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六章 家

作品:《如意小郎君

    “刚才你见过的是康王,那边那位是怀王,端王今天没有过来,不过你在翰林院,以后有很多机会见到。”

    他们的桌旁,有不少人排着队等着将他们二人灌醉,萧珏和他没有回去,站在原地给他介绍。

    “怀王势力不如他们两个,平时也不会争什么,端王和康王经常会因为一件小事争的你死我活,你看着吧,康王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就算是这件事情真的和唐家没有关系,他也会想办法和唐家扯上关系,他们争来争去,最后也不知道那个位置会便宜谁。”

    “哎,我找了你好久,原来你在这儿啊!”

    萧珏正在给唐宁分析形势,忽有一道身影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

    润王手里抱着一个盒子,正将什么东西往嘴里送,唐宁很少见他手中的这个盒子离身。

    萧珏低头看着赵圆,问道:“润王殿下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好吃的。”润王四下里看了看,说道:“可惜这里连什锦锅子都没有。”

    他看了看唐宁,将手里的盒子捧上来,说道:“我把这些给你,你下次请我吃什锦锅子怎么样?”

    赵圆的盒子里装的是宫里的秘制糕点,外面很难见到,拿回去给晴儿她们尝尝也好。就算是他不交换,他下次照样会来。

    唐宁点点头,说道:“成交。”

    “我现在去给你把盒子装满!”赵圆高兴地说了一句,就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

    “可是是润王……”萧珏看着赵圆跑开的背影,摇头叹息一句。

    皇家最重长幼尊卑,太子早亡,才有端王、康王、怀王三龙夺嫡的场面,润王虽然是淑妃之子,地位也算尊贵,但到底年幼,除非端王和康王他们出了意外,否则大位是轮不到他身上的。

    以润王对唐宁表现出来的善意,若是他能继位,唐家再想做什么,便要掂量掂量了。

    琼林宴结束之前,赵圆居然真的装了满满一盒子糕点,将木盒塞到唐宁手里,说道:“就这么说定了,我过几天再去找你。”

    心中挂念小乞丐,唐宁早已迫不及待,宴会刚刚结束,他便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县衙家中。

    晴儿在院子里踱着步子,唐宁踏进院门,问道:“她醒了吗?”

    “一个时辰以前就醒了。”晴儿走到他的身旁,嘟着嘴说道:“她偷偷跑了好几次,都被夭夭姐抓回来了。”

    唐宁大步走进房门,看到小乞丐坐在床上,见到有人进来,明显向床角缩了缩。

    看到进来的人是唐宁,她脸上的警惕之色才有所放松。

    “我回来了。”唐宁走到床边,看着她,问道:“你饿不饿?”

    小乞丐没有说话,肚子却叫了几声。

    唐宁将润王送的那个盒子打开,放在床上。

    她看了看那盒子,没有伸手,直到唐宁拿了一块糕点递给她。

    看着她小口的吃着东西,唐宁开口问道:“你还记不记得家在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人?”

    她吃东西的动作一顿,许久,才用极低的声音说道:“爹娘死了,哥哥姐姐也死了。”

    唐宁深吸口气,看着她,说道:“以后你就住在这里,这里就是你的家。”

    她看了看唐宁,喃喃道:“家……”

    唐宁点了点,伸出手,说道:“我带你出去。”

    小乞丐抬头看着他,清澈的眸子和他的视线对上,许久,她终于伸出手,和唐宁的手握在了一起。

    “这是小意姐姐,这是小如姐姐,这是夭夭姐姐,这是晴儿姐姐……”

    唐宁一个个给她介绍,想要消除她对于外人的戒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哪怕是对于小意她们,她还是有一丝淡淡的警惕和抗拒。

    这一丝抗拒和警惕,他是能够理解的,如果没有足够的警惕之心,她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很难生存。

    介绍她们认识之后,唐宁便先退到一边,让她们熟悉熟悉。

    晴儿低头看着她,笑嘻嘻的问道:“小小,你今年几岁了?”

