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章 打马御街

作品:《如意小郎君

    陈楚两国结盟似乎陷入了停滞,无论是朝野还是民间,对于此事的热度都降了下来。

    不过唐宁很清楚,他们只是将结盟从明面转移到了暗中,将重心放在了促使肃慎人内耗上。

    陈皇昨天召见了一次楚国使臣,达成了初步的协议,大概是两国会在夹谷和术虎两部中各选一个扶持,用以消耗完颜部的实力,若是此法有效,这将会变成两国对草原的长久政策。

    这些事情,有两国的高层操心,唐宁则是要准备准备,去参加今天的琼林宴。

    早上的时候,他抽空去了一趟宅子,若是天气可以,施工进度正常,等到琼林宴之后不久,他就可以住进去了。

    小意和小如暂时还会住在县衙,她们要等到六月才会搬进去,六月初就是吉日,相比于什么琼林宴,这才是他更加期待的事情。

    “行行好,赏一个铜子吃饭吧……”

    走回县衙的时候,他随手扔了一块碎银子给街边乞讨的小乞丐,又帮老乞丐买了一坛酒,然后才和彭琛一起回去。

    说起来,他有好一阵子没有看见刘老二他们了。

    自从来了京师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找过他,这段时间也的确是忙了些,今天之后,他再找他们问问情况。

    街头,小乞丐看着碗里的碎银子,怔了怔之后,迅速的将之捏在手心。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巨力,他的身体飞出去,摔在地上,一名乞丐走过来,捡起那颗碎银子,看了看他,说道:“下次再让我看到,就打断你的腿,断了腿,你就能讨的更多了。”

    小乞丐浑身颤抖的爬起来,那乞丐看了看他,冷冷道:“去另一条街!”

    不远处,刘老二靠在一处墙角,指了指那小乞丐,对身边的一名乞丐说道:“你今天继续跟着他,不要再跟丢了,一定要找到他们的老巢在哪里。”

    “是,长老!”

    那乞丐应了一声,走到街上,远远地吊在那小乞丐的身后。

    刘老二戳了戳一旁的人,问道:“老任啊,你说这件事,官府能不能管?”

    “不好说。”任平生摇了摇头,说道:“他们把这些孩子拐卖到京师,逼迫他们沿街乞讨,这么久了,官府都没有人管,说明他们有恃无恐,在京师一定有后台。”

    刘老二皱眉道:“可不解决他们,我们就不能完成帮主交给我们的任务了。”

    任平生想了想,说道:“等到明天,你去问问帮主。”

    刘老二正要开口,身后的一名乞丐忽然戳了戳他的肩膀,震惊道:“长老,你看那边,那边那个小乞丐……”

    刘老二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看到一道小小的身影,从前方某处狭窄的巷子中缓缓挪出来。

    那是一个小乞丐,脚步挪到巷口处的时候,警惕的四下里看了看,这才快步跑到旁边的包子铺门前。

    刘老二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大步向那边走去。

    小乞丐手上拿着一个包子,正要离开,看到不远处向这边疾步而来的几名乞丐,脸上浮现出一丝慌乱,飞快的向着来时的巷口跑去。

    刘老二怔了怔,便立刻道:“快追,一定要找到他!”

    小乞丐在巷中东奔西跑,一会儿往左,一会儿往右,似乎对这里的地形十分熟悉,不一会儿,就从一处靠近城门的巷口跑了出来。

    便在这时,前方陡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你还挺能躲的,让我们找了好几个月,这次我看你往哪跑!”

    看到前方的两名乞丐,小乞丐脸色再变,飞快的转过头,向巷子里面跑去的时候,才发现有另外两名乞丐站在身后。

    一名乞丐双臂环胸,嘲讽道:“你倒是跑啊,怎么不跑了,回去我就把你的腿打断,看你还怎么跑!”

    他挥了挥手,说道:“还愣着干什么,把他带回去!”

    更远一些的地方,刘老二等人远远的看着这一幕,一名乞丐急忙问道:“长老,我们怎么办?”

    刘老二想了想,说道:“我们跟着他们,你快去县衙禀告帮主,到时候在老地方汇合!”

    那乞丐一路狂奔到县衙,扶着县衙门口的石狮子,指着一名衙役,大声道:“我找帮……,找唐公子!”

    那衙役倒是认出了他就是上次的乞丐,说道:“状元郎去赴宴了,你等到明天再来。”

    ……

    琼林宴是在晚上举行,大凡重要的宴会,都是夜宴。

    此时还不到正午,唐宁却已在宫中。

    他险些忘记,虽然宴会是晚上,但在琼林宴当日,新科进士在正午之前便要进宫,换上朝廷为他们准备的进士冠冕,从皇宫出发,绕着京师走上一圈,最后再回到皇宫。

    这大概是新科进士最为长脸的时刻。

    届时,几乎全京师的百姓都会聚集在主街之上,沿街两旁的各处酒楼饭馆,也定然是人满为患,尤其是靠着街边的二楼,位置更是在几天前就被早早预定。

    虽然听起来像是排成队被人们参观,但即便这样,这种机会,也有无数人思之不得。

    在皇宫里面经历了唱名等一系列程序,唐宁身着状元冠冕,骑着马,缓缓出了宫门。

    具有骑马资格的,只有殿试一甲,这次则是只有唐宁和萧珏两人,顾白和崔琅他们,只能步行跟在后面。

    萧珏落后他一个身位,摆弄了几下胸前的大红花,嘟囔道:“这东西太难看了……”

    唐宁胸前也戴着一个大红花,比萧珏的还要大上一些,所有人都跟在后面,就他们两个戴着大红花骑在马上,看起来有些怪异。

    而且自从走出宫门之后,大街两旁,就站满了京中的百姓,欢呼声不绝于耳,路过街边那些二层小楼时,还有姑娘小姐们会抛手帕下来。

    “那就是状元郎啊,好俊俏,真是一表人才……”

    “别发春了,听说状元郎已经婚配,你没机会了。”

    “什么没机会,做妾也是可以的啊……”

    “你可以考虑考虑萧小公爷啊,他还没有成亲呢!”

    “你不知道,听说萧小公爷他,他那什么……”

    ……

    道路两旁,百姓夹道相迎,前方禁卫开道,后面跟着两百多位新科进士,就只有他们两个骑着马,唐宁觉得,这个场面一定很装逼,可惜他自己看不到。

    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唐宁已经完成了金榜题名,而且还是打马御街,洞房花烛之日,也不算远……,这样的事情,人生中想来不会再来第二次。

    人群中,一名乞丐看到骑在马上的身影,怔了怔之后,飞快的向前方挤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