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前十无名

作品:《如意小郎君

    殿试已过,一切都已尘埃落定,这下唐宁是彻底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

    萧珏找他出去放松放松,他没有犹豫的就拒绝了。

    他打算过一会儿去宅子看看,图纸只是一个参考,亲眼看到他才安心。

    来的不仅是萧珏,顾白和崔琅沈建居然一同来了。

    他们三个最近形影不离的,不知道密谋着什么勾当,崔琅见他桌上放着一张纸,拿起来看了看之后,问道:“这是唐兄殿试之上所答的策论?”

    唐宁点了点头,问道:“怎么,有问题吗?”

    “没,没问题。”崔琅放下那张纸,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笑容。

    沈建走过来看了看,脸上露出同样的轻松之色。

    顾白扫了他的答卷一眼,问道:“你真不打算争状元了,居然这么应付殿试?”

    “这算应付吗?”

    “这还不算应付?”顾白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你这是和朝廷对着干啊!”

    “我又不像你们,写的一手好文章,另辟蹊径,还有些希望。”

    “另辟蹊径是好,可你这道策论,明显偏题了啊……”顾白看着他,一脸惋惜,说道:“你的第一篇策论思路清奇,若是第二篇也能中规中矩,二甲还是有希望的,现在可惜了……”

    刚刚走进房间的唐夭夭,听到这句话,脚步一顿,脸色明显有些不自然。

    她走到唐宁身边,说道:“我要和小意小如去逛街,借我点钱。”

    唐宁看着她,诧异道:“你的钱呢?”

    上次省试的那一场豪赌,让唐妖精赚了一个盆满钵满,再加上自己还她的钱,他现在妥妥的富婆一个,居然还需要向自己借钱?

    “我的钱不方便。”唐夭夭看着他,不满道:“别婆婆妈妈的了,小如和小意还在外面等着呢。”

    唐宁也不再问,取出两张银票递给她,唐夭夭拿着钱走出去,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像是谁偷了她几万两银子似的。

    看完了唐宁的策论之后,崔琅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看着顾白,问道:“顾兄以后希望当个什么官?”

    顾白摆了摆手,说道:“也没什么,我以后也就希望能掌修实录,讲讲经史混日子,仅此而已,崔兄呢?”

    崔琅笑了笑,说道:“我也没有什么要求,和顾兄一样就行。”

    唐宁看了他们一眼,两个臭不要脸的,掌修实录,讲讲经史,这特么是翰林修纂干的活,只有状元才会被授翰林修纂。

    他羞于和这两个无耻的家伙为伍,走出房间,小如站在院门口,看着他问道:“小宁哥,我们要去街上逛逛,你要一起去吗?”

    唐宁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去吧,我一会儿要去宅子看看。”

    陪唐妖精逛街的情形他还铭记在心,她一个人就够自己受的了,再加上小如和小意……,三个人的话,他体力有些跟不上。

    ……

    殿试结束的第一天,便开始批卷,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时间,整座京师,不知道有多少目光都在望着皇宫的方向。

    殿试和州试省试不同,两百一十二份考卷,每一份都要被八位考官同时批阅,所以试卷份数虽少,但耗时并不短。

    宫内某殿。

    所有的考卷,已于半日前批阅完成,直到刚才,今次省试,除前十名之外,所有的名次已经被排了出来。

    殿试不同于省试,几乎没有什么需要争论的地方,八位考官,会在每一份试卷上留下记号,标注试卷等级,最终按照圈定的等级排序便可。

    最前方的桌上,摆着十份试卷,便是这次的殿试前十名。

    礼部侍郎刘风目光在这几份试卷上扫过,赞叹道:“顾白,崔琅,沈建……,不错,不愧是江南和京师的解元,想来这次的状元,便要落在他们头上了。”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忽然问道:“不是吧,这十人之中,怎么没有那位省试魁首,方大人,那位可是从你们灵州出来的,你要不好好找找,省试魁首,怎么会连殿试前十都进不了,万一是我们弄错了呢?”

