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身世流言【第三更】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妖精这次赚翻了,前一秒还是破产千金,后一秒身家便直逼百万。

    而这一切都和自己息息相关,更让唐宁心塞的是,他中了状元,赚了几十万两银子的却是唐夭夭,这其中哪怕一文钱都不是属于自己的……

    他抬起头,仿佛站在他的面前的,不是唐夭夭,而是一座移动的银山。

    站在唐妖精面前,总觉得她身上光芒四射,照的人睁不开眼。

    他走到门外,看到钟意和苏如相携走进来。

    两女看着他,俏脸上满是别样的神采。

    钟意走上前,怔怔的看着他:“相公……”

    唐宁笑了笑,轻轻捏了捏她的脸,说道:“答应你的事情,我做到了……”

    苏如扬起头看着他,虽然在笑,眼中却是闪动着晶莹。

    平安县衙,钟明礼刚刚审理完一个小案子,便迫不及待的走出县衙,问一名衙役道:“殿试张榜了吗?”

    那衙役摇了摇头,说道:“属下一直在这里,不知道贡院那边的情况。”

    他话音刚落,便有一人一边敲锣,一边从前方的街道上跑过,跑到县衙之时,停下脚步,大声喊道:“恭喜灵州唐宁唐公子高中殿试一甲第一名!”

    “一甲,第一?”钟明礼呆立原地,如遭雷击。

    与此同时,萧家。

    “恭喜萧公子得中殿试一甲第二名!”报喜的差役大声喊了一句之后,接过管家递过来的银票时,怔在原地,表情难以置信。

    萧家大堂,头发斑白的老者坐在椅子上,又很快站起来,看着管家问道:“一甲第二名,你确定报喜的没有跑错地方?”

    管家满面激动,说道:“老爷,确定过了,是我们萧家,公子爷考了一甲第二!”

    萧珏从门外走进来,一进门便看着那老者,疑惑问道:“爹,这次的一甲第二,是不是你找陛下给我安排的?”

    “我还想问你呢!”老者看着他,皱眉道:“你吃错了什么药,怎么就考了个一甲第二回来?”

    “不是爹你找的陛下啊……”萧珏脸上疑色更深,喃喃道:“难道真是因为那一道策论?”

    唐家。

    唐靖刚刚回到家,走进房间,问房内的一名妇人道:“水儿呢?”

    “她还没有回来吗?”妇人摇了摇头,说道:“一大早就出去了,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唐靖转身走出院子,看到一道身影背着小包袱,鬼鬼祟祟的溜进了院子。

    “站住!”

    唐靖大声说了一句,那身影被吓了一跳,手里的包袱掉在了地上,露出了包袱里面包着的数叠银票。

    唐靖瞥了一眼,就知道这些银票加起来没有十万两,也应有七八万两了。

    她的月例不过一百两,唐靖面色一变,看着她问道:“你这些钱哪里来的?”

    唐水急忙将包袱捡起来,说道:“我,我赌钱赢回来的。”

    “赌钱赢的?”唐靖沉着脸,说道:“老实告诉我,你这些钱哪里来的?”

    唐水看着他,认真的说道:“我就是赌钱赢回来的,我赌表弟能中状元,就赢了这么多。”

    唐靖闻言一怔,有些哑口无言。

    如果他当时像女儿一样赌了一万两而不是一百两,现在拿着这个包袱的人,就该是他了。

    他轻咳一声,问道:“那你之前的一万两是哪里来的?”

    “那是我赌他省试夺魁赢来的。”

    “……”唐靖深吸口气,随后便表情平静的看着她,说道:“你现在用不到这些钱,爹先替你保管着,等到以后需要用了,爹再给你。”

    “不行,这钱我要自己收着。”唐水摇了摇头,说道:“这钱进了爹的手里,可就拿不回来了,这是我给自己赢的嫁妆,谁都不给。”

    她背起小包袱,走到院墙之下,说道:“爹,我去找小姑了……”

    唐靖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院墙另一边,摇了摇头,目光又望向某个方向,沉吟许久,不知在想些什么。

    唐家某处偏堂,唐淮站在窗前,目光望着窗外,唐琦坐在堂内,手中端着一个茶杯,杯中茶水已凉。

    不知过了多久,唐琦放下茶杯,站起身,说道:“大哥,他现在是陛下御笔亲题的状元,典礼之时,便会被授官,此后留在京师,前途无限,他如此出现在人前,那件事情,早晚会有人知道的。”

    他的言语中有颇多无奈,也的确无奈。

    若是从一开始,唐家便对他表现出接纳的态度,此时情况定然不同。

    他是科举状元,而且以他之前表现出来的东西来看,更是历届状元都比不上的。

    这样的人,只消在翰林院磨练两年,熟悉了朝中的事物,便能正式进入朝堂,其晋升速度远非旁人可比,前途更是不可限量。

    唐家得此助力,便如虎添翼只可惜,他们从一开始,便将事情搞砸了。

    如今的他,贵为状元,已经正式的走入了人们的视线,不是唐家想动就能动的了。

    唐淮没有开口,唐琦沉默了片刻,再次开口道:“大哥,这件事情,需要你拿个主意。”

    唐淮背着手,再次沉默片刻,才终于开口。

    “此事,你看着办吧。”

    唐琦看了看他,点头道:“我知道了。”

    ……

    殿试张榜之后,京师中便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这场风波始于衙差们在京师的各条暗巷中发现了某些赌场的伙计,这些人不是被人卸了胳膊,就是被人打断了肋骨,模样十分凄惨。

    衙差们没有从这些赌场伙计的嘴里问出来什么,但据目击者称,动手的人是一位蒙面女子,她武功奇高,在赌场赢了大量的银票,至于她为什么会和这些赌场的伙计起冲突,定然是这些赌场见财起意,却没想到碰到了硬点子……

    殿试张榜之后,仅一天的时间,京师的赌场就关了五家。

    此外,京郊的一处河边,每天十二个时辰都有捕快衙差巡逻,一天之内,从河里捞出来的人不下十个。

    除了殿试张榜之外,这两日里,京师之中,亦是多了一些流言。

    流言是有关新科状元唐宁的。

    流言不知从何处散发的,流传的速度却极快,据传,今次的新科状元唐宁,与京师唐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起初有人对此不屑一顾,但随着各种线索的明晰,最初不信的人,想法也开始了动摇。

    十数年前,唐家发生了一桩大事,唐家二小姐不满家族逼婚,离家出走,一年多以后才被唐家找回,从此以后,她便深居唐家不出,从此以后,没有人再在京师见过她。

    这件大事,京中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但只要稍稍打听,便能确认真假。

    算起来,这位新科状元的年龄,似乎与某个时间对的上,而让大部分人开始相信此事,则是因为某次宴会上,唐家大小姐唐水,为了这位新科状元,怒揍陆腾一事。

    当时人们还以为唐水和他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现在看来,用另一个原因去解释,似乎也能说得通,也更说得通。

    若真是如此,那这位新科状元,可谓是背景通天了。

    唐家在京师如日中天,有这一层关系,他日后的仕途,必定一片坦荡,而这次科举前后,陛下似乎都在有意的打压礼部,打压唐家,但谁能想到,最后的赢家,还是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