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坦白

作品:《如意小郎君

    “你!”

    唐昭似是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态度,怔了怔之后,便勃然大怒,指着他,怒道:“你再说一句!”

    唐宁看了看站在县衙门口的彭琛,说道:“他要是敢私闯县衙,就打断他的腿。”

    说罢,他便不再看唐昭,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县衙。

    不远处,钟意苏如看到这一幕,身躯微震,更远一些的地方,唐水脸上的笑容凝滞。

    “不回来最好!”唐昭看了看站在县衙门口的彭琛,冷哼一声,上了马车。

    唐宁回到自己的院子,重新坐下,正要拿起骰子,看了看棋盘,目光望向唐夭夭,问道:“你是不是动过棋子了?”

    唐夭夭伸出四根手指,说道:“我要是动了你的棋子,就一辈子都嫁不出去。”

    这个誓言够狠的,唐宁暂且相信她,两人一局棋还没有下完,苏如和钟意便从外面走了进来。

    钟意张了张嘴,看着他,轻声道:“相公,刚才在外面……”

    唐宁原以为,唐家不说,这件事情便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在外面的流言开始传的沸沸扬扬的时候,他就知道,此事大概是瞒不住她们了。

    他走到房间里面,钟意和苏如跟着走了进来。

    他回头看着她们,笑问道:“外面的流言之类,你们都听到了?”

    钟意点了点头。

    唐宁牵着她们的手,让她们坐在床边,才缓缓说道:“那不是流言。”

    苏如的身体颤了颤,握紧了他的手。

    “放心吧,我刚来京的时候就知道了,现在不也什么事情都没有?”唐宁微笑的看着他们,说道:“我们的唐家,可不是他们的那个唐家。”

    钟意和苏如没有说话,只是与他相握的手,更加用力。

    “晴儿小丫鬟,你们家姑爷在吗?”门外传来声音。

    片刻后,萧珏坐在石凳上,看着唐宁,问道:“外面的传言,是真的吧,你真是唐家的……”

    他话未说完,便摆了摆手,说道:“这件事情,你打算如何处理?”

    唐宁端起茶杯,唐夭夭送他的茶喝起来味道果然不一般,他轻轻地抿了一口,才说道:“以前怎么样,以后还是怎么样。”

    “也是。”萧珏点了点头,说道:“像唐家这么不要脸的,也确实少见,不过你以后可得小心点,唐家要是想使什么阴招,京中的大部分人可都招架不住,有什么事情,你就告诉我。”

    唐家也不是第一次使阴招了,唐宁早已习惯,倒是他们居然会派人过来,则是稍稍出乎他的预料。

    具体的说,是他们的无耻程度,超乎了他的预料。

    唐家。

    唐琦看着唐昭,问道:“他不回来?”

    唐昭一脸的阴沉,说道:“何止不回来,他还让我滚!”

    他看向唐琦,不满道:“爹,他这么嚣张,还让他回来干什么,真算起来,他也不是我们唐家人……”

    唐琦看了看他,问道:“你是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唐昭撇了撇嘴,说道:“我说你请他回唐家,他不回来,还说我要是进去就打断我的腿。”

    “行了,你下去吧。”唐琦挥了挥手,唐昭大步的走出去。

    唐琦在桌旁坐下,面色略有阴沉。

    年轻人有傲气,有冲动,他自然理解,换做别人,想来也难以第一时间接受,但凡事有度,若是聪明人,应该能够想得通。

    ……

    皇宫某殿,王丞相拱了拱手,说道:“陛下,结盟一事,老臣回去之后,再和诸位同僚详细商议。”

    陈皇点了点头,说道:“此事还要抓紧才是。”

    草原上的局势发生了变化,打的人措手不及,这两日朝中百官无暇他顾,每日的早朝都要进行到很晚,到今天,才算是理出了一些头绪。

    和楚国结盟自是不用再议了,肃慎人若是崛起,陈楚两国,便是唇亡齿寒的关系,楚国若灭,陈国亦危矣。

    需要商讨的是这其中的细节,陈国若出兵,自然是以援助友邦的名义,但援助也不是白白援助,若是没有足够的利益,陈国凭什么出兵?

    陈皇刚刚坐下,凌云便从殿外走进来,躬身道:“陛下,唐家派唐昭去了平安县衙,请唐宁回去。”

    “哦?”陈皇抬眼看了看他,问道:“他怎么说?”

    凌云沉默片刻,说道:“他说“滚”。”

    陈皇怔了怔,随后便笑起来:“朕果然还是没有看错人。”

    他想了想,说道:“传旨礼部,三日之后,准备琼林宴。”

    魏间上前一步,低头道:“奴才这就传旨。”

    ……

    推迟的琼林宴终于有了消息,时间便是三日之后。

    届时,殿试一甲两人,以及部分二甲进士,会在宴会上立刻授官,按照惯例,一甲都会入翰林院,今年一甲只有二人,萧小公爷又是将门,想来也会有所调整,具体会有哪些变化,还要看琼林宴上陛下的旨意。

    京师的茶馆酒肆,众人聚在一起时,又有了新的话题。

    “琼林宴马上便要开始了,这一次,新科状元是一步登天啊!”

    “在翰林院待上两年,一出来便是朝中大员,不知会让多少进士羡慕。”

    “羡慕也没有用,羡慕的话,他们自己为什么不考个状元,据说状元郎和唐家有关系,不知是真是假?”

    “今天倒是看到唐家的马车停在平安县衙门口,唐家那位二少,似乎和状元郎起了冲突,我当时离得远,没怎么听清……”

    “我倒是听说,状元郎这次出尽了风头,唐家想要反悔,状元郎当然不愿意,当初是他们要抛弃,抛弃就抛弃,现在又想要反悔,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情,我要是状元郎,我也不愿意!”

    “哎,不管怎么说,这唐家也是一棵大树,不过,这位状元郎,倒是有血性啊……”

    ……

    京师某处,刘老二几人蹲在一处街角,有乞丐咬牙道:“这帮子龟孙子,干的是人干的事情吗?他们不配当乞丐!”

    另一名乞丐叹了口气,说道:“这里是京师,是他们的地盘,他们人多势众,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那乞丐想了想,犹豫道:“我们要不要去找帮主?”

    刘老二挥了挥手,说道:“没听那些人说,三天后就是琼林宴了吗,帮主可是状元,这几天肯定很忙,哪里有空管这些事情?”

    他看了看几人,说道:“这几天,你们先不要轻举妄动,都给我盯紧了,等到琼林宴之后,我再去请示帮主!”

    京师某条街道,一名乞丐看着对面十余名手持棍棒的乞丐,说道:“那些家伙要是还敢来捣乱,就打断他们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