    方鸿看了他一眼,听出了刘风话语中的嘲讽,并未回答。

    他在排出名次,解除糊名之后,第一时间便找到了唐宁的试卷。

    只是,他的第一道策论虽然被七人评为佳卷,但第二道,却是一连出现了八个“”,这意味着,连他自己,在批阅到那份试卷的时候,也毫不留情的将之划在了最差的那一等。

    只是看了一眼,他就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第二道策论实际问的是考生如何看待楚国使臣提出的陈楚结盟,这道题其实不难,朝廷对于楚国使臣的态度,已经给出了答案。

    陈楚结盟,虽有益于楚国,但于陈国无益,帮助楚国,便是养虎为患,后患无穷。

    可唐宁的答卷,几乎与所有考生不同。

    他在考卷上写着,肃慎人骁勇善战,善于骑射,不仅是楚国的心腹大患,也是陈国的心腹大患,肃慎一团散沙之时,便能扰的陈楚两国不得安宁,一旦部族统一,则陈楚两国危矣……

    便是方鸿都觉得他说的有些危言耸听,肃慎人内耗了不知多少年,要合并早就合并了,陈楚两国对于肃慎这个种族十分了解,他们是不可能统一的……,他的这一份答卷,和朝廷的主张背道而驰,自然不可能被认同。

    他的身旁,刘风又将二甲的三十人筛选了一遍,诧异道:“不会吧,省试魁首,殿试不入二甲,这种事情,简直是闻所未闻,不行,诸位同僚快些找找,要是弄错了,岂不是误了人才,我们的罪过就大了!”

    有人在末尾处拿出一张考卷,说道:“刘大人不用找了,他的考卷在这里。”

    刘风接过考卷,看了看之后,咂了咂嘴,说道:“可惜了,可惜啊,这第二道策论便是随便写写,也能进二甲,却不知这位省元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可惜了……”

    方鸿没有理会站在一边冷嘲热讽的刘风,淡淡的说道:“既然已经确定了前十,便快些给陛下送去吧,不要让陛下等急了。”

    刘风虽然还想再嘲讽方鸿两句,但也知道轻重缓急,将那前十的试卷放在一起,看着殿内的一名宦官,笑道:“劳烦了。”

    御书房。

    陈皇看着走出去的几道人影,问道:“魏间啊,你觉得这楚国使臣说的,有几分可信?”

    魏间想了想,说道:“虽说他们的目的还是想要促成两国结盟,动机不纯,但老奴觉得,兹事体大,他们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我们……”

    陈皇皱起眉头,问道:“那你的意思是,完颜部已经击溃了黑罕部,并且统一了草原上的十余个大小部族,在数年之内,有望完成统一肃慎的壮举?”

    魏间低着头,说道:“楚国使臣的话不可全信,但也不可不信,算算日子,我们派往草原的密谍,近些日子,也该回京了,到时候,陛下一问便知。”

    他话音刚落,便有一名小宦官走进来,恭敬地说道:“陛下,这是此次殿试前十名的试卷和名单。”

    陈皇整理整理了思绪,说道:“呈上来。”

    片刻后,他拿起一封折子,扫了扫之后,皱眉道:“没有唐宁?”

    确认一遍之后,他看向那小宦官,说道:“让他们把唐宁的试卷给朕送来……,萧珏的也一同拿过来吧。”

    “遵旨。”小宦官应了一声,缓缓退了出去。

    他刚刚走到门口,门外便有人大步而入。

    凌云快步走到前面,躬身道:“陛下,密谍八百里加急送来的密信!”

    立刻有宦官将他手中的一封信笺呈上去。

    陈皇站起身,打开信封,取出信件,目光投上去。

    片刻之后,他放下信件,扶着桌子,身体不由的晃了晃。

    魏间面色大变,急忙上前扶着他,大声道:“太医,快请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