    她看了看晴儿,小声说道:“十三……”

    十三岁的她,因为长期营养不良,看起来连十岁都不到,身体异常瘦弱,面色蜡黄,头发也没有光泽。

    苏如有些怜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说道:“以后要好好吃饭,才能长好身体。”

    女人的同情心泛滥起来,便收都收不住。

    晴儿今天白天只是简单的帮她擦洗了身体,立刻跑去准备热水,让她彻底的洗个热水澡,小意翻出了她小时候的漂亮衣服,唐妖精将她的首饰拿出来,一件一件的帮她试……

    折腾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再次出现在唐宁眼前的,已经是一位眉目如画,朱唇皓齿的少女了。

    她的小脸不再那么脏兮兮,乱糟糟的头发,被晴儿梳成了燕尾髻,一袭粉色长裙,完全没有了乞丐的样子,反倒像是大家千金。

    晴儿忍不住赞叹道:“小小好漂亮!”

    少女怔在原地,用略带紧张的目光看着唐宁,似乎是不适应现在的样子,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这一天之内,她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唐宁将她带回房间,拿了些水果进来的时候,她已经靠在床边睡着了。

    唐宁轻轻地将她抱上床,帮她盖上被子,发现了藏在床脚的两个包子。

    他看了看那两个包子,又看了看她在睡梦中依然紧蹙的眉头,没有动那两只包子,轻轻将被子盖上。

    他退出房间,钟意站在门口看着他,问道:“小小睡了吗?”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已经睡下了。”

    她看着唐宁,微笑道:“相公终于找到她了。”

    唐宁亦是没有想到,幸福来的这么突然,他最大的愿望,居然就这么实现了,现在想想,还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钟意看着他,有些心疼的说道:“相公这些天一定累坏了,今天早点休息吧。”

    今日之后,科举的所有事情,才算是全都结束。

    经历了大起大落又大起,尤其是找到了小小,心神起伏数次,他的确是有些累,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

    不过,小小睡在他的房间,小如一直和小意一间,他又不能和晴儿以及唐夭夭挤,唐宁想了想,说道:“这几天,我先去红袖阁睡,等到过些日子宅子完工,就能搬过去了。”

    钟意看了看他的房间,说道:“也只能如此了。”

    红袖阁距离县衙并不远,站在县衙门口都能看到,唐宁走过去的时候,已经快到宵禁的时刻,许掌柜正打算关门,看到唐宁时,先是一怔,随后便大喜道:“公子,您怎么来了!”

    唐宁笑了笑,说道:“家里睡不下,这些日子,要在这里睡几晚。”

    许掌柜连忙道:“公子快进来,姑娘们刚才还在念叨你呢。”

    唐宁走进红袖阁,便有几道身影快步走过来。

    “公子,我们今天在街上看到你了,那时候你骑在马上,真是太威风了!”

    “很早以前我就知道,公子一定能考中状元的!”

    “公子,这些日子,你怎么不来看我们呢?”

    “去去去,公子可是状元郎,这段时间肯定忙着温书,哪有时间来看你!”

    ……

    “楚楚姑娘,莺莺姑娘,燕燕姑娘……,好久不见。”唐宁被她们簇拥进去,耳边皆是她们的欢声笑语,好不容易得到空闲,才借口累了,逃也似的回了房间。

    他关上房门,这才松了口气,坐回桌前,倒了杯水。

    房间里面的一切,都和他离开之前一模一样,那扇窗户,也保持着原样,看来苏狐狸还没有回京。

    也不知道她出京干什么,这都两个月过去了,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希望她平安无事。

    今天也实在是累了,喝了杯水之后,他便脱了衣服上床,闭上眼睛,很快呼吸就变的平稳。

    此时,京师夜已深。

    天然居,名叫小桃的丫鬟打着哈欠,来到某处房间时,看到坐在桌前的身影,先是一楞,随后便惊喜道:“小姐,你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