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八章 三司会审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宁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唐夭夭,问道:“怎么了?”

    唐夭夭拎着剑走过来,凑到唐宁身边,吸了吸鼻子,问道:“你身上怎么这么香?”

    唐宁看着她,面不改色的说道:“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和楚楚姑娘她们待了一会儿,好久不见,聊的时间长了一些,沾染到了她们身上的香料味道。”

    “这不是香料味道。”唐夭夭摇了摇头,说道:“这是花瓣浴的味道,你昨天晚上洗花瓣浴了?”

    他一个纯爷们洗什么花瓣浴,一定是苏狐狸昨天洗了,难怪她身上这么香。

    “那就不知道了。”唐宁看着她,说道:“可能是姑娘们谁洗了,你总不会怀疑我昨天晚上没有去红袖阁,去了别的地方吧,许掌柜可以作证,楚楚姑娘她们也能作证。”

    唐夭夭撇了他一眼,说道:“你昨天晚上去了哪里,和我有什么关系?”

    唐宁看着她,“那你还问我?”

    “我替小意问的。”她看了唐宁一眼,转身向院外走去。

    唐宁看着她,问道:“早饭还没吃,你去哪?”

    唐夭夭没有回头,说道:“我去红袖阁问问这几天的生意怎么样。”

    唐宁并不担心这个,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苏媚走的又不是正门,她当时翻窗户的时候,不是也没有被别人看到。

    宅子三五天还建不好,也就是说,他还需要在红袖阁睡上一段日子,这段时间里,苏媚可能还会过来,会翻窗爬床的狐狸惹不起,不过,为了自己的清白和安全,他今天还是准备换一个房间。

    他走到房门口,敲了敲门,问道:“小小,起床了吗?”

    屋内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房门很快打开,少女只穿着一件内衬,没有穿外衣,赤足站在门边,抬头看着他。

    她应该是跳下床直接跑过来的,竟是连鞋子都没有穿。

    唐宁将她拦腰抱起,放在床边,又打了一盆水让她洗脚,说道:“下次记得穿鞋子,快点穿好衣服,我们去吃早饭。”

    她低下头,轻轻“嗯”了一声。

    小小还是怕见生人,唐宁本想让晴儿将早饭端到房间里面,但仔细想想,多和人接触接触,对她的性格改变,还是会有些帮助。

    “来小小,多吃点,以后就不会这么瘦了。”岳母大人也已经听说了她的事情,一边给她夹菜,一边皱眉道:“这些丧尽天良的,坏事做多了,都是要遭天谴的!”

    她看向钟明礼,问道:“案子破了吗?”

    “黑虎帮的帮主和成员已经全都被抓了。”钟明礼点了点头,说道:“今天早上,刑部就将人全都提了过去,此案牵扯过大,所有涉案之人,肯定会严惩的。”

    吃过饭,钟意苏如和唐夭夭便带着小小去街上裁衣服,有唐妖精跟着,不会出什么事情,唐宁没有跟着她们,准备去找刘老二等人。

    黑虎帮被端之后,京师街头就没有假乞丐了,他们接下来在京师建立总舵,便会容易一些。

    晴儿抱着润王的盒子,将一块糕点塞进嘴里,从唐宁身边走过的时候,脚步停下,凑近他的身边闻了闻,诧异道:“姑爷,你身上怎么这么香,你用玫瑰花瓣洗澡了吗?”

    唐宁看了看她:“我怎么会用玫瑰花瓣洗澡?”

    晴儿疑惑道:“可玫瑰花瓣的味道是怎么来的呢?”

    “小孩子别问那么多。”唐宁将那盒子从她怀里抢过来,说道:“别吃了,再胖就嫁不出去了!”

    “就是玫瑰花瓣的味道啊。”晴儿噘着嘴,看着唐宁离开的背影,有些委屈的说道:“而且,人家本来就不用嫁出去……”

    ……

    京师的某条街道上,唐夭夭正带着钟意苏如以及萧小小一间店铺接着一间的扫荡,她牵着小小的手,大方的说道:“看上什么就买什么,我付钱。”

    某处布庄,两名妇人一边挑选布料,一边闲聊。

    “这几个姑娘长得可真俏,也不知道是谁家的。”

    “那小姑娘眉清目秀,长大了也一定是个美人胚子。”

    “你家女儿比她还要小一些吧,你可得把你们家孩子看紧了,听说京师有一伙人专偷孩子,得手了就把他们卖到外面去,多亏了状元郎……”

    “我也听说了,我今天都没有让她出去玩,那些杀千刀的,干这种事,也不怕生孩子没……”

    “嘘,小点声,我听说这件事情,和那个唐家有关,可不能让别人听到。”

    昨天状元郎游街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跑了,今天才有消息,原来是状元郎和萧小公爷联手剿灭了贩卖人口的黑虎帮,为京师除此大害,坊间百姓谈及此事,都要夸赞两句。

    人口贩卖之事,哪怕是在京师天子脚下,也是屡见不鲜,百姓对其更是恨之入骨,若是在京师之外,人贩子被人抓住,大半是要被绑起来直接烧死的,官府甚至都不会干预。

    谁家还没有一个两个孩子,自消息传出来之后,百姓们对此事便格外关注。

    宫内某殿,今日的早朝即将结束。

    魏间看了看陈皇,上前一步,说道:“诸位大人,可还有事要奏?”

    “臣有本奏。”

    百官听到声音,目光纷纷望向站出来的一名御史。

    那年轻御史抱着笏板,上前几步,躬身道:“启禀陛下,京中有黑虎帮胆大妄为,行那丧尽天良的拐卖孩童之事,为天理不容,为法理不容,不知有多少百姓,被他们所荼毒,臣恳请陛下彻查此事,妥善安置那些被拐孩童,还百姓一个朗朗青天。”

    陈皇看了看他,说道:“此案,朕不是已经交给刑部去办了吗?”

    那御史再次行了一礼,说道:“回陛下,黑虎帮只是一个小帮,若是没有背景,焉能在京师坐稳,如此丧尽天良之事,一做就是数年之久,臣以为,这背后,应是有人指使,恳请陛下彻查。”

    陈皇目光望向他,问道:“那依爱卿之见呢?”

    年轻御史目光隐晦的瞥了康王一眼,高声道:“此案太过重大,臣以为,应该由刑部和大理寺、御史台三司会审,严查此案,如此方能对百姓有一个交代。”

    此言一出,殿内陷入片刻的安静,百官面色各异,心中不知所想。

    唐家二公子在黑虎帮被发现,使得唐家和此案有所牵连,此案若是走刑部,不会对唐家有太大的影响。

    但大理寺就不一样了,大理寺极少查案,但一查便是大案,往往与京中权贵官员有关,更重要的是,大理寺卿乃是康王羽翼,怎么会放过这个打击唐家的机会?

    而最后的御史台,都是一帮只认理只认法的清流,别说此事与唐家有关,就算是与端王康王有关,他们也绝对会追查到底。

    这件案子查到现在,已经不单单是黑虎帮拐卖人口的案子了。

    这是端王与康王的较量,而唐家,无疑是被推进了这一场风波的中心。

    而从目前的情形来看,无疑是端王落入了下风,若是唐家在这场风波中有损,端王不仅实力大损,在民间的声望,怕是也要大降。

    康王这一招,直接将自己与百姓,与法理绑在了一起,一开始便立于了不败之地。

    陈皇目光在下方扫视一圈,点头道:“爱卿所言有理,此案,便由三司会审吧。”

    殿内某处,康王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在他身旁,一名华服青年脸色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