗淬道:“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