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省试将近【第三更】

作品:《如意小郎君

    “彭掌柜,这西厢都已经解禁了,你还不将后三卷拿出来,这就有些过分了!”

    “要多少钱你就直说吧,别这么拐弯抹角的!”

    “就是,没看到还有这么多人等着吗!”

    ……

    松竹斋,彭掌柜刚刚走出店铺,就被人堵在外面。

    他看着围拢过来的人群,大声道:“大家听我说,西厢和牡丹的稿子,当初已经被官差搜去销毁了,我正在想尽办法联系李清公子,大家放心,一有消息,我会立刻通知大家的!”

    他心中既着急又无奈,那位李清李公子,每次和他见面,都是带着斗篷,他只知道他是个男人,而且年纪不是很大,除此之外,便一无所知了。

    对方不来找他,他是决计找不到对方的。

    就在他心中焦急时,一个孩童手里举着一个糖葫芦,蹦蹦跳跳的跑过来,将一个包袱递给他,说道:“叔叔,这是一个大哥哥让我给你的!”

    说罢,他便举着糖葫芦,飞快的跑开。

    彭掌柜怔怔的接过包袱,打开之后,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大步向书坊里面走去。

    不多时,松竹斋之外便挂起了牌子。

    即日起,松竹斋将继续刊印西厢记和牡丹亭后续内容,数量有限,先到先得,欲订从速……

    松竹斋对面的一家书坊,有两人看到木牌上的内容,面色一变,快步走进松竹斋,不多时,又走出来,茫然的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

    “那李清没来?”

    “那他们的东西是怎么来的?”

    “不管怎么样,先回去禀报!”

    ……

    西厢记的最后一卷,已经在昨天刊印完毕,无疑又在京师引发了一波热潮。

    据说松竹斋的伙计和工匠这几日不眠不休的加刊加印,即便如此,还是供不应求。

    唐宁能够理解彭掌柜为什么这么拼命,陈国可没有版权法,也没有正版盗版的概念,松竹斋比其他书坊的优势,就是那三五天的先手优势。

    一旦等到别的书坊反应过来,也排版刊印出同样的内容,松竹斋失去了先手优势,也不能独占市场,自然会被别人分去利润。

    尤其是那些有实力的大书坊,在以最快的时间推出插画版,精装版之后,松竹斋便连最后一丝优势都没有了。

    唐宁这几天出门的次数略少,毕竟省试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就算他自己没有什么压力,也不能在家里表现的太过浪荡。

    吃过晚饭,他便借着消食的理由,和彭琛一起出去。

    彭掌柜刚刚从松竹斋回到家里,准备吃完晚饭之后,便再去书坊里盯一会儿。

    虽说十倍的工钱,那些家伙无论如何都是不会偷懒的,但亲眼看着他们干活,他心中才能踏实点。

    他刚刚走进院子,便看到一道头戴斗笠的人影坐在墙头。

    他先是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之后,便惊讶道:“李公子,你怎么来了!”

    唐宁从墙上跳下来,彭掌柜立刻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进来说,进来说!”

    进屋之后,他便看着唐宁,提醒道:“公子这些日子千万要小心,万万不能接近松竹斋,那里有人在找你,我担心他们会对公子不利。”

    唐宁点了点头,看着他说道:“这是我最后一次来找你了。”

    彭掌柜怔了怔,马上道:“我马上给您准备银票,后续我们还打算再出精装版的西厢,应该还会再赚一些,所以这次,我该多给您一倍的银票,牡丹亭还没有刊印完毕,要不下次,我还将银票放在老地方,到时候您让人去取……”

    唐宁挥了挥手,说道:“精装版的就不用了,你留着吧,这两本书,也给你带来了些麻烦……”

    “公子这说的是哪里话!”彭掌柜摇了摇头,说道:“这都是我们之前商量好的,我们做生意,说一就是一,就算您不要,我也得给啊……”

    他从床底下搬出一个大箱子,说道:“要不是那些书坊,我们能赚的更多,像万卷楼书香阁那些个不要脸的,刊印我们的书就算了,还让人写艳情版的,在后院建黑作坊偷偷刊印,表面上人模狗样的,背地里黑透了心……”

    **的销量其实才是最好的,京师的各大书坊,都会暗地里刊印一些**,虽然不能明面上售卖,但有些黑市,只有行内人知道。

    至于像松竹斋这样的中等书坊,还没有开黑作坊的实力。

    和松竹斋的合作,差不多就到此了结了,过程中是让他担了一些风险,但回报也是惊人的。

    等到科举完毕之后,唐宁打算自己开一个书坊,当然,有功名在身,不好直接经商,到时候可以蛊惑唐妖精在京师开一家书坊,大家商量着分账,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吃早饭的时候,钟明礼放下筷子,看着唐宁,说道:“省试没有几天了,后面这些天,你不要再看新的东西,查漏补缺即可。”

    唐宁看过的东西,是漏不掉也缺不了的,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

    钟明礼站起身,说道:“晚上你们先吃,不用等我。”

    岳母大人帮他和钟意夹了口菜,才看着钟明礼,问道:“又有差事了?”

    钟明礼点了点头,说道:“朝廷前些日子虽解禁了一些书,但对于其他**却更加严格了,严令各大县衙,彻查刊印**的书坊,只是这些黑作坊都隐藏的很深,不好寻找。”

    黑作坊隐藏的深,不好寻找是真的,但恐怕还有一部分原因,与县衙的衙役有关。

    这些人生在京师长在京师,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会找不到区区几个黑作坊?

    一来是岳父大人新官上任,威信不足,在县衙中的威严,怕是还比不过平安县丞,衙差们消极怠工,应付差事而已。

    二来是那些书坊能在京师开下去,暗地里刊印**,这么久都不出事,和衙门里的某些人自然有些关系,有些衙差,也是从中收受了好处的。

    唐宁在心里叹了口气,连这一件小小的事情都无法施行,岳父大人想要坐稳平安县令的位置,怕是没那么容易……

    他想了想,说道:“我听说,有些大的书坊,会在后院建造一个黑作坊,专门刊印**,放在黑市上售如万卷楼、书香阁之类的,朝廷搜查的时候,往往只搜查他们开在人前的作坊,不会去后院……”

    钟明礼愣了一下,问道:“竟有此事?”

    ……

    三月初,新任平安县令派人查封了包括了万卷楼和书香阁在内的五家书坊,从后院的黑作坊中搜出了大量的朝廷**,一时间,街头双手踹在怀中,鬼鬼祟祟的人影少了许多。

    朝廷搜查**已有数次,数次无果。万卷楼和书香阁几家书坊的查封,在小范围内,还是起了一些波澜,这也是这位新任平安县令首次走进众人的眼中。

    自西厢记开始,到这几家大型书坊的查封,朝廷的**风波到此为止,人们开始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即将到来的省试上。

    当唐宁发现钟意和苏如都变的紧张,连唐妖精都不在他眼前晃的时候,时间已是三月初六。

    此时距离省试,只余三天。