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省试头名!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宁看了看前方黑压压的人群,连贡院张榜的墙都看不到,看着萧珏说道:“要不我们晚些时候再过来,反正榜就在那里,跑不了的。”

    “又不用挤进去看。”萧珏伸手指着某个方向,说道:“顾白他们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我们过去吧。”

    唐宁随着他走近了才发现,原来贡院前面的一块空地被清了出来,几辆马车围出了一片地方,顾白、崔琅和沈建都在里面等着。

    “马上就张榜了,你们怎么才来?”顾白走过来,看着唐宁,说道:“唐兄啊,这次顾某的全部身家,可都压在你身上了,你可不要让我们失望。”

    唐宁看着他,不确信道:“你们?”

    崔琅走过来,压低声音说道:“这次唐兄要是不能拿到头名,我和沈兄可就连回江南的盘缠都没有了。”

    唐宁本以为只有萧珏和顾白无耻,没想到堂堂两位江南解元,不押他们自己,居然也无耻了押了他?

    唐宁看了看他,问道:“你们押了多少?”

    崔琅笑了笑,说道:“我和沈兄各自押了一千两。”

    本来百姓们都认为省试头名一定会落到顾白崔琅和沈建头上,押他们的赔率很小,唐宁虽然也在前列,但比他们的赔率要高多了,如果有人押了大笔的银票在他身上,这赔率不降才怪,哪怕只是降低一点,也是他的损失……

    崔琅看了看他,问道:“唐兄似乎有些不太高兴?”

    顾白想了想,忽然看着唐宁,问道:“唐兄难道也押了你自己?”

    “没有。”唐宁果断的摇头,说道:“赌博害人害己,不知有多少人因此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几位还要引以为戒才是。”

    他靠在一辆马车上,看着崔琅和沈建两人,就像是看到偷了自己银子的贼。

    萧珏从一旁靠过来,问道:“你到底押了多少?”

    唐宁抬头看了看天。

    萧珏想了想,问道:“一千?”

    他在一个赌坊都押了一千,算下来,那天跑了……,应该有十几个赌坊吧。

    萧珏见他默不作声,又问道:“五千?”

    唐宁目光又望向黑压压的人群,他一个人就押了一万多两,再算上唐妖精,他自己也不知道有多少。

    萧珏脸上的表情极度懊悔,猛地拍了拍大腿,说道:“早知道我就回去向我爹多要些银子,亏了,亏了……”

    不远处,顾白和崔琅沈建,已经吸引了不少人过来。

    “崔兄来的好早,想必是对今日的放榜胸有成竹了。”

    “我这次可是在崔兄身上押了足足一百两,崔兄可不要让我们失望啊!”

    “我的一百两,全押在沈兄身上了,这次就算是上不了榜,也能赚回些盘缠。”

    崔琅对几人拱了拱手,苦笑道:“赌博害人害己,不知有多少人因此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几位还要引以为戒才是……”

    众人对视几眼,疑惑道:“崔兄这是……”

    便在这时,人群中忽然爆发出一阵哗乱。

    只见贡院大门缓缓打开,一声锣响之后,几名差役从从里面走出来。

    “有人出来了!”

    “放榜了!”

    “快,快挤到前面看看!”

    贡院的围墙之下,数十名官差将激动不已的人群拦在距离院墙丈许远的地方,另外几名差役,搬来梯子,将一张榜单张贴在墙上。

    原本嘈杂的环境,反而变得有些安静,众人屏息凝神,目光死死地盯着那差役手中的红榜。

    榜单是从后向前,倒序张贴,但不管出现在哪一个榜单上,便意味着,他们只差在殿试上走一遭,便能成为新科进士。

    按照朝廷往年的惯例,新科进士,不管委任何地,也都是有品级的官员。

    “啊,我中了,我中了!”

    “看到了吗,看到了吗,第二个,第二个就是我的名字!”

    “我是乙榜第二十三,阿弥陀佛,无量天尊,感谢各路神佛保佑,感谢各路神佛保佑……”

    ……

    省试放榜的场面,要远比州试之时要热闹火爆的多,毕竟能出现在这张榜单上的,如无意外,都是今年的新科进士,殿试的意义,只是从这些人中,分出前三甲而已。

    “沈建,我看到沈建的名字了,沈建的名字在第一个!”人群中,忽有声音大叫起来,“我押了一百两银子赌他是榜首,哈哈,我赢了!”

    身旁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急,还有一张榜没有贴出来。”

    那人的笑声戛然而止。

    省试的最后一张榜上,只有三个名字,这三人若在殿试之上,便是此次科举的一甲了,排名第一的,便是此次科举的状元郎。

    如果还有一张榜,那岂不是说明,沈建是第四,他的一百两银子没了?

    “顾白和崔琅的名字还没有出来,省试头名,必定是他们其中之一!”

    “不知道还有一人是谁,居然将沈建都挤下去了,难道是那几个州的解元?”

    “连沈建都能被他挤出前三,此人深藏不露啊……”

    榜单张贴好之后,众人的目光便忍不住投上去。

    然后他们脸上的表情就变成了疑惑。

    唐宁。

    这是排在首位的名字。

    唐宁这个名字,大多数人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和顾白崔琅沈建比起来,显得知名度太低,毕竟按照往年的惯例,江南和京畿的解元,在榜单之上,会将其他州府的解元甩开很远。

    但这次不同。

    第一张榜单上只有三个名字。

    唐宁。

    顾白。

    崔琅。

    名字的顺序,便是此次省试前三名的顺序。

    第一名不是顾白,不是崔琅,更不是沈建,这意味着,他们中的一大部分人,都将赔的血本无归。

    “啊,我的银子,那是我为了娶媳妇攒下的啊!”

    “我把地契都押了!”

    “那算什么,我的房契啊!”

    ……

    崔琅和沈建对视一眼,皆是苦笑无语。

    自那天晚上之后,他们对于能够取得省试头名就不报什么希望了,连中三元的梦想,也在他的无情打击下,成为了泡影。

    好在还有殿试,没有了第一场和第二场的优势,他们未必会输给他。

    “咳,崔兄,沈兄,你们的排名已经很好了,不必太过哀叹……”

    “是啊,殿试之上,好好发挥,还有机会的……”

    “对对对,一个省试,根本代表不了什么。”

    身边的几人虽然心疼银子,脸上的表情纠结痛苦,但还是出言安慰道。

    顾白身旁,也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顾兄虽然不是头名,但也位居第二,不必……”

    那人本来想说不必伤心,但看到顾白脸上的笑容,顿时怔住。

    榜首被人抢了,他居然还笑的出来?

    他转头再看看崔琅和沈建,发现他们似乎也不是多么伤心,沈建连第一张榜都没进,居然还和崔琅有说有笑的……

    顾白左右看了看,忽然问道:“唐兄呢?”

    崔琅走过来,诧异道:“难道是离开了,我记得唐兄刚才张榜的时候,唐兄好像说让我们小心一点,小心什么?”

    沈建同样诧异道:“刚才榜单张贴完之后,他好像是说过,让我们快些离开的。”

    顾白怔了怔,问道:“什么意思?”

    此时,贡院的人群中,已经传来了滔天的哗然。

    “顾白呢,我在他身上输了一百两!”

    “崔琅在那里,什么江南解元,让老子白白输了五百两!”

    “沈建,我要找沈建,还我的老婆本!”

    无数人红着眼睛,转头四顾,目露凶光。

    顾白三人怔在原地,面色瞬间苍白,崔琅一个哆嗦,指着不远处的贡院大门,急忙道:“快,快去贡院!”

    远处,萧珏坐在马车上,有些诧异的回头看了看贡院门口涌动的人群和滔天的哗然,诧异道:“那边怎么了,我们为什么要走,你刚才和崔琅他